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湖北法官为妻争劳工权益被免职


中国湖北省一位法官状告自己任职的法院,希望依法争取到妻子的工作权益。但是在几度上告、上访之后,劳务纠纷没有解决,这位法官却失去工作。

以“法官告法院”而引起社会关注的湖北法官冯缤,最近被他所在的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免除了助理审判员的的职务。中国青年报的消息说,免职决定早在7月8号做出,他本人却刚刚得知消息。

冯缤一个多月前曾一连三天身穿法官制服,佩戴中国国徽,站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门外上访,手里还拿着一个写着大大“冤”字的木牌。据中国日报报导,冯缤的“冤”情围绕的是妻子的劳务纠纷。他的妻子在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做了 10年后勤工作,在2008年法院清退临时人员的时候,法院要求她与劳务公司签两年一次的合同,而不能与法院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合同。

冯缤认为这违反了当年新实施的“劳动合同法”。他为此与法院争辩,也到孝感市劳动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还曾去市劳动局讨说法。在仲裁结果没有解决纠纷的情况下,冯缤最后自己代理妻子的案件,将自己工作的法院告上法庭。从2008年开始,他与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打了两场官司,但最后官司都是以维持孝感市法院的做法而告终。冯缤不服,去年10月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迟迟没有回音后到法院门口以鸣冤上访的形式寻求解决办法。

*刘飞跃:中国有法制,没法治*

冯缤的遭遇被不少观察人士看作是中国法律的悲哀。“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认为,中国司法实际上处于一个失效的状况,才导致这种连法官都走不通的困境:

刘飞跃说:“中国是有‘法制’没‘法治’,有法律的文字在,但是只是张纸,不能有效地发生作用。尤其是不能有效地为那些无权、无势、无名的人维护公平正义。连法官本身他自己在司法的路上都走不通,那么普通老百姓就更是如此了。”

刘飞跃认为,法官打官司应该说比普通老百姓要有优势,因为他不仅清楚法律,而且还有司法系统内的人脉关系。但不幸的是,冯缤是“民”,法院是“官”,“民告官”的情况在中国是告不赢的。

*藤彪:中国百姓难有伸冤渠道*

曾经是律师、现在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的藤彪认为,作为弱势群体最后一道保护屏的司法在中国是受到操控的,所以目前的现状是民众在有冤屈的时候无处可申。藤彪说:“几乎没有什么办法,法院得不到公正,媒体也不自由,不能够通过中国媒体来报导真相,找人大代表也没用,这些人大代表也不是人民选出来的,上访、信访也没有,所以基本上遇到冤情、不公正的事情,能够解决的希望非常非常小,概率是非常低的。”

*信访不信法,司法程序不健全*

一些对冯缤表示同情的大陆网民也有同样的看法,有些人认为“民告官”在大陆往往是不容许的,这表明“民”可以挑战“官”的利益,可以触犯它权威的形象和面子,因此得来的往往是报复。

以“法官告法院”引起社会注意的冯缤,曾对媒体表示他为了妻子的劳务纠纷案能在法院立案,曾经将诉讼材料邮寄到湖北省高级法院,也曾前往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信访局,但都没有回音。最后他使用过激的办法,包括身穿法官制服报冤,在法院门口堵门、拦车、争吵,甚至发生与执法人员的肢体冲突,才最终得到法院审理此案的机会。

“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认为,如果司法程序正常,这些本来都是没必要发生的。刘飞跃说:“民告官的刑事诉讼赢得很少,才造成人民‘信访不信法’。这才造成中国这么多年上访潮愈演愈烈。上访潮本身的出现实际上就是对中国司法系统的否定,说明司法系统不管用,人们没办法才上访。”

冯缤曾经表示,希望他的案子能产生一些影响力,让老百姓今后的劳动纠纷官司能够好打一些。他还表示,不排除会一直上告到最高人民法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