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学者:生产消费差距过大造成贸易失衡


人民币币值一直以来都是贸易失衡问题的焦点。但是一位著名学者认为,货币虽然对贸易不平衡有影响,但生产和消费之间的鸿沟才是影响中国追求贸易盈余的主要原因。

这个观点是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提出的。佩蒂斯6月24日在他兼任研究职务的华盛顿智囊机构卡内基和平基金会举行的一个有关中国贸易盈余的讨论会上说,他向来就不认为货币在贸易失衡方面起着最重要的作用。他说:

“我一而再地坚持(这个看法),不过成效不彰:并不是货币,而是生产和消费之间的鸿沟导致贸易顺差。如果我生产的数量超出国内消费需求,我就必须利用出口来求得平衡。”

佩蒂斯说,这样一来,造成生产和消费之间鸿沟的原因便成为问题的关键所在。他说,这背后有众多原因在起作用,而其中主要有三个方面:工资和生产的差异、利率和货币。

他说,货币在这三者中最不重要。佩蒂斯举例说,2005年和2008年时,中国货币的确升值了,但是同时真实利率大幅度下降,导致信贷扩张。他说,当货币升值,而利率下降时,贸易盈余很容易变得更大。

在谈到工资和生产之间的增长差异时,佩蒂斯首先反驳了一些对中国人消费观念的普遍看法。他说:

“一个荒唐的观点是,中国人不喜欢消费。还有一个说法,我认为也很荒唐,也就是说,中国人储蓄的原因是因为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在我看来,这两种说法都错了。中国的消费在过去十年里增长很快,平均每年增长大约有8%到9%。这个速度和中国家庭收入的增速是一致的。也就是说,中国人的消费增速和家庭收入增速同样快。”

至于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的说法,佩蒂斯认为,没有任何数据支持这样的观点。他说,过去十年中国的社保体系或许有所改善,但储蓄率却在上升;再者,中国的高储蓄并非来自家庭,而是企业储蓄和政府储蓄。

佩蒂斯说,中国人储蓄的真实原因其实一目了然,就是因为中国的产量增速远远高于消费增长的步伐。他说:

“产量相当于消费加上储蓄。如果产量增速高于消费增速,储蓄率必然会上升。而产量增长比消费增长快的原因在于,抑制消费的是家庭收入,而家庭收入则被用作补贴产量增长。因此产量的增长远远要比家庭收入增长快。所以,你要想让中国人少储蓄,多花钱,进而降低其贸易盈余,你就必须逆转这样的流程。”

佩蒂斯说,这样一来,货币就得升值,但又不能升得太快,因为那样会造成大量工厂破产。此外,他认为还需要提高工资。而这方面也没法走得太快,因为那会让雇主失去竞争力。再有就是需要加息,但是要加多少也需要很谨慎。

他说,这其中一方面升得太快或加得太高,都可能导致企业垮台。佩蒂斯说,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中国制造商的效率很高,但实际上是被过高补贴了,因此它们无法承担突然间的货币升值或者利率调升。

佩蒂斯说,货币、工资和利率看起来都无法快速调涨,只能慢慢来;可是要多慢,却也无法可循。他说,从理论上讲,如果这三者都上涨后,中国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便会下降,出口量也会随之降下来;而对于家庭而言,它们会更有钱,因此也会消费得更多。

不过,佩蒂斯坦言,这套逻辑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说,从过往历史看,没有短期实现这种转变的例子,多数情况都需要10到20年时间,因此,对失衡情况更为严重的中国而言,没有捷径可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