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毒疫苗家长冒酷暑卫生部请愿


中国毒疫苗家长在北京卫生部请愿

中国毒疫苗家长在北京卫生部请愿

中国一些毒疫苗受害孩子的家长在北京卫生部上访请愿已经20多天,并在近日内几次与卫生部信访官员对话,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达成令受害者家属满意的结果。

来自山西、山东、河南等地的十多位毒疫苗受害孩子的家长从6月21号陆续来到北京卫生部请愿,要求卫生部公开今年4月6日在山西问题疫苗新闻通报会中提及的专家调查材料,因为毒疫苗家长质疑卫生部在通报会上只公布专家组的结论,而未提供因果证明。毒疫苗家长甚至怀疑所谓专家是否直接参与调查,以及调查依据资料的真实性。毒疫苗事件专家调查结论称未发现疫苗存在安全问题,山西疫苗安全。

今年3月中旬,中国经济时报披露山西疫苗2006至2008年间高温暴露,造成近百名注射了“贴签疫苗”的儿童死亡或伤残,并公布了首批15名受害人名单。

*索要专家鉴定材料毫无结果*

来自山西临汾的毒疫苗家长易文龙表示,几位毒疫苗家长多次给卫生部写信,要求公开调查内容,但都无结果,因此,他们冒着高温酷暑来到北京卫生部请愿20多天,亲自索要所谓的专家调查材料。

易文龙星期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卫生部不是说我们跟疫苗没关吗,它给我们做了鉴定了,但是鉴定一直也没给我们。我们现在第一个目的就是要它这个鉴定。再一个,我本人就是发现我们当地卫生局造假,被我们抓住了,证据确凿。”

自7月5日起,卫生部信访接待处人员几次与毒疫苗家长代表谈判,都没有任何进展,不欢而散。毒疫苗家长称,信访官员一是推卸责任,认为卫生部不负责个案,二是让家长回到地方解决问题,不要越级上访,三是谈判不欢时就威胁要找公安解决。

山西毒疫苗家长易文龙对卫生部信访官员与他们谈判的结果非常不满。他说:“其实他们谈纯粹是胡说八道,关键问题他就避而不答。让我们回去,两个月,我说上一次你说给我3个月以后答复,我材料也递给了,他说没有。当时我们一起递交材料的全国各地的4、5个受害者,一起递的,我有证人。然后他就说,剩下的问题让民警跟你谈吧。我说我又没犯错,我跟民警谈什么。所以,他就不讲理吧。”

与易文龙结伴到北京的山西大同的毒疫苗家长高二清表示,卫生部对他们的冤情不予解决,推说什么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他说,他只是要政府所谓的鉴定结果。

他说:“有冤没地方诉呀,卫生部门不闻不问这个事情,这么长时间了。我们只是拿我们的鉴定报告什么的,最起码的都不给。”

*有无专家鉴定结果令人生疑*

记者打电话给卫生部新闻办和信访处,都已无人接听。“问题疫苗”事件的揭发人、山西疾病控制中心的陈涛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毒疫苗家长索要卫生部专家鉴定结果是他们的正当权益,卫生部为什么不给他们,令人不解。

他说:“我的观点是关键他们给不了他们鉴定的结果。人家说,你给了我鉴定结果,我只要搞清楚我不是跟疫苗有关系,我从别的方向治病去了。但是,事情是卫生部又给不了这个结果。现在到底是专家签字没有,搞不清楚了。有没有这个鉴定报告不太清楚了。不给人家肯定是不对的。人家跟你去索要这个,我觉得是正当权益,那是应该的。那还不能给吗?你没有问题了就把鉴定报告给人家。堂堂正正地把这件事情做好,我觉得家庭也会很理性地处理问题的。你现在不给人家,就让人觉得这里边不正常了嘛。”

陈涛安表示,尽管政府向全世界宣布要将问题疫苗事件查个水落石出,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认为,问题疫苗问题还没有解决,而这关系到维护民众生命的基本底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