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犯罪嫌疑人“特色”死亡引关注


设在旧金山的“对话基金”指出,随着中国看守所内的非正常死亡现象逐渐曝光,中国网民和法学界专业人士纷纷呼吁加强中国司法体系的法律责任。中国司法当局也推出新规定,非法言词证据将“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神秘看守所曝露在公众视野中*

知名美国维权人士康原所办的对话基金,在其“对话人权期刊”转载“浙江日报”本星期刊登的讽刺中国看守所各种非正常死亡现象的漫画,并且指出,看守所据信是“检测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法规”的标准。而最近几年发生在看守所的一系列非正常死亡则把这些曾经神秘莫测的机构曝露在公众的视野中,也让它们置身于一场风暴的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网络说,继去年年初发生看守所拘押人员“躲猫猫死”之后,“喝水死”、“摔跤死”、“做梦死”、“睡觉死”、“洗脸死”等等看守所内“流行”的犯罪嫌疑人各种“特色”死法接二连三被披露,在以网路为主的媒体广泛传播,唤醒了民众越来越强烈的法制意识和人权意识。

中国政府官办的“中国人权网”则援引法制日报文章说,看守所部分监管人员“残留”惩罚与报应的观念,忽视对被监管者的教育和保护,对他们进行体罚和肉刑,这使得非正常死亡事件“难以避免”。

*公安机关“通吃”看守和侦讯*

中国北京的律师莫少平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可以肯定,目前人们耳闻目睹的看守所非正常死亡现象仅仅是冰山一角,但是这已经足够引发重视和反思。

莫少平说:“这个现象与现在中国看守所关押体制相关。看守所隶属于公安机关,而通常犯罪侦察机关也是公安机关,这导致缺乏监督和制约。此外,中国没有完全确立无罪推定原则,不重视被告人的沉默权。最后,中国律师制度不够完善,律师在法律上没有确立应有的权威和制约功能。 ”

莫少平律师说,从以上几条制度性的不足下手是解决看守所存在的非正常死亡问题的前提所在。

*民众法律意识增强*

北京另外一位律师浦志强也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公安机关手中掌握的刑事侦察权和嫌疑人看守权从根本上存在利益冲突。这很容易促使为了追求破案而进行刑讯逼供传统的形成。

浦志强说:“中国的保释制度和沉默权制度较差,甚至可以说没有,对嫌疑人拘押时间往往过长。现在,看守所之所以被频繁揭露出各种丑闻和非正常死亡现象,其实是因为资讯发达,也因为包括犯罪嫌疑人家属用法律维护和争取自己权益的意识和胆量增强。”

浦志强表示,由于社会的进步和舆论的压力,虐待犯罪嫌疑人现象应该说已经有所改善,但是,要根除它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而是需要走过漫长的道路。

*刑讯逼供走入历史?*

中国“检查日报”6月25号报导,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查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日前联合颁布“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规定指出,采用刑讯逼供等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供述、使用暴力手段取得的证人证言和被害人陈述,都属于“非法言词证据”;经依法确认的非法言词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该规定今年7月1号生效实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