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移民球员振兴德国足球队


德国队在世界杯足球赛上获得第三名,引起了人们对队员种族背景多元化的关注。23名德国队员中有11人来自移民家庭。在德国领导人看来,这是前所未有的民族融合的成功。但批评人士认为,外国移民与占人口多数的德国本民族人口之间仍然存在着隔阂和对立。

*德国队员血统多样*

萨米·赫迪拉决定胜利的一球帮德国队在2010年世界杯上获得第三名,而他也是德国国家队中非德国血统的队员之一。

赫迪拉的父亲是突尼斯人。他在第82分钟的一记头球使德国队以3-2完胜乌拉圭队。

德国队其他10名外国血统队员分别来自波斯尼亚,巴西,加纳,尼日利亚,波兰和土耳其。球队的多样化被德国领导人称赞为德国移民人口民族融合的典范。

*民众排斥种族多元化*

德国1千500万外国移民及其后代占该国家8千200万人口的近五分之一。

土耳其籍政治家厄兹詹·穆特卢是德国众议院绿党议员。他在20年前成为德国公民,但他说,许多同事没有把他同等看待。

他说:“我能像德国人一样感受,也能像德国人一样梦想,我有德国人一样的举止,我甚至能用德语骂人。但我仍然是隔壁的一个土耳其人。这说明了问题所在。”

穆特卢说,许多德国人仍然崇尚社会种族单一,他们并不欢迎多元化。他强调了中央银行董事会成员蒂洛·扎拉青的例子,扎拉青在六月份说外国移民使德国变得“更愚笨”,因为他们受教育少、出生率高。

他说:“不幸的是,人们并不会说‘这是种族主义、仇外主义’,人们会说‘他非常勇敢,他说了没有任何人敢说、愿意说的话’。或者有些人说,‘他大体上是对的,但他用错了词’。但是这实际上是可耻的,是种族主义。”

*外国移民生活困难*

德国极右的国家民主党在三个联邦议会都占有席位。其移民问题上的立场遭到外国移民及其后代的反对。

国家民主党曾反对德国足球队在2006年世界杯上使用非裔队员。他们在散发的传单中称一支“真正的”国家队应该只有白人队员。一家法院因此认定国家民主党煽动种族仇恨。

德国移民群体受到仇视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教育。德国政府本月的一份报告称,有移民背景的儿童进入优秀学校为大学作准备的可能性比德国本民族儿童低。

报告还说移民人口及其后代找工作非常困难。德国参议院民族融合委员会的官员罗伯特·施奈德将移民不好找工作归咎于1990年德国重新统一后的经济动荡。

他说:“这对德国移民来说是个灾难,因为他们丢掉了工作。许多人丢掉工作是因为所有的制造业行业都不景气,而新出现的工作都是高水平的工作,大部分移民都没机会去竞争。”

但一些德国人指责外国移民将他们自己与德国主流社会隔离,生活在很少讲德语的封闭社区。

*政府努力促进民族融合*

德国保守党议会成员、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的约阿希姆·法伊弗说,政府必须采取更多措施保证人们同说同一语言。

他说:“在德国我们说德语。德国差不多有250万有土耳其背景的人。不讲德语对这些人参与社会活动、找工作、甚至平时过正常的生活都没有好处。”

德国政府表示,移民群体中激进伊斯兰教徒的恐怖活动对德国的威胁越来越大。德国联邦犯罪办公室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他们对1千100名可能参与恐怖活动的伊斯兰主义分子进行监视。

官员们表示,政府鼓励神职人员向穆斯林青年传播温和伊斯兰教,以控制滋生激进主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