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学生翟田田为何被美拘留?美中报道迥异


中国留美学生翟田田因“扬言恐怖威胁”被拘留一案,有了新进展。星期四,美国联邦法庭在纽约开庭审理了翟田田案,并在下月初再度开庭决定是否将他驱逐回中国。中国媒体说,翟田田被捕是典型的“因言获罪”,但美国媒体说,美国司法当局处理翟田田案,自有其法律根据。

来自西安的翟田田今年27岁,他是4月15日被拘留的。之前,他是在美国新泽西州的斯迪文斯理工学院(Steve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攻读土木工程学位的博士生。

*被控对学校发出恐怖威胁*

该校校报说,翟田田03年进入该校,先后拿到了学士和硕士学位。(但纽约日报援引翟的律师海明的话说,翟田田2000年就进入该校读书,拿了两个硕士。)他的留学生涯似乎一帆风顺,直到今年4月他被联邦和当地执法机关拘捕关进拘留所。

翟田田的人生道路,来到了十字路口,可能面临180度大转弯,因为,学校、当地、联邦司法当局对他提出的指控相当严重----对学校发出恐怖威胁(making terroristic threats to the school),如果罪名成立,翟田田将不得不中断在美国的学业而被驱逐出境、遣返中国,不得再度进入美国。

事实上,翟田田被拘留当天,学校已经开除了其学籍,他是持留学生签证的,没有了学籍,他的签证也就失效,理论上就必须离开美国。

*被提升到“中国人民”高度*

翟田田的父亲翟泰山5月下旬得到了美国政府的特别许可,离开居住地海南来到美国帮助儿子度过难关。中国华商报援引翟泰山的话说:“事情发展到现在,已不仅仅是儿子在美犯不犯法的事情,而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在美的人身安全和尊严能不能得到保护的问题。”

中国广州日报5月28日报导: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外交官已经在“第一时间”介入此案,并探视了狱中的翟田田。纽约时报说,中国外交官已经三次到狱中探监。

华商报还援引中国人民大学跨国商事法律研究所所长钱卫清律师的话说,“单纯因为口头言语就定罪,有些不可思议。”钱律师对翟田田被定性为“恐怖分子”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他认为这是典型的“以言定罪”。

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英文版5月27日发表社论说,翟田田就因为和教授发生口角,就被控搞恐怖活动。社论说:翟田田一案,(美方)还需要拿出更多的证据和资料。社论还说:“中国人民有权按照法律和外交惯例,了解更多的情况,看他们的同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受到什么样的对待,中国人民有权不断得到该案的最新消息。”

环球时报的社论说:美国是个法治国家,有人扬言要烧毁学校大楼而当成恐怖分子嫌疑人被捕,这不奇怪。但是,翟田田一案的本质是:该案表明,美国政府不尊重中国人民,这已经是根深蒂固的做法了,而美国政府一贯标榜自己尊重人权和自由。

中国媒体以及在美国的亲北京媒体纷纷报道说,翟田田是被冤枉的,只是因为说话不当,就吃了这么大的官司。据中国在美国办的《侨报》说,翟田田与其教授因学业意见不合发生口角,翟田田说了“大不了就拼了”之类的狠话,教授报告了校警,校警拘捕了翟并移送给警方。

据称19岁来美8年没回过中国的翟田田还说,“逮捕我的学校警员,我认识多年,都私下跟我坦诚说,他如果将逮捕的幕后真相说出,他会失去他的工作。我也回应他:我不会怪你且原谅你。在寻求司法公道的同时,我希望将伤害降到最低。”

*翟田田:被校警出卖*

中国媒体引用翟田田在哈德逊县羁押中心发出的抱怨说,他是被一个担任“校警”朋友出卖的。他说:“他因为和博士生导师以及同学的一些私人矛盾导致校方的调查,在调查过程中又因与校方有言语的冲突,而被停学。校方又不允许他申诉,他于是向一位校警“朋友”倾诉,表示要向媒体公布学校的所作所为,不料却被这位“朋友出卖”,导致被捕。

*校报:翟田田扬言要烧学校大楼*

翟田田自己的说法和中文媒体的报导并没有更多提到校方的态度和学校乃至美国地方和联邦当局为何将只“说了几句话”的翟田田就绳之以法的背景和理由。

按照斯迪文斯理工学院校报上的纽特布姆写的(Matt Neuteboom)文章(5月28日),翟田田一案,没想到引起了国际媒体的这么多关注,而许多报导,“并没有客观平衡”描述案情。(has blown the case out of proportion)

文章说,4月15日,翟田田给学校行政大楼打电话扬言要烧掉学校大楼。接电话的职工(纽约时报说学校的官员说:接电话的是学校一名警官(campus police officer))马上报告警方,警方认为这样的威胁值得重视,就在当天晚些时候逮捕了翟田田。因为翟田田是外国人(中国公民),所以,警方接到校方电话后马上报告国土安全部说,他们要拘留翟田田。国土安全部马上决定介入,并帮助了校方执行拘留行动。

*纽约时报之言*

纽约时报7月2日报导援引校方有关人员的话说,翟田田给学校总机打电话说:我要烧掉学校大楼。联邦移民官员和校警共同对翟田田执行了逮捕。

纽约时报还表示,学校方面是由一个助理副校长出面用书面信函形式通知翟田田的。校方在信中说,学校有学生行为守则,翟田田违反了其中好几条,其中包括骚扰、恐吓他人,还有言行举止威胁到了他人的安全和身心健康。纽约日报援引该信的结论说:总而言之,你在学校继续出现,就对整个学校校区其他人的健康和安全构成了威胁。

按照9/11事件后美国通过的国土安全法,国土安全部门有权严防美国境内发生恐怖袭击;有权减轻恐怖活动给美国造成的危害。

*校方:翟田田问题由来已久*

事实上,早在三月上旬,翟田田不仅在学校遇到麻烦,也在纽约市被警方拘留了一次。设在美国的互联网新闻网站多维,援引翟田田辩护律师海明的话说:翟田田当时追求在纽约大学任教的白人女孩子罗红玫(Aly Rose),对方曾在中国居住工作11年。其后,罗红玫向纽约警方报案,指受到翟田田骚扰。海明说,这个案子,纽约地检署至今没有起诉也没有销案,还在等待进入法庭程序。海明说,如果纽约地检署或者罗红玫撤诉,将对翟田田有利。

不过,斯迪文斯学院另外一位校方负责人斯塔利(Joseph Stahley)说,翟田田被学校停学,同他在纽约市的案子没有一点关系,而只是他在学校的问题积累的结果。

斯迪文斯理工学院校报上的文章援引斯迪文斯学院校方一位负责人史奈利(Michael Schinelli, Assitant Vice President))的话说:翟田田已经美国化了,而且相当融入了学校社区和生活。史奈利说,事实上,翟田田的麻烦,是从今年二月就开始了。当时,学校内就不断有人反映翟田田的学业以及处世为人有问题。到了三月初,翟田田的问题日益严重,校方一位负责人于是在3月9日约谈了翟田田,讨论他的问题。

后来,史奈利说,校方对此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翟田田所作所为,违反了学校规章制度。不过,史奈利没有展开说明到底违反了什么规章制度。校方认为,翟田田的做法,危及到了其他学生。3月15日,校方让翟田田长期停学。翟田田提出上诉,但上诉被驳回。

斯迪文斯校方说,就在勒令翟田田停学之前,翟田田不仅和教授发生纠纷,另外,他还接受电视台采访,扬言要起诉校方歧视。

斯迪文斯学院法律顾问亚当斯(Chris Adams)对纽约时报说,按照新泽西州法律,“恐怖威胁”的意思是,“发表言论,企图引起公众严重不安。”亚当斯说,如果罪名成立,翟田田将被判处三到五年徒刑。

*校方:国际媒体报导有误*

校方发言人史奈利说,许多国际媒体对案子进行了片面或者断章取义的报导。史奈利以中国英文报纸中国日报为例说,该网站说,翟田田受到指控说,他试图烧毁学校大楼,并威胁和他有不同意见的教授。史奈利说,实际上,这些都不是本案的事实。“翟田田受到的指控是:扬言恐怖威胁。”“这和恐怖份子不是一回事”。

史奈利说,不知道为何中国这样报导这个案子,而这样的报导,在美国是很难令人信服的。这样报导,很容易让读者产生这样一种印象:在美国,(某人)仅仅因为和教授意见不合就被关进了大牢。而这种事,在美国实际生活当中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在美国大学校园中,无论如何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斯迪文斯学院发言人史奈利说,他不知道中国这种歪曲事实的报道来源是谁,也许是来自翟田田本人,也许是来自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

史奈利还说,校方之所以不公开翟田田被拘留的消息,就是不想让翟田田和校方难堪。直到消息公开后,才有许多电话和电子邮件进来,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史奈利说,我们不希望妖魔化翟田田先生,也不希望学校形像受到影响。

他还说,学校当然希望翟田田能尽快同家人团聚,能得到他需要得到的帮助。我们祝他一切顺利。但是,我们当然也不希望看到外国媒体用这种方式发出的报道。

纽约时报报导,翟田田案,将由一个大陪审团来审理。具体何时启动程序,目前还不清楚。不过,纽约时报援引律师海明的话说,当局应该先审理该案的刑事部分,然后再审理是否将翟田田驱逐的部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