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间谍交换并非冷战遗物


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间谍交换可能看来像冷战时代间谍小说里的情节。虽然这种交换往往是在暗中秘密进行的,但是决非过时的陈年往事。间谍交换仍然是政府的有用工具,特别对政府情报机构而言更是如此。

曾几何时,苏联和西方的间谍交换是在东、西柏林之间的格利尼克桥上紧张的相对而行。苏联如今已经不复存在,而柏林也是在统一的德国里的一个整体城市。但是正如多伦多大学的谍报历史学家沃克所言,最近的间谍交换显示这种做法并不过时。

沃克说:“ 我们有一种趋势,那就是会忘却谍报工作在依旧进行中,而当谍报工作一如既往地在继续进行,就早晚会有间谍交换的场合。但是我觉得间谍交换脱离了我们的意识是整个事件中唯一值得注意的一点。这并不因为应该发生这种情况,而是因为我们在21世纪面临其它种种危险的时候,却似乎遗忘了情报工作。”

*间谍交换可避免暴露机密的公开审判*

分析人士说,间谍交换有几种用途。沃克说,其中之一是让一个民主体制的政府能避免可能不得不暴露机密的公开审判。

沃克说:“让间谍接受审判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因为如果你要成功地完成间谍审判,你就得在公开庭审过程中经常暴露情报的来源和方法。所以实际上起诉间谍的确非常困难,除非你幸运地得到了当事人的自白。然而你不会常常得到这种自白。”

*间谍交换有助于在外国招募特工人员*

但是交换间谍对情报机构而言尤为重要。私营的斯特拉福情报公司的安全分析人员伯顿说,间谍交换为在一个外国政府内招募特工提供了帮助。这让潜在的间谍明白自己是不会被弃之不顾的。

伯顿说:“如果你是中情局的一名秘密官员,如今试图招募与俄罗斯作对的特工,人们会往往会退缩并且这样想:‘我真的想要走上这条路吗?我有什么保障能确定美国中情局或者英国安全机构不会欺骗我?’所以间谍交换是个强有力的信息,它显示:如果你暴露了,美国和西方情报部门会尽力把你救出来。”

*这次间谍交换不同以往*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这次捉拿俄罗斯间谍和随后的交换行动有几点不同于以往。

首先,许多交换行动是在间谍被拿获及定罪后很久再进行的,之前还经过曲折的谈判过程。例如1962年,美国被击落的间谍飞机驾驶员弗朗西丝.加里.鲍尔斯与苏联潜伏特务鲁道夫.埃布尔交换,这次交换是鲍尔斯的飞机被苏联导弹击落两年后、以及埃布尔在纽约被逮捕五年后,在柏林格利尼克桥上进行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最近据控为俄罗斯特工的十人要交换四名被控的西方间谍,而这次交换发生在美国宣布有关十人被捕的仅仅两星期之后。

另一点是:被捕的十名俄罗斯间谍都没有被指控有间谍行动。他们被控的罪名并不严重,他们被指为未登记的外国特工人员。他们出庭,表示认罪,并且立即被递解出境,飞往维也纳准备进行交换,然后回家。

斯特拉福公司的伯顿说,看来联邦调查局在某种压力下不得不在时机尚未成熟时,也就是他们没能在这些间谍从事情报工作时拿获他们。

*起因未披露*

伯顿说:“再回到原始导火线的问题上,引发这一系列事件的起因还没有被披露。我曾经历的这类案件已经够多了,而且我曾参与的这类案件也够多了。所以我知道联邦调查局是如何慎重行动的,他们决不会某天早上醒来突发奇想地说: 我们去破获这个间谍网小组吧。这次事件必然是某一更大规模事件的一小部分。我目前还不知道其中原委,但是事情一定是存在的。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而已。”

伯顿说,可能是因为另一名间谍向俄罗斯透露了秘密,或者是来自一名叛逃者或者另一名特工的新情报,也可能是这一事件中有政府想要掩盖的另一方面。但是不论原因是什么,有关方面都予以保密,这符合间谍工作的操作准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