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西部民生考察之三:藏民生活


丹巴措(左)

丹巴措(左)

美国之音记者最近沿30年代红军长征路线进行采访,考察了沿途普通民众的生活,发现在西部边远地区,虽然老百姓生活已有不同程度改善,但是不少人仍然处于贫困状态。过上好日子是他们的普遍呼声和愿望。

*安居工程改变传统*

四川的若尔盖湿地就是红军长征时经过的草地,而座落在若尔盖边缘的班佑村是给红军带来生的希望的地方。在经历7、8天被称为“死亡行军”的艰难跋涉之后,红军走出草地遇到的第一个村寨便是班佑。

若尔盖湿地的定居点

若尔盖湿地的定居点

今天的班佑绿草如茵、牛羊成群、炊烟袅袅。在一个牧民定居点,我们走进藏民努巴家采访。努巴一家八口人住在一顶帐篷里,这是他们的临时居所,而新房正在建设中。建好后,他们将告别游牧,开始定居生活。

记者:“ 为什么要定居?”
努巴:“不知道呀,国家有这么个指标,才让我们搬下来的。”
记者:“现在都集中在一块儿,怎么放牧呀?”努巴:“山里面下帐篷,住一段时间。”
记者:“那不是不方便吗?”
努巴:“这怎么说呢?我们也为了生活,就不方便嘛,没办法。”

*收入微薄 温饱无忧*

跑马山上的佛塔

跑马山上的佛塔

努巴家有300多头碹牛、100多只羊、10几匹马,这就是他们维持生计的全部家当。他们每年卖四五头到六七头牛,收入一万元左右。

记者:“生活怎么样?”
努巴:“生活就没办法。我们有时间去挖药,挖虫草。贝母、虫草,山里面就有。虫草收入,一年还是有几千块钱,一家。这样还是生活不下来的。靠虫草、靠贝母、靠碹牛,靠几方面在生活。羊还是要卖的。”

努巴的妹妹丹巴措用香喷喷的酥油茶招待我们。她说,他们平常吃大米、白面、糌粑和酥油茶。

记者:“像您平常都做什么工作呀?”
丹巴措:“就是放牛呀、挤奶呀、挖点药。”
记者:“挤奶是自己喝还是?”
丹巴措:“就卖嘛,自己也吃一点,多半还是要卖的,不卖,我们没有钱花的嘛,光是吃了不行。”

班佑乡是记者最近沿红军长征路线采访时经过的藏人聚居区之一。当年,红军曾经走过许多藏区,都是中国最偏僻、贫穷的地方。

*期盼生活改善, 社会公平*

康定城

康定城

以“康定情歌”闻名的四川省甘孜州康定,也属于藏区。记者到来时,人们正聚集在跑马山上欢度跑马节。根敦夏姆和与她同行的几个藏族姑娘来自丹巴县。她告诉我们,她们那里是农区。

记者:“现在你们生活怎么样呀?”
根敦夏姆:“还可以吧,种地,小麦,还有玉米,就这些。”
参加跑马节的藏族民众

参加跑马节的藏族民众

记者:“这一般的家庭能有多少收入呀?”
根敦夏姆:“一两万左右吧。能干的人,三四万吧,只能这样。我们那儿属于有点贫困的地方,经济不是很好的。”
记者:“那你们现在最大的希望是什么呢?”
根敦夏姆:“有好的经济嘛,还有我们家乡呢,建设得美一点、好一点嘛。”

拉姆

拉姆

拉姆正和几位朋友围坐在草地上吃西瓜。她同样也来自农区。他们说:“主要是种小麦、青稞。卖不了多少钱,自己够吃。
记者:“收入有多少呢,一年里头?”
拉姆:“接近一万。粮食不够,一般都是打工来买吃的。”

拉姆有和根敦夏姆相同的愿望。不过,她还希望社会更加公平。

记者:“你们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拉姆:“我们最大的愿望呀,希望过得好。”
记者:“对政府有什么希望吗?”
拉姆:“对贫穷些的人,心好一点。有些好的人就好,过得好;没的钱的人呢,都过得都不好。”记者:“没钱的人还很多呀?”
拉姆:“嗯,很多。有钱的人嘛,啥子都过得好。没钱的人,什么都没的。”

*红军欠债 政府还债*

班佑村的塔姆杰

班佑村的塔姆杰

30年代红军长征经过四川藏区时是欠了债的。据记载,过草地前,由于当地藏民都已逃走,红军为了生存不得不违反自己的纪律,拿走他们的粮食,收割他们的庄稼,宰杀他们的牲畜。后来,毛泽东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这是我们欠下的唯一外债,将来一定要偿还。

对于红军在藏区的事儿,一些藏人表示,他们并很不清楚。不过,据班佑村的塔姆杰说,现在,政府给了他们很多照顾。他还带记者看了国家分配给他家的粮食。

塔姆杰家的粮食

塔姆杰家的粮食

他说:“那些粮食全部是国家给的。你看,这些东西也是国家给的,还给了帐篷。(记者:为什么国家给你们这些粮食呀?)我老婆是大骨节病。”

在康定的跑马山上,来自汉藏混居区的杨淑珍也表达了对政府的感激之情。她说,她们那儿是地震灾区,她“对政府心满意足,天天给我们帮助多多的有。粮啦、衣服啦、钱啦,叫我们修房子,啥子都给。”

一些接受采访的藏人表示,希望政府进一步加大支援藏区的力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