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虚拟空间逆转中国模式


中国艺术家兼活动人士艾未未不久前接受中国南方的纪录片工作者艾晓明的专访,讨论中国的处境以及互联网给中国社会乃至人类思维方式带来的变化契机。

*中国物质、意识不匹配*

北京社会关注人士艾未未,是艺术家也是人权活动家。他表示,中国面临的是一个“困境”,而且这种困境并非完全能够用语言来进行表述。他说,中国社会处于物质高度发展时期,然而在意识形态上它却建立在大多数人信息不完备和被屏蔽的基础之上。因此,这个困境社会同时也非常危险,它的人民生活在无所不在的“威胁”中;这些“威胁”伤害到人们的基本权益、情感、行为方式,等等。

艾未未还说,中国没有推特,没有CNN,在全球属于同一范畴的国家还有北韩、伊朗和古巴。

*互联网显示公民意识*

广州学者、纪录片工作者艾晓明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正处于一个“建设社会”的阶段,也就是说推动社会从统治者拥有所有的权力并且决定个人一切行为的状态, 走向公民拥有权利和决定个人行为的过程。

“就是说,由公民形成共同的意愿,他们拥有一个交流的平台,有对关于自己权益的关注,有就这些关注进行的讨论,并且在讨论的基础上可能形成互动,从而改变公民个人的命运。 ”

艾晓明说,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这样的“社会建设”提供了可能性和现实性。

*互联网“消化”集权*

广州的自由作家野渡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互联网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其意义可以媲美中国发明火药推动西方社会从中世纪走入现代社会。

他说:“西方发明互联网把中国专制社会推向一个民主的公民社会;中国公民维权运动从2003年开始到目前的壮大始终离不开互联网这个平台。 ”

野渡表示,互联网是中国唯一一个能够超越官方全面控制的大众渠道,也是公民得以发出声音的唯一途经。互联网担负着转播真相、为大众进行知识启蒙甚至改变公民意识形态的角色。

*传统价值体系遭颠覆*

艺术家艾未未在接受艾晓明采访时则把推特、互联网等虚拟空间的传播工具比喻为“黑屋子里的唯一蜡烛”。其威力大小姑且不论,而且它也可以被扑灭,但是这只蜡烛毕竟提供了唯一的照明可能。

艾未未并且由这次全球化之后产生的金融危机问题看到了互联网引发的结构变化。他说,金融危机给世界带来重创,但却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过去的权力、语言结构、系统的运转模式,都建构在传统的价值体系上,”互联网颠覆了传统的价值体系,它从另一个空间催生的体系巨变虽然人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但是却为个人独立获得信息并且构成自己的判断、进行表达提供了可能,“这是有人类之后发生的最大一次变革。”

艾未未是中国诗人艾青之子,上世纪80、90年代在美国留学工作12年之后回到北京定居。他始终活跃在社会活动领域,参加过四川谭作人一案的呼吁和调查工作,并因此在成都遭到警方的“误打”造成颅内出血。艾未未后来在德国接受了开颅手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