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报告:官本位制约中国发展科技人才


中国社会科学院发表最新报告指,中国人才实力排名全球第八位,在欧、美主要发达国家之后。报告指出,中国严重缺乏高层次的创新人才。有独立作家与学者呼吁,中国当局要解决官本位问题,并要吸引人才回流,才能发展长远的创新文化。

*中国排名第八位逊于韩国*

中国中央政府智囊机构中国社科院前日发表《中国人才发展报告(2010)》,在「金砖四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和中国,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三十四个国家当中,中国人才资源综合实力排名第八位,低于美、日、德等国家,也低于排在第六位的韩国。报告所指的人才资源综合实力指标包括科技效能、研发实力和基础实力,中国分别排名第七、第十和第十七、。

报告认为,中国人才资源的综合实力难以支撑经济持续发展,人才资源的平均素质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落后于很多发展中国家,而“官本位”现象严重、学术行政化则是制约创新人才发展的要素。

*大学科研机构急功近利*

北京独立作家余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留意到这份报告所提出的问题。他说,中国人口众多,不乏有创见的年青一辈人才,可以在国家发展的过程中作出贡献。但他表示,由于中国高等学府缺乏鼓励自主创新的科研气氛,一些优秀的人才便被白白浪费。

余杰说:“还有的原因就是现在整个科研机构、大学,他们都是一种急功近利, 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名分,得到最多的钱。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觉得优秀的人才被牺牲掉,然后那些劣质的人才成为成功者,所以就是一种反向的人才淘汰机制。”

*打压学术自由波及科技创新*

余杰表示,中国科研缺乏创新自主的文化,其实也与人文科学领域上受到打压有一定关系。他说,中国大专院校缺乏基本学术自由,学者提出异议声音后受到打压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年青一辈科研者纵使有不同的主见,也不会对上级领导提出,这便阻碍了中国科技创新文化的进一步发展。余杰还说,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中国共产党垄断了大学与科研机构内的所有权力。

他说:““还有中国的体制就是,所有的科研机构和大学都是党和政府所控制,所以它不是一个已经充分自由化的领域。党和政府是你的这些科研产品的唯一买家,不是像西方一样,它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资产。”

*中国有足够财力培养科技人才*

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袁伟时也认同报告中有关要解决官本位的问题。他认为,以中国今天的经济实力,政府在培养科技人才方面的资源绝对不是问题。

袁伟时说:“科技发展,它是不能孤立的。科技它需要大量设备、大量的研究经费,但是这不是主要的。以中国今天的财力来讲,这些东西是可以解决的。”

*要从小培养独立思想*

袁伟时分析,目前官本位的问题包括在科研经费的分配、申请与学术评价制度等,都存在着不公平的状况。他说,真正有才华的人拿不到应该有的经费资金,有官位的人却轻易取得。袁伟时还说,当局要改变传统的政策指导思想,要鼓励国民从小培养独立思想,才能孕育更多可以为国家科技发展作贡献的年青科学家。

袁伟时说:“因为独立思想、自由精神是跟法治连在一起。同时,学术要创新,一定是会对已经有的结论突破、挑战,但是我们的学术环境、学校的环境,没有这样的氛围。”

针对人才外流,袁伟时提到,中国政府要积极研究如何吸引海归回流,当中也涉及到如何建立健全的法治与民主制度。

*万钢:中国加大科技创新力度*

《中国人才发展报告(2010)》报告书指出,中国财政政策应加大对农村应用型人才培养,建议实施“教育下乡”,由中央和地方财政共同补贴农民的培训经费。

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6月20日在出席上海世博会第三场主题论坛“科技创新与城市未来”的开幕仪式后对媒体表示,中国会继续加大科技创新力度,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先进技术的应用推广,从而加快经济结构调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