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西部民生考察之二:留守妇女


马玉兰和儿子

马玉兰和儿子

美国之音记者最近沿30年代红军长征路线进行采访,考察了沿途普通民众的生活,发现在西部边远地区,虽然老百姓生活已有不同程度改善,但是不少人仍然处于贫困状态。过上好日子是他们的普遍呼声和愿望。

*马集镇留守妇女多*

初夏的阳光洒在宁静的院里,马玉兰带着儿子在院内玩耍。自四年前结婚以来,20岁的马玉兰就一直住在这里,过着安宁、孤独的生活。

她说:“家庭生活还算可以吧,我丈夫是做木材生意的,就是板子,还有盖房子的圆木料,西藏去卖,一年就出去七八个月,回到家里就是两三个月嘛,又会出去的。”

马玉兰的公公和小叔也是这种状况:做同样的生意,每年外出七八个月。 马玉兰说,家里的这三个男人轮流外出。

省马集镇的妇女和儿童

省马集镇的妇女和儿童

在甘肃省临夏县马集镇,这种现象相当普遍,造成了很多留守妇女和儿童。乡干部马先生告诉我们,“我们这里群众生活比较差,就是打工嘛,一般就是抠庄稼嘛,庄稼收入极少,土地少,怎么靠?这个村来说,就是1700多人,土地就是900多亩,平均下来,就是一个人种几分地。”



*外出打工改变生活*

马玉兰

马玉兰

马玉兰说,马集镇的人大多去西藏做生意,除了木材外,也做虫草买卖。还有人去杭州等大城市开餐馆,卖牛肉拉面。

外出务工,虽然别妻离子,但是收入增加了。马玉兰说,“我们家收入还可以。这个家里面,一共有三个人(外出务工),我公公也去西藏。一个人,也有几万块。(记者:那你们家这个生活水平,在你们这个镇上,算是什么样的水平呀?)属于中等的。困难的人,家里的收入很少,一年也就一两万块吧。”

马玉兰家的小院

马玉兰家的小院

现在,马玉兰的公公正在给马玉兰一家三口盖新房。新房是两层楼房,有三个卧室、一个客厅和一个院子。马玉兰说,外出务工给这个回民聚居的村子带来了很大变化。“前几年,这个村庄还是很困难的,生意不太好嘛,外面挣钱也挺不容易的。现在就好多了,他们挣回来的也挺多的,一年挣上几万的也有,几十万的也有,所以每家每户都修得很好,看起来就变化很大。”

*生活富足 内心寂寞*

但是富足的生活掩饰不住寂寞的心。跟其他年轻人一样,马玉兰也有自己的愿望和向往。

她说:“更大的愿望就是到外面大城市里面转一转,还是喜欢去西藏看一下吧,因为我丈夫他们一直都在西藏做生意。有生以来,最远的就是(去)兰州吧,三个小时就会到吧。想去的城市就是挺多的,上海呀、北京呀、杭州呀。”

马玉兰房间内的明星招贴画

马玉兰房间内的明星招贴画

在马玉兰的房间里,墙上挂着赵薇、张柏芝等她所喜爱的明星的招贴画。她说,她每天晚上都看电视,对外面的世界有所了解,也很羡慕。

中国以前禁止农民流动,外出打工者被称为“盲流”。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外出务工成为普遍现象,解决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加速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但是也产生了一些社会问题。

*中国留守妇女5000万*

翁安县兴坡村的这两个留守儿童靠奶奶带

翁安县兴坡村的这两个留守儿童靠奶奶带

据统计,中国有1.3亿外出民工。随着男性农民工大量涌入城市,出现了大约5000万所谓“留守妇女”。她们长期与丈夫两地分离,忍受感情上的孤独和生理需求上的煎熬。同时,还要担负赡养老人、照顾小孩和家庭生产的重任。

此外,由于父母外出打工而留守农村的儿童,数量达到5800万人以上,平均每四个农村儿童当中就有一个多。专家认为,亲情缺失是农村留守儿童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

在贵州省翁安县的兴波村,村民们告诉我们,“现在我们村里面,基本上,30岁到40岁这一段的,都出去(打工)。在家里的人很少。因为家里没有什么出路嘛,只有打工。你像这个小孩,爹妈都出去打工去了嘛,奶奶给他带着。这留守儿童太多了。”

*辛苦挡不住外出打工步伐*

兴坡村的村民(左三为商先生,左一为商太太)

兴坡村的村民(左三为商先生,左一为商太太)

村民说,打工的日子很辛苦,收入也不高,一般一个月一、两千块钱。但无论如何,比留在家里强。

外出务工的商先生正在家里探亲。他靠自己打工的钱,在目前住的旧房旁边,盖了一栋新式小楼。不过,等不到搬入新家,他就将结束探亲,继续踏上外出打工之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