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工潮不断 广东审议中国首部劳资纠纷法


中国南方的本田汽车装配厂工人

中国南方的本田汽车装配厂工人

广东珠三角工潮此起彼伏,当局高度警惕。广东人大开始审议已经搁置两年的企业民主管理条例草案,进一步明确企业员工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和纠纷协调处理机制。官方媒体说,这是中国首部全面处理劳资纠纷的法律。

*工潮此起彼伏*

7月21日,日本欧姆龙(Omron)公司广州工厂的部分员工举行罢工,迫使厂方暂时停产。这是最近中国各地一系列罢工浪潮中的最新一起。这家生产遥控锁、自动车窗控制器等汽车电子部件的公司说,劳资双方已就工资问题达成一致,工人同意复工,但有的工人表示,如果条件得不到满足,就继续罢工。与此同时,日本三美电机有限公司(Mitsumi)天津工厂的工人罢工已经已进入第三天。在此之前,继广东佛山本田汽车配件工厂工人罢工之后,本田汽车供应商阿兹米特(Atsumitec)的工人7月12号也开始罢工,要求增加工资500元,有消息说资方已经同意了工人的要求。

罢工浪潮不断,引发当局高度警惕。广东人大常委会21号开始审议已经搁置两年的“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草案。官方新华社说,如果该草案得到批准,这将是中国首部全面处理劳资纠纷的法律,可以向全国推广。

*工资集体协商*

草案规定,企业如果五分之一以上的员工要求就提高工资问题进行集体协商,就可以在企业工会组织或地方工会的指导下,通过民主推选代表与资方协商;如果企业雇主拒绝举行和参加协商,工人有权罢工,雇主不能因为罢工而辞退员工;在集体协商期间,员工不得罢工,企业不得拒绝员工进入劳动场所、拒绝提供劳动条件等,以避免矛盾激化。

广东劳动法律师梁硕南分析,劳资纠纷仲裁机制在佛山、深圳等外资企业集中地区其实比较完备,问题出在有关机构的责任感和政策执行的偏差上,近来一些日资企业工人罢工,许多就是因为当地协调机制没有发挥作用。他希望“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草案在成为法律之后,能够切实得到执行。

他说:“你可以通过协商,甚至你可以认为单位违法,可以提出仲裁,提起诉讼,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都是劳动者的权利。如果当他们走了相关维权的途经,政府部门不理、仲裁不理、法院不理,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企业工会不为工人说话*

梁硕南还质疑企业工会组织能否提供有效的指导。他批评说,正是企业工会在珠三角工潮期间无法独立维护工人的权益,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才导致工潮加剧并蔓延。他指出,工会的宗旨本来是维护劳动者利益的,但是在实践中却没有发挥真正的作用,因为工会工作人员跟资方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往往不愿得罪企业主管,更不敢维护劳工权利。

梁硕南:“如果他过份地偏袒员工,老板就感觉到不高兴、不满意,这都是很正常的心态了。”

*日薪5美元*

工潮不断也让越来越多的人质疑,中国沿海地区以往廉价制造业基地的地位还能持续多久?美国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中国问题研究教授迈耶(Marshall Meyer)举例说,福特创始人亨利·福特1914年将工人日薪提高到5美元,并将工时缩短到8小时,开创历史先河。事实证明,此举提高了工人积极性,劳动生产率和公司利润显著上升。中国眼下工薪如果得到提升,可能有类似的效果。

他说:“道理很简单,如果我们支付工人工资,他们就会更勤奋,更重要的是,他们还会购买公司的产品,这可能帮助中国产生一个消费社会,将出口需求转变为内需,可能会促进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而不是下降。”

迈耶认为,中国制造业在这次工潮中可能面临新的机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