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大陆名作家韩寒在香港与读者见面


香港会展中心

香港会展中心

以叛逆和敢言著称的中国大陆小说家、网路作家韩寒在香港书展露面。他以轻松、低调的对答方式与读者和网友们交流,对一些敏感问题则以幽默带过。

韩寒藉着他在香港的第一部小说“他的国”发行之际,应香港书展的邀请举办读者见面会。在中国大陆最近由于网络审查愈演愈烈而备受批评之际,韩寒首次在大陆以外地区举办见面会格外引人注目。

*韩寒平淡幽默面对读者提问*

在香港会展中心的一个演讲厅里,慕名而来的人群爆满。见面会没有主题,而是以观众递纸条提问题的方式展开。韩寒的回答不论长短,总是透露出读者和网友们熟悉的淡淡幽默。

韩寒在解释他写作初衷的时候说:“其实我很小就喜欢这个职业,当时想当记者,觉得记者可以做很多嫉恶如仇的事情,可以把很多不好的东西曝光出来,但是后来发现当记者不行,因为记者上面原来还有主编。当你发现有一个很好的主编的时候,还是不行,主编上面还有相关部门。后来我觉得当一个作家可能比较自由一些,所以就开始写东西。”

*韩寒真诚敢言,大受大陆学生青睐*

从17岁因作文比赛出名后,韩寒的写作生涯至今有11年。期间他发表过多部畅销小说、散文集,成为中国大陆最受欢迎的年轻作家之一。韩寒近几年来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很多针贬时事的文章,也在公开场合发表意见,触及一些敏感问题,包括抨击中国在言论自由方面限制的“所谓大国文化”,评论谷歌退出中国一事的“十块钱更实在”等。韩寒的文章直言不讳,语峰犀利,引起社会很大的反响和各种讨论,也引起当局的警觉。韩寒曾经透露,他的博客文章平均每个月被删除一次。

不过,韩寒的文章受到很多大陆年轻人的追捧。一些前来参加见面会的大陆学生说,韩寒的写作中流露的真诚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一位在南京上大学的学生唐欣说:“大陆文人都很做作嘛,但他很真诚,就跟别的人不太一样。你要看东西肯定要看真的啊,我觉得不论他说的对不对,但一定是发自他自己内心的想法。”

在珠海学习广播传媒的一位大学二年级学生张燕则说,韩寒被国内媒体称作是“公共知识分子”,他的敢言,正是在尽一个公民的责任。张燕说:“我不是很认同韩寒的某些看法,但是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很真诚的人,有些东西我们能感到共鸣。有些人认为他还是很叛逆,好像他在挑战政府,挑战国家。其实我觉得不是,我觉得韩寒他是作为一个公民,他觉得有责任说出一些事情,我觉得很佩服他。”

*孟浪:名人效应给韩寒带来说话空间*

中国大陆对互联网的审查和限制从谷歌搜索退出中国一事更突显出来,最近还传出大陆一些发表敏感言论的博客被封杀、各大型门户网站的微博被整顿的消息。对于韩寒仍可以在敢言的同时保持明星作家的身份,香港独立出版人孟浪认为:“可能因为他十几年前就出名了,这些年来媒体的发达把他制造成一个对大众非常有影响力的、有魅力的人物,所以他得到的自由度比一个籍籍无名的网络作者,或者一个敢于对中国的国内事务进行批评或者发表意见的一般网民当然大得多。”

*韩寒:讨厌政治,热爱文艺,不要移民*

尽管如此,韩寒在香港的读者见面会上说话仍然谨慎,对于敏感问题都巧妙带过。当被问到他对自己有关政治的文章的看法时,韩寒说:“事实上我都没有写过什么政治,也很少涉及到政治,我很讨厌政治,但我很热爱文艺,只是我更不喜欢我所热爱的文艺被我所讨厌的政治所妨碍。”

韩寒早些时候与媒体见面的时候,也被追问有关六四事件、大陆异议人士、出版审查等敏感话题,他都没有直接回答,而且补充说,他不希望自己会有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一样的遭遇,被迫留在境外。

在与读者见面会上,韩寒特别提到自己不想离开中国,他说:“我觉得我会一直留在中国,如果它欢迎我,我会很开心,我相信它不会驱逐我。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也许必须去别的地方,我相信会选择香港或者台湾,我更希望留在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亭东村十三组。”

*中国应鼓励直言,促公民社会进步*

一些观察人士也注意到韩寒发表意见的时候“走钢丝”式的表态。香港独立出版人孟浪表示,可以把韩寒看作是中国的言论环境和中国的公民社会是不是正常、是不是能更进步的一个指标。韩寒是一个海外媒体都关注的公众人物,如果中国政府掌控言论管制的部门能够让他更自由,更大胆地讲话,无论对中国的对外形象还是对内的说服力都有帮助。

孟浪说:“我不觉得他是威胁,我觉得当局应该庆幸,因为他可以大胆讲,社会没有动乱,社会没有垮掉,而且社会的健康因为有他的存在,社会的健康指标更好了。”

不过孟浪也补充说,韩寒只有一个,而在他的个案的对面有太多的个案,却是因为发表言论,因为发表对中国公共事务的意见而受到了人身自由的伤害或者限制。他说,对中国在言论自由方面的进展可以抱有期望,但现在看来还不容乐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