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大赦国际呼吁调查新疆七五事件


乌鲁木齐街头的行人和标语

乌鲁木齐街头的行人和标语

大赦国际7月2号发布报告,要求对新疆2009年7·5事件的起因,过程以及政府善后处理方式展开调查,报告的题目是《公正,公正》。这份报告说,越来越多的证人向该组织投诉,事件中中国当局过份使用武力,大规模逮捕,拘押期间用酷刑,虐待被押人员,许多人被迫逃离。

大赦国际负责亚太事务的副主任凯瑟琳·巴伯呼吁,中国政府不要压制调查呼吁,也不要指责所谓“外部煽动”,“制造恐惧”,而应该利用事件一周年的契机对事件死亡人数,死亡方式,死亡原因等展开调查。

*“海外指使”与中国互联网*
乌鲁木齐市维族居住区

乌鲁木齐市维族居住区

英国广播公司报导援引该报告起草人弗朗西斯的话说,调查没有发现事件有“海外指使”的证据,倒是中国以及新疆的互联网很“活跃”,对事件发展有酝酿作用。弗朗西斯还说,中国政府更换新疆地方党的主要领导人,似乎说明政府可能认为地方官员“失职”,她呼吁,既然如此,中国当局应该为事件承担大部分责任。

*电线杆报警系统*

7·5事件前夕,包括新疆媒体在内的中国传媒没有正面提及这次事件,而只是重点报导了当局为加强保安在全市安装4万支摄像探头的消息。
乌鲁木齐街头标语强调4个认同

乌鲁木齐街头标语强调4个认同

新疆都市报7月3号报导,乌市已启动“电线杆报警”系统。举报人只要向110指挥中心通报距离自己最近的电线杆子号码,周围50米内的监视系统就能通过摄像头即时取证,做到“零时视频出警”。

*“分裂的乌鲁木齐”*

德新社日前的报导说,7·5事件一周年前夕,中国当局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加强了保安措施,并称乌市是一个陷入“分裂的”城市。

一位在乌鲁木齐工作的郝姓汉族人对美国之音说:“沙区和新市区这边都特别安全,我们都在这边生活,主要是天山区那边,人家维族人居住的比较多,那块儿我们一年也不去一次,而新市区和沙区这边,维族人也不敢来,不敢闹;他们(维吾尔人)也不敢闹,因为去年7·5事件以来,治安管的都特别的严。7·5事件以后,政府非常重视,因此不可能再发生(类似事件)。”

*维吾尔人谈形势*
乌鲁木齐卡车上的标语宣扬民族团结

乌鲁木齐卡车上的标语宣扬民族团结

乌鲁木齐天山区是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聚居区,当地一位销售传统食品囊的老板说:“基本上讲,安全还是可以的。他们(当局)24个小时上班,大家心情是越来越好啦。”

记者问,7·5事件的起因等问题是否已解决?这位维族居民态度开始含糊,语调倒是有点像是问记者:“那个问题基本解决了吧?”

采访中记者发现,天山区的维吾尔等少数民族居民,要么明显汉语不大通,要么不愿对事件本身多谈,不过,大家都似乎在说,情况大大好转,快来我们这里消费,光顾我们的生意吧。

*新疆媒体:维汉亲情篇*

7·5事件周年前夕,新疆媒体报导当局加强保安外,还播发了有关民族关系的报导。新疆都市报7月3号说,新疆和田一个名叫阿伊努尔的维吾尔族家庭,儿子患罕见的“克纳综合症”。父母绝望中得到浙江医务界多方帮助,23岁绍兴汉族青年王晖无偿捐助肝脏,儿子艾尔科获得新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