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亚洲的艾滋病防治


在即将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的国际艾滋病大会上,专家们将审视全球艾滋病防治工作的现状。联合国说,大部分亚洲国家的艾滋病感染率不到1%。但是,由于亚洲国家人口众多,这样低的感染率仍然意味着有将近500万人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卫生专家表示,防止艾滋病在亚洲广泛传播的关键是向那些从事高风险行为的人群进行宣导工作。

拉斯塔是第一次到雅加达的艾滋病防治所做测试,他有些惴惴不安。

拉斯塔:“我对艾滋病测试结果有些担心。”

丽莎·鲍德温是美国国际发展署驻雅加达的艾滋病问题顾问。她说,尽管印度尼西亚的艾滋病感染率只有0.1%,但是病例正在不断增加,特别是那些高风险人群:性工作者、男同性恋者和注射毒品的人。对这些人群进行治疗才能防止更大规模的疫情。

丽莎·鲍德温:“这些群体的人实际上是连接公众社区的桥梁式人口。因此,我认为是有机会遏制和控制住疫情的;不过,疫情蔓延的风险也是存在的。”

但是伊斯兰社区的一些人反对这些他们称之为宽恕不道德行为的项目。印度尼西亚全国艾滋病防治委员会秘书长纳法西亚·姆鲍伊说,这个项目的目的不是对患者进行道德裁决,而是防治这种疾病。

纳法西亚·姆鲍伊:“有人把艾滋病说成是罪人的疾病时,我通常会说,无论他们有罪还是无罪,他们都还是印度尼西亚人。”

在中国,联合国说有70万人携带艾滋病毒。卫生官员曾经表示,由于人们对于艾滋病如何传染缺乏认识,再加上歧视心理以及缺医少药,使得病人不愿意寻求治疗。

但是由诸如全球基金这样的国际组织所提供的公共教育项目,包括免费艾滋病治疗,有助于扭转这种观念。

北京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蒋姓艾滋病患者表示,耻辱的烙印依旧存在。

蒋姓艾滋病患者:“我只把我的病情告诉了其他患者和护士,社会上的压力太大了。”

泰国通过对性工作者进行教育减少了艾滋病毒的传播。

前内阁部长、艾滋活动人士麦猜·维拉崴迪阿负责一项倡导使用安全套的活动。他甚至开了一家名为“蔬菜和安全套”的餐馆,向食客们发放安全套。麦猜说,政府参与是泰国成功的关键。

麦猜·维拉崴迪阿:“在泰国全部投入到防治艾滋病毒的资金中,90%来自于政府和国内,外部资金仅占10%。太多的国家缺乏政治或财政方面的投入,期待世界其他地区来拯救你。”

美国国际开发署的艾滋病顾问巴尔德文说,国际捐赠者预计,经济繁荣的亚洲国家将为艾滋项目分担更多的资金。

巴尔德文:我认为捐赠者总是在区分轻重缓急,他们总是在考虑是否继续捐赠,还有地方经济能够提供多少资金。”

在有些国家,例如印度尼西亚,海外捐赠者提供了80%以上的艾滋病资金。巴尔德文说,这种现象不可能永远继续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