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宗教领袖和政治家之间的关系


在美国,宗教和政治的关系一向盘根错节。对于政治家们,宗教领袖有时在私下扮演着忠实的顾问和朋友的角色,有时又毫不留情地公开抨击政客们推出的公共政策或法律。

根据国会季刊和皮尤民调公司提供的信息,天主教徒占美国国会成员的大约百分之30,犹太教徒占百分之8,基督教徒占国会成员的一半以上。政府内阁官员当中,也有相当比例的人信奉宗教。

面对各种挑战和问题,这些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常常会从各自的信仰中寻求精神安慰、建议和方向。因此,宗教领袖就成为他们倾吐的对象。

巴里·布莱克是负责国会参议院100名参议员及其家庭成员,以及7千名工作人员的基督教牧师。他介绍了这些人在哪些方面需要他的帮助。

布莱克说:“有的时候是家庭遇到了挑战,有的时候是事业碰到了难题,有的时候是健康出了问题,还有的时候,他们找我庆祝他们的成功。我所做的和牧师一样,也就是,为有难处的会众提供帮助。这个牧养工作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

布莱克指出,在他和参议员的接触中,参议院所辩论的任何议题都有可能被提出来:“我也常常观察众议院的投票表决。众议员们对我在某一问题上的看法很感兴趣,无论是医疗保健、婚姻,还是生命权或移民问题,他们非常想知道我的立场是什么。尽管我的观点是跨党派的,但是,我可以无拘无束地和他们分享我的看法。”

但是,首都华盛顿阿达斯以色列犹太教堂的拉比吉尔·斯坦劳夫介绍说,来到他们教会的国会议员和工作人员往往不是为了政治问题来找他。

斯坦劳夫说:“他们不是为了政治问题来找我。事实上,他们往往是为了逃避政治问题才来找我。他们来找我,是因为我提供的观点是他们在同僚和政界中得不到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精神领域的见解。”

斯坦劳夫拉比说,他的目的不是要为国会议员提供政策咨询,或是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他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精神上的神圣关系。

斯坦劳夫拉比说:“我帮助他们明确自己的价值观以及这些价值观和犹太传统的关系,使他们找到前面的方向。虽然我有自己的政治观点,而且对于他们的观点,我有时同意,有时反对,但是,我的影响不是直接的,我为他们提供的更多是精神上的见解。”

华盛顿铸造联合卫理公会前牧师菲利普·沃格曼曾为陷入性丑闻的前总统克林顿提供过辅导。他认为,宗教领袖和政治家之间建立互信非常重要。

沃格曼牧师说:“他曾多次听我讲道,我们也有一些非正式的友好交谈。我感觉他信任我,我也信任他。互信的原则就是不把辅导的内容泄露出去。在克林顿总统面临危机以及弹劾时,媒体有时会试图从我这里探听消息,这是我绝对不能提供的。”

沃格曼牧师说,他们的谈话偶尔也触及政治问题:“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国和盟国军队为了制止种族清洗进行了炸弹轰炸,其间炸毁了中国驻前南斯拉夫大使馆,克林顿总统对此深表歉意。他和我提到,他向中国领导人强调,这是一次误炸。他说,故意轰炸不仅是错误的,也是愚蠢的。”

但是,宗教领袖和政治家们之间的关系并非总是一帆风顺,相反有时还会出现狂风暴雨。例如信奉天主教的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已故民主党参议员肯尼迪以及原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都因在堕胎和同性恋问题上的自由派立场而受到天主教会领袖的严厉抨击,甚至被拒绝领圣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