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大学学生宗教组织起诉校方败诉


联邦最高法院以微弱多数做出有利于黑斯廷斯法学院的判决

联邦最高法院以微弱多数做出有利于黑斯廷斯法学院的判决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一起涉及大学学生宗教组织的案子中判决指出,从校方领取资助的学生组织必须遵守校方的反歧视政策规定,吸收所有学生入会。

基督教法律协会在全美很多法学院设有分会。通常情况下,公立大学允许学生组织使用校园场地和设施,同时从学校得到一定的资助。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也不例外。不过,该校最近以构成宗教和性取向歧视为由,拒绝承认该校的基督教法律协会分会,并停止了对它的资助。

校方指控该学生组织违背校方政策,把不在其信仰声明上签字的学生、特别是同性恋者排除在外。校方的政策禁止得到正式承认的学生组织以宗教和性取向为由进行歧视。但是,基督教法律协会以黑斯廷斯法学院的政策侵犯了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他们的结社自由权为由把对方告上法庭。

此案经上诉到达联邦最高法院。法庭最近以5比4的微弱多数做出有利于黑斯廷斯法学院的判决。判决指出,校方实施的要求所有注册学生组织必须开放入会的政策是合理的,没有侵犯该校基督教法律协会分会的宪法权利。

代表起诉方基督教法律协会的资深律师金·科尔比表示,基督教法学协会欢迎所有学生入会。但是,作为宗教组织,他们必须有一个信仰声明表明自己的立场。这是任何宗教组织通常的作法。科尔比律师进一步分析了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

科尔比说:“结社自由是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一项基本权利,它包括学生组织在不受政府干预的情况下选择领导人的权利。但是,联邦最高法院判决说,这个权利在大学给予学生组织资助的特殊情况下不适用。判决说,如果校方要求所有学生组织在入会和选择领导人时必须向所有人开放,若有哪个学生组织不照章行事,校方就可以停止对其资助。”

但是,科尔比律师认为,由于黑斯廷斯法学院要求所有该校学生组织向所有人开放的政策是该校特有的,而大多数大学都没有这样的政策,因此,联邦最高法院判决的影响力会很有限。

密苏里大学法学院教授卡尔·伊斯贝克持相同观点。他认为,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只解决了黑斯廷斯法学院学生组织入会的政策问题,更大的宪法问题却没有涉及。

伊斯贝克说:“更大的问题是,言论和结社自由是否比因反对歧视政策而出现的某一典型案例更为重要?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没有解决这个大问题,而只是对黑斯庭斯法学院学生组织吸收会员的政策做出了狭窄的判决。美国几百所州立大学和学院实施的反歧视政策规定,得到承认的学生组织不能以种族、宗教、性别,以及性取向为由进行歧视。”

黑斯庭斯法学院的律师伊森·舒尔曼表示,根据联邦最高法院以往的判决,公立大学必须对所有学生组织一视同仁,而不能只拒绝承认和资助宗教组织。但是,联邦最高法院在最新判决中拒绝了基督教法律协会试图得到校方特殊待遇的请求。

舒尔曼说:“这个判决指出,为了实现教育目标而要求对所有学生组织一视同仁,例如让所有学生都能享受各种教育和其它机会,这是黑斯廷斯法学院的合法权益,它比学生宗教组织希望得到校方承认并不希望受到校方反歧视政策限制的要求更重要。”

被起诉方之一、全美女同性恋权利中心的律师克里斯·斯图尔进一步介绍了他们在法庭上的论据:“如果学生组织希望在校园里自行存在下去,他们可以随意限制某些人入会。但是,如果他们要得到校方的正式承认并且申请资助的话,就必须遵守校方的政策,其中包括要求所有学生组织向所有人开放的政策。”

舒尔曼律师指出,学生们无论在校外,还是在校内,都有不受官方限制进行宗教聚会的自由。这个案子的重要性在于,公立大学有权只承认和资助那些遵守校方反歧视政策的学生组织。

但是,阿利多大法官在代表少数派大法官所写的陈述书中指出,这个判决使美国的言论自由严重受挫。他表示,一些宗教组织出于良知无法在章程中同意吸收不同信仰的人入会。因此,向所有人开放的政策造成的结果是,这些组织遭到排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