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专家呼吁平衡中国在美国的投资


中国5月份大幅减持美国国债。美国学者呼吁政府放宽对中国在美国投资的限制,让其投资扩大到国债以外的领域。

根据美国财政部7月16日公布的最新数据,5月份中国总计减持美国国债325亿美元,创下年内最大规模的一次减持。目前,中国所持美国国债总额为8,677亿美元,回落至9,000亿美元以下,减持幅度为3.6%。不过,中国依然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

经济学家们估计,中国将近2.5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有60%到70%是美元资产,其中主要部分是美国国债。根据华盛顿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提供的数据,中国在美国94%的投资是用来购买收益率很低的美国国债。

中国的外汇储备过于集中于美元资产令人担忧。中国方面担心美元急剧贬值或是美国发生高通货膨胀,从而威胁到中国美元资产的安全,而美国方面则担忧中国抛售美国国债,导致美元大幅度贬值,影响美国的经济复苏。

经济学家指出,中国外汇储备过于集中于美国国债并非出于中国的错误选择,而是受到美国国内政治利益的限制。

*史剑道:消除政治干扰*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中国经济学者史剑道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国政府不鼓励在金融部门之外的投资。中国被允许购买国债,以及美国金融机构的股权,但是,资金不能自由出入金融机构之外的领域。这样的结果就是,那些本来可能进入美国资源部门的钱进入了澳大利亚的资源部门、美国的国债或是其他地方。”

他指出,中国的资金源源不断地进入美国,但是却没有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史剑道敦促美国政府“再平衡中国在美国的投资”,让中国的投资进入煤炭、钢铁、天然气等资源部门。他不认为让中国资本进入这些部门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史剑道说:“在一个特别的例子中, 我们只是出售一个钢厂的小部分股权,国会就坐立不安了。与此同时,由于政府在支出根本不存在的钱,他们累计从中国借贷了大约1.5万亿美元,中国持有1.5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不是问题,而持有一个钢厂的一小部分股份却成了国家安全问题,这很荒谬。”

史剑道指的是前不久中国鞍山钢铁公司与美国一家钢铁企业共同投资在美国建厂,却遭到美国国会议员反对的事。他说,在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问题上确实应该立法,应该有谨慎的限制,但是不应反应过度,反而危害了美国的经济利益。他还指出,美国私募公司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希望联合深圳华为收购三康(3com) ,但是却因国家安全理由被拒绝, 结果3com公司部分搬迁到中国,形成更大的安全威胁。

他建议美国政府调整政策,首先要消除政治干涉造成的困扰,为企业提供更好的商业环境。他提出的另一个例子是通用汽车公司向北京市政府下属的公司出售全球转向系统业务Nexteer却没有受到限制, 而这个交易价值4.5亿美元,鞍钢的案子价值仅2亿美元。他还提出了长期的解决办法,那就是,中美签署相互投资条约。

*莫里奇:相信互惠原则*

但是,史剑道的建议立即遭到美国马里兰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彼德·莫里奇的反对。

莫里奇说:“我不希望中国政府来控制美国的资产,因为这会危害美国的主权。而且中国也不会允许美国成为中国公司的完全的投资者,当然也不会允许美国政府来购买他们的资产。我相信互惠原则,我认为,中国的投资范围应该与他们允许美国公司在中国所从事的投资一致。”

*中国别无选择*

不过,史剑道和莫里奇都认为,中国不会抛售美国的美元资产,因为中国别无选择。

史剑道说:“没有哪个国家或是市场可以吸收这么多外汇储备,过去几年来,中国每年都会创造4000亿美元左右国际收支盈余。”

莫里奇说:“我不特别担心他们会出售美元资产, 他们没有什么选择,可以说,中国将自己放在了一个盒子里。”

中国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中国央行前顾问余永定7月19日在《中国证券报》上发表文章要求政府减持美元资产,但是他同时承认,中国减持美元储备资产的最大障碍是一旦减持,相应资产价格就会下降,使中国蒙受损失。

中国不会抛售美国国债的另一个原因是美国国债仍然是相对安全的避险资产。投资人看好美债的证据之一是,今年以来全球各央行、共同基金、美国各大银行纷纷参与美国国债拍卖的规模,有史以来头一回超过了华尔街的美国国债一级交易商。

不过,中国政府方面一直表示要将外汇储备投资多元化。在减持美国国债的同时,中国大幅增加了对日本国债和西班牙国债的购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