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许多民主国家受军人与文官关系紧张困扰


美国自建国以来的一条根本原则是文官政府掌控军队。这个星期,这项原则因为美军驻阿富汗总指挥被解职而受到考验。美国并不是唯一一个由于文官与军队的关系而出现麻烦的民主国家。

麦克里斯特尔将军作为美军驻阿富汗总指挥离职的第二天,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被问及他与军队领导层的关系。

盖茨说: “我从没有感觉到我与我们军队领导人或是军官们有任何紧张关系或者任何问题。”

他的回答令人吃惊,因为麦克里斯特尔将军是由于一篇杂志的文章被撤职的。用奥巴马总统的话说,那篇文章中的言论“削弱了文官控制军队的原则”。

这项原则在乔治·华盛顿成为美国总统时就成了美国民主的核心。但是怎样才能控制住将军们,这个问题很早以前就由古罗马诗人尤维那提出了。他曾问道:“谁来看守守护者?”

*民主政体皆面临此问题*

美国圣母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德施曾经写过关于文官与军人关系的文章。

他说:“在每一个民主政治体系,这都是一个无论如何都必须处理的问题。”

德施说,双方的紧张关系通常会在一个复杂而富有争议的军事行动中显现出来。比如法国占领阿尔及利亚的行动,以及美国的越战。

德施表示:“在我看来,关键问题并不在于军队的规模,而是你要求军队去做什么。”

他说,在法国占领阿尔及利亚期间,戴高乐就因为一场军事政变的威胁而在1958年掌权,而几年之后他又差一点被一次政变赶下台。

德施说,美国的参谋长联席会议因约翰逊总统的政府在越南战争期间的表现几乎要集体辞职。在韩战期间,麦克阿瑟将军因公开反对杜鲁门总统的政策而被解职。现在,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问题上已经出现了很多裂痕。

德施说:“这些复杂的反游击战和重建国家的行动也使得文官与军方所辖范围的界限模糊,以至于几乎肯定会引起争议。”

*年轻民主国家会出现此争议*

在世界其他地方,年轻的民主国家通常会出现这些争议。在推翻独裁统治后的西班牙和阿根廷,军方曾企图要重新掌权。在以色列,德施说,如果在军中服役的很多笃信宗教的民族主义者试图破坏一个提出要从被占领土撤出的和平协议,“最坏的情况”就可能会发生。

还有土耳其,当地的军队被看作是为土耳其世俗社会提供保护的。军方已经多次介入与政府有关的纠纷。

美国国家战争学院的塔什珀纳尔说,尽管土耳其军方领导人已经失去了他们的一部分权力,他们仍然公开批评土耳其政府管理国家的方式。

塔什珀纳尔说:“他们没有对土耳其总理嗤之以鼻,也基本上没有表达对有关负责人的负面意见,但是他们对政策真是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比如说,他们会开诚布公地提到他们对伊斯兰化的担忧,并指责政府以默许的方式暗中支持伊斯兰化。”

德施教授说,避免文职政府与军方发生冲突的方法之一是像加拿大和一些北欧国家那样,这些国家的军队规模太小,根本不会对政治领导人构成威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