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记者言论自由仍无保障


国际记者联盟6月29日对最近中国发生的记者受到袭击和拘禁事件深表关注。中国媒体人指出,中国至今没有新闻法,记者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中国记者被侵权事件频发*

国际记者联盟网站6月29日发表题为《中国记者受到袭击和无端调查》的文章,报道了6月24日和25日,中国接连发生记者被袭击和拘禁事件。

国际记者联盟援引凤凰卫视的报道,北京财经杂志一名科技记者6月24日下班后在住处附近遭到两名不明身份者的袭击。袭击者用铁棍击打这名记者的头部和背部,目前该记者伤势严重。

北京财经杂志被打记者对凤凰电视台说,他不知道为什么挨打,他并没有仇人,跟别人的关系也不紧张。不过,被打记者回忆说最近他写过有关中国种植的农作物中发现基因突变的批评报道。

另外一起事件发生在四川省重庆市。国际记者联盟接到一名记者的告发,说6月25日重庆晨报三名记者被警方拘禁,接受警方问讯,理由是他们涉嫌在聊天室发表“未经允许的消息”。这名向国际记者联盟反应情况的记者说,重庆晨报三名记者当时在聊天室粘贴了有关重庆一家酒店被停业的消息,并说,这家酒店停业是因为涉黄事件。

*国际记者联盟:袭击记者行为没有得到应有制裁*

国际记者联盟秘书长艾丹·怀特6月29日针对上述事件表示,在中国针对记者的犯罪分子鲜少受到法律的有效制裁,令人无法接受。他还说,警方通过审讯试图从记者那里得到有关情报,这侵犯了新闻自由,国际记者联盟谴责这种做法。

重庆晨报否认该报社有记者被警方拘禁。

*新闻圈:报社没有保护记者*

北京作家、自由学者凌沧洲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新闻圈认为从重庆晨报否认记者被拘禁一事看出,重庆晨报对本社记者并没有给予保护。

凌沧洲说:“这个避谣在新闻圈里引起了反弹,认为从避谣的本身来看,重庆晨报并没有对自己报社的记者有所保护,也没有澄清一些事实。反而对披露这件事的同行予以法律诉讼上的威吓。”

凌沧洲曾经担任过多家媒体的记者、主编。他表示,中国记者受到保护的状态令人忧虑。他认为,做为记者不应该对没有事实依据的事件妄加评论,但是从言论自由的角度上,应该尊重记者的报道权。

凌沧洲还认为,对于记者受到人身伤害的事件媒体应该深入报道,这样才能引起关注,记者的安全才能更有保障。

*簪爱宗:若披露信息属实无可争议*

网络作家、前中国海洋报记者簪爱宗认为,重庆晨报这三名记者可能是在警方披露消息之前抢先在网络上公布了有关信息。不过他表示只要记者披露的信息属实,他们的行为是妥当的,是无可争议的。

簪爱宗说:“如果这三个记者把这个事件说出来了,如果它属实的话,我认为这种做法是妥当的,无可争议的。但是不能歪曲,不能编造。”

*涉巨大利益事件,记者安全最无保障*

簪爱宗指出,记者在揭露报道涉及巨大利益的事件时尤其得不到人身安全的保障。

他说:“记者如果在采访涉及到利益冲突,群体性事件时有可能被伤害。如果是报道哪个路灯坏了,或者是质量不达标等,这可能只涉及到公众利益,但是没涉及到私人老板,或者某个政府的利益,记者的文章无关痛痒,就没有什么风险。如果记者的报道涉及到利益,尤其是重大利益,比如某个工程有质量问题,记者得到了内幕。如果被揭露的单位知道这个人是记者话,它会采取收买。收买不成它就会用非正常的方式来报复。”

簪爱宗说,记者受到袭击之后,法律上得不到充分的保障。袭击记者的人充其量被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来处理。他说,中国现在没有新闻法,记者的采访权没有受到法律的明确保护。另外,记者为了公共利益采访报道受到人身攻击,却又得不到法律的保护,这是不公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