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建国史话(123):格兰特总统面临的政治纷争


格兰特总统签署限制三K党活动的法案

格兰特总统签署限制三K党活动的法案

1868年,尤利塞斯·格兰特当选美国总统。格兰特是一位军事英雄,在内战中领导北方联邦军击败了南方邦联军。格兰特威望很高,但是,他的治国才能远不如他的领军才能。当上总统之后没多久,他就在政治斗争和权力纠纷中遇到了许多问题。

格兰特总统签署限制三K党活动的法案

格兰特总统签署限制三K党活动的法案

为了参加总统竞选,格兰特离开了军队。不过,常胜将军的光辉战绩是他竞选的资本。他常说的一句话是:“让我们拥有和平。”而民众也相信,他的当选能保证和平的到来。

但事实上,格兰特什么也没有保证。作为总统候选人,他没有提出任何新的国家计划。所以,当上总统之后,他也就没有任何新的政策需要执行。他和国会之间几乎没有矛盾,因为他很少要求国会做事。

在格兰特的两个任期里,美国发生了很多重大事件,但格兰特本人通常都不会直接参与。他仅仅同当事人有间接关联。但就算是这样,仍然有麻烦找上他。

头一个麻烦是他的两个朋友惹出来的。他们是杰.古尔德和詹姆斯.菲斯克。两人都是超级富翁,企图控制美国的黄金市场。他们的计划是,在低价的时候买入并囤积美国市场上的大部分黄金,等市场需求把金价大幅抬高时再出售,以此牟取暴利。

要想计划成功,他们必须阻止政府在市场上出售黄金,因为政府这么做会压低金价。所以,古尔德和菲斯克就拜托他们的朋友格兰特总统,让他下令,不让财政部出售黄金。不过,格兰特并没有明确答应他们的要求。

于是,古尔德和菲斯克把格兰特的一个亲戚拉了进来。他们给这个人钱,让他给格兰特写信,要求格兰特停止政府出售黄金。信差把信送进了白宫。这位亲戚随后给菲斯克发了封电报,说“信已送达,一切顺利”。菲斯克以为,这表示格兰特总统已经同意停止政府出售黄金了。于是,他开始大量地买入黄金。

可是,他领会错了。电报上的“一切顺利”仅仅表示信送到了,并不是说格兰特已经同意了古尔德和菲斯克的计划。相反,格兰特并没有同意这么做,而是下令财政部抛售黄金,以挫败古尔德和菲斯克控制黄金市场的企图。

结果,古尔德和菲斯克损失惨重。其他一些商人和银行也跟着赔了不少钱。许多美国人指责格兰特总统没能及时阻止他这两个朋友的所作所为。

后来,在纽约海关办公室又出了一档子事,更加重了人们对总统的质疑。格兰特两个在海关工作的朋友参与从进口商那里捞钱的行为,他们以权谋私,赚了好多钱。

格兰特总统自己发起的行动不多,不过其中的一个也给他招来了批评。那就是,他想买下位于加勒比海地区的多米尼加共和国。当时,统治这个岛国的是独裁者贝兹。贝兹劣迹昭彰,人民准备推翻他。这时,贝兹提出把多米尼加共和国卖给美国。

格兰特收到这个提议后,派一位白宫官员去同贝兹谈判。结果,贝兹愿意以150万美元把多米尼加卖给美国。格兰特随即向多米尼加共和国派遣战舰,以确保贝兹在条约生效前不被赶下台。

格兰特要求国会参议院批准这项条约,但许多参议员持反对意见。他们说,控制多米尼加共和国所需的费用过高,而美国也不应该控制任何加勒比国家。为此,格兰特总统亲自上国会山,敦促参议员们批准条约。不过,他的努力失败了,条约被否决了。

不过,格兰特在治国方面遇到的最大挑战还是曾经闹分裂的南方各州的政治局势。内战结束后,大部分南方州被激进的共和党人控制。他们支持让黑人获得公民权和选举权。不过,在19世纪60年代末,激进派逐渐失去了权力,许多人在州政府选举中败选,输给民主党人。而民主党压根不想给黑人任何权利。

最先失去权力的是维吉尼亚州的激进派共和党人,好在这一变化是以和平的方式发生的。不过,在南部其它州,情况就不一样了。在田纳西、乔治亚和北卡罗莱纳州,民主党人靠威胁和暴力赢得选举。民主党的竞选活动经常由三K党成员组织。

三K党是一个秘密团体,成员都是白人,他们相信,白人比黑人优秀。他们穿着蒙面的衣服,扰乱激进派共和党的政治会议。他们威胁、殴打并杀害黑人,不让黑人参政,并用同样的手段对付那些试图组织和帮助黑人的白人。

格兰特总统

格兰特总统

很快,美国南部每个州都建立了三K党的分部。时至1871年,激进的共和党议员们要求国会出台新法,捣毁三K党。国会成立了特别委员会,由激进派议员领导,负责调查三K党在南部的所作所为。这个委员会听取了关于三K党残酷暴行的报告,并帮助起草了一份议案,以控制三K党。经过激烈辩论后,国会通过了这份议案。

新法律授权总统在南部各州实施军事管制。但民主党指责说,法律的真正目的是保住激进派共和党在州政府中的权力。格兰特总统很快就行使了新法律赋予他的权力,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大片地区实施军事管制。结果,成千上万人被逮捕,并在联邦法庭受审,而陪审团成员大多是黑人和激进派白人。

这种做法导致南方人更加敌视北方,并触怒了许多温和派共和党人。他们说,联邦政府不应该帮助南部的激进派共和党把持权力。

他们中的一些人同格兰特总统以及激进派分道扬镳,自称为“自由共和党人”,并成立了一个新党。他们还为1872年的总统选举召开了自己的提名人大会。会上,“纽约论坛报”的发行人霍勒斯·格里利成了自由共和党推举的候选人。

民主党人意识到,他们赢得总统选举的唯一希望就是支持这个新成立的自由共和党,所以,他们也推举格里利为候选人。当然了,控制着共和党的激进派们依然提名格兰特为候选人,支持他竞选连任。

格里利

格里利

格兰特和格里利之间的角逐十分奇怪。格兰特不发表竞选演说,整个夏天都待在大西洋沿岸一个渡假小镇里。不过,他的支持者们没有闲着,他们骂格里利是傻瓜、叛徒,不把他当成真正的候选人。

和格兰特不同,格里利积极竞选,可是他几乎没有任何资金上的支持。此外,他的竞选活动组织不当,影响了他的表现。在1872年的选举日,格兰特大获全胜。在37个州中,有31个支持他。

选举结束三个星期后,格里利郁郁而终,自由共和党随之瓦解。在以后的四年中,尤利塞斯.格兰特依然是美国总统,权力依然掌握在激进派共和党人手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