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在中国的外商寻找低廉生产基地


最近的人民币汇率调整和工资上涨浪潮给中国南方出口产地的制造商造成更大压力。有些工厂向中国的内陆地区迁移,有些干脆离开中国。

20世纪80年代,香港的制造商为了节约成本纷纷关闭香港的工厂,到广东省开厂。现在的情形与当年相似,中国南方的海外制造商正在寻找下一个低成本生产基地。

香港工业总会是一个代表3000家香港公司的组织,其中大多数公司在中国有制造设施。该会主席孙启烈说,中国南方出口基地的生产成本越来越高。

*工资上涨导致成本上升*

他说:“最近的工资上涨导致的成本上升给很多中小企业造成极大影响。如果生产成本继续上升,而且中小企业还必须跟大陆其他的制造商竞争,这就意味着,它们得到的客户定单会更少。”

广东省政府五月份将最低工资提高了21%,丰田和本田公司工厂工人最近几周的罢工给工薪问题施加了更多压力。上个月,中国两年来首次允许上调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这意味着中国制造的产品在海外的价格上升。

孙启烈估计,广东地区至少有3000个厂家恐怕无法度过这道难关,它们至今仍然在全球金融危机中苦苦挣扎。

*出路之一:迁移内陆省份*

他说:“不容易。我们香港工业总会一些成员的情况不同。它们正在做调整,比如说,把设在深圳生产基地的一些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和工作转移到邻近省份,例如江西、湖南、四川。如果这么做有效,至少它们还能生存下来。”

中国政府努力推动出口制造商把工厂开设到更贫困的内陆地区,作为缩小城乡收入差距的一个办法。

但是,内陆工厂也许要面临其他难题。香港渣打银行地区经济师刘凯文说,工厂转移内地,工人工资会低些,但是供应厂商却可能跟不上。

他说:“很多作为生产基地的城镇经常是这样的布局:很多供应厂商围绕着一家与它们合作的大工厂。工厂面临工资上涨的第三条出路是,把工厂迁到中国境外。”

*出路之二:转战东南亚*

这正是一些制造商近年来所采取的手段,他们把工厂迁到越南、柬埔寨和印度尼西亚,那里的生产成本更低。

香港工业总会主席孙启烈说,在大陆的香港公司正在寻找机会,把劳动力密集型生产转移到东南亚:“他们可以考虑像缅甸、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等东盟国家。这些亚洲国家不富裕,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那里一般工人的工资一个月大概在80美元左右,但在中国,比如深圳,工人的工资恐怕要高一倍。”

越南投资建设港口和道路等基础设施,并且出台吸引外国公司的刺激方案。

阿部纯二是越南胡志明市郊外一家日本制鞋厂的经理。他说,这里的前景光明,因为政府的政策令外国投资商到越南来投资更加容易,给予他们税务补贴。

*厂商全面利益权衡*

不过,渣打银行的刘凯文说,比起中国可以提供的条件,越南的条件恐怕还不够:“他们需要有其它方面的考量,比如,他们要考虑物流和基础设施是否能够跟上中国的水平。”

香港的利丰集团是向海外大型零售商提供消费产品的最大供货商之一。利丰集团的高管认为,中国劳动力低廉的时代可能已经结束,但他们预计,中国作为主要出口国的地位恐怕还会保持很多年。

利丰说,中国仍然是该公司的最大商品来源地,每年生产的产品价值80亿美元,其次是越南,每年仅提供10亿美元的产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