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全球一亿多人不得“善终” 亚洲居首


最新调查显示,全球每年有一亿多临终病人及其家属需要临终关怀服务,但只有8%能享受到这种关怀服务,这种情况在发展中国家和“金砖”国家最为严重。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信息部受新加坡“连氏基金会”慈善机构委托对全世界40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调查,并于7月14号发布了“死亡质量”排名报告。报告发现,除台湾和新加坡排名相对靠前以外,其他接受调查的亚洲国家临终病人享受的关怀服务评分偏低,新兴市场“金砖”国家印度倒数第一,中国在后十名之列。

信息部全球主任托尼.纳什(Tony Nash)分析,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尽管经济快速发展,但人口数量庞大,临终关怀服务难以普及,此外,临终关怀在中国文化中属忌讳范畴,面临文化障碍。

*向钱看 无关怀*

文化因素以外,国际病人收容所与临终关怀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Hospice & Palliative Care)资讯协调员佩奇·菲南(Paige Finan)女士分析,病人无法及时获得止痛药物,是临终关怀在这些这些国家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

她说:“发展中国家的临终病人无法获得适当的病痛管理药物,具体说就是阿片类药物(opioids)。这种药物很普通,但很多医生不开处方,担心药物挪用和政府干预。我认为,中国印度两国临终关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无法获得适当的病痛管理治疗。”

老人除外,临终关怀治疗对象还包括癌症晚期病患。中国癌症病患家属自愿开设的希望论坛(newxiwang.com)发起人吴先生介绍,临终关怀在中国的最大障碍是医院讲究经济效益,没有钱的临终病人得不到治疗,只能回家,大多数医院也不提供临终关怀服务。

他说:“在中国来说最起码就是经济需要阿,许多人看不起病。比如说,有些比较贵的方案可以用,可能对病情能够得到好的控制,可以延长一些生命时间,在中国,你没钱,医院是不给你看病的。”

为了减轻临终病患的痛苦,李嘉诚基金会2001年出资,在大陆启动“全国宁养医疗服务计划”,目前在许多城市开设宁养院,为9万多名病患提供了服务,国际病人收容所与临终关怀协会也对中国的临终关怀医生进行了培训,但中国有13亿人口,仅靠香港和境外的支持远远不够。

吴先生说,宁养院目前只对符合条件的病患和家属免费提供止痛药,并未提供全面的临终关怀。

他说:“主要意思是说,癌症晚期病人止痛药比较难买,买不到,或者说有些地方不给开,他们提供一些止痛药,帮助病人减少痛苦,提高生存质量。”

报告说,临终关怀排名第一是英国,随后是澳大利亚、新西兰、爱尔兰、奥地利、荷兰、德国、加拿大和美国等发达国家。

*共同挑战*

但佩奇·菲南女士指出,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临终关怀服务都面临共同的问题,这就是临终病患在社会上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她说:“许多组织不愿对临终病患进行投资。病人收容所之类的护理机构不象一些集中研究癌症治疗和维持生命的机构那么受重视。需要临终关怀的病人也不了解怎样获得病人收容所的照顾。我们面临的共同挑战,是同病人收容所相连的不良名声(stigma)和咨询的缺乏。”

报告警告说,随着全球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增长,临终关怀服务的改善已经刻不容缓。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