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对比新闻:英国记者有关中共著作成禁书


胡锦涛率领第17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中外记者会面

胡锦涛率领第17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中外记者会面

*英记者谈中共书籍被禁*

英国一位中国通记者撰写了一本谈中国共产党的书,被中国大陆查禁。这位记者叫理查德.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他在中国当了8年记者,现在金融时报英国总部当记者。他六月在西方(出版社Harper)出了一本新书:《党:中国共产党统治者的秘密世界》(The Party: The Secret World of China's Communist Rulers)

由于该书主要写中国共产党的“鲜为人知”或不被报道和披露的事情,所以,该书在中国的命运可以预见。中国电子时代(Chinadigitaltimes.net) 报道说,该书目前没有电子版,也没有中文版,“目前在国内代购也已被禁”。另外,牛博网禁书指南报道,解密中共的英文书“大陆遭禁”。不过,该报道用了“似乎”在中国遭禁的字样。设在美国的中文世界日报也报道,该书在中国被查禁。
《党:中国共产党统治者的秘密世界》

《党:中国共产党统治者的秘密世界》

在中国搜索引擎网站百度上搜索,可以找到成千上万条相关网站,但有关这本书的网站,大多都打不开,或者搜索不到。香港的商务印书馆网站说有此书(售价266港币),但是说“无货”(out of stock)。

*丁学良:该书‘点中了一些穴位’*

马利德这本书为何遭禁?BBC报道说:该书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和其他各方面的关系:党和政府的关系、党和企业的关系、党和人事部门的关系、党和军队的关系、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还谈到了腐败问题、 党和历史、共产党和资本主义的关系。报道援引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教授丁学良的话说:“因为它点中了一些穴位。”

丁学良认为该书“非常有意思”,因为马利德既非华裔也未娶华人姑娘为妻、对中国的体制没有身处其中的实践体验、他的本职是报道财经消息,以及他本人的“认真态度和学者型工作风格”。

理查德.马利德应算一个中国通。BBC介绍,他90年起在台湾、东京、香港工作、生活,期间为澳大利亚报纸《澳大利亚人》开设了北京记者站,2000年在上海加盟《金融时报》。金融时报中文网介绍说,马利德当了三年记者站长。09年回到英国总部工作,担任新闻部副总编。

这次马利德是六月出的书,但去年底,他就在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文章,谈中共组织部的事情。现在看来,在新书出版前他已经陆续发表相关内容的文章。

*毛泽东:党领导一切*

中共前领袖毛泽东曾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是党领导一切,党指挥枪。各省市自治区各大部委军种兵种第一把手必定是党委书记。胡锦涛春节到西北视察慰问农民,第一句话就是:我代表党中央来看望大家。而马利德在其书中谈到中共时,曾这样说到:党仍然直接控制着军队和媒体。中组部是其第三大、也是最鲜为人知的权力支柱。

中组部直接管着全国部级以上干部的任免权。香港中国学者丁学良说,马利德曾采访他并多次提及:马利德采访接触到的中国公司负责人,“居然都是中组部任命的。”马利德对此感到“难以理解。”

在中国,所有重要的公司都是国有的,这些单位往往是部级单位,第一把手当然由中组部来分派或任免。马利德说:“要想对中组部的职能范围有所认识,不妨试想在华盛顿有一个平行部门。这个假想的部门将监督以下人事任命:美国各州的州长和副州长、各大城市的市长、联邦监管机构负责人、通用电气、艾克森美孚、沃尔玛及其它50来家最大公司的CEO、最高法院的法官、《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总编辑、各广播电视公司和有线电视台的老板、耶鲁、哈佛及其它重点大学的校长,以及布鲁金斯学会和美国传统基金会等智库的领导人。”

马利德援引北京知名知识分子吴思的话说:“归根结底,你无法绕开组织部。”马利德的书还援引广州历史教授袁伟时的话说,这一制度完全从苏联照搬过来,但中共将其发挥到了极致,“中国做得更为彻底。(党)要领导一切。”

*党组织低调行事*

马利德在出书后接受电子刊物[采访中国事务]记者专访时说,这本书的主题,就是谈党的无处不在的问题。比如中组部,就是全世界最庞大有力的人事部门。但如此强大的一个部门,对外却非常的低调。

马利德的书中说:“中组部在逐渐掀开其运作的面纱。不过,改变旧习惯谈何容易。今年,它任命了一名发言人,但至今尚未公开此人身份。中组部的大楼就在王府井大街不远的地方。楼外没挂其他部委都有的大牌子。查114也查不到该部的电话。“从楼里打出的电话不显示来电号码,只有一连串的零。”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曾在去年底公布了79个国家各部委的新闻发言人及联系电话,但没有中共党组织的相关信息,更没有中南海的任何信息。但就在最近,马利德出书后,中共一些重要部门如中宣部、中组部、中联部等“神秘”部门,都对外公开了其新闻发言人的信息和联络方式。

*中共高干的‘红机子’*

不过,中共最主要的低调和隐秘性,还反映在其“红机子”上。马利德说,中共最重要的人物,大约有300左右,是家里安装着红色电话机的官员。所以,谁家有“红机子”,谁家的地位就可见一斑。前中南海医生李志绥也在其谈毛泽东的书籍中,数次谈到这一点。不过,在当今中国,政治局委员每家都有不在话下,另外,全国最大的50家国企(如中海油、中铝)老总家里,也都有。

*前港督彭定康书评*

英国前香港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五月曾在英国金融时报网站上发表书评说,马利德这本书,有许多具体的有血有肉的事实来支撑全文的骨架,使得该书既有知识性又有趣味性。马利德在书中谈到的案子包括:三鹿奶粉案和陈良宇案。

彭定康援引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陈元(中共元老陈云之子)的话说:“我们是共产党,共产主义含义,由我们来定。”马利德则援引一位北大教授的话说,“党就像上帝,看不见摸不着,但它无处不在。”

彭定康说,给中国唱赞歌的人说,中国经济成功,全靠党对各方面的绝对领导。但是,彭定康援引马利德的话说,中国97年以来的经济高速增长,但全国工人的平均工资收入水平,在GDP中的比例,却从当年的百分之五十,下降到了百分之四十。富的愈来愈富,可以把孩子送到英国最贵的私立学校读书,而穷的越穷,医疗卫生水平,同非洲最穷的国家刚果民主共和国有得一比。

毛泽东说,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江泽民说,党是三个代表(代表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共产党几十年来的不断灌输,歌曲“唱只山歌给党听”,让人民“我把党来比母亲”,几十年来每到七月一号,仍然是各种节目中耳熟能详的“主旋律”。

*党和其他方面的关系“

共产党和人民,到底是什么关系?党和国家什么关系?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任何撰写中共的书籍,都无法避开这个问题。马利德说,这些问题,在中国仍然是非常敏感的话题。表面上看,老百姓和党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他们都是和政府、同制度在打交道,没有党什么事。党也不管你什么日常生活吃喝拉撒睡柴米油盐酱醋茶,但是,你一旦越过红线,涉及到了党的组织政策方针路线,党就非常有可能变成一只非常凶残的野兽。(the party can turn into a very brutal beast indeed).

*中共受人垢病之处*

马利德的书,谈到了中共的成功之处,也谈到了中共本身的弱点和被人垢病的地方。比如,缺乏独立的监督机制。没有这样一种机制,就无法遏制司法腐败,无法有效监管几千万党员,也无法彻底改革官僚体系。

马利德说,正是因为缺乏这种独立监督体制,所以,有党内最高层的反腐败调查案,看起来就像美国黑手党电影情节。比如,要拿下中共前上海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陈良宇,必须得到已经退居二线的前总书记江泽民的首肯。因为,江泽民是89年春夏之交从上海直接调到北京主政中南海的,是民间和政界公认的上海帮老大。

*经济学人杂志书评*

知名英文刊物《经济学人》为马利德的这本书撰写了书评。网络刊物《中国电子时代》援引书评的话说:任何研究中共的人都很快面临两个尖锐的问题。第一是为何一个党制造了那么多悲剧却仍然大权在握--20世纪60年代的文化革命中,1958-1960年历史上最严重的人为饥荒导致三千五百至四千万人死亡,除了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外,还没有出现任何严重的威胁。

经济学人的书评说,二是为什么它仍然自称是“共产主义政党”,即使当今中国对任何有着平等梦想的人看来,似乎更接近于英国维多利亚时期残酷无情的资本主义。书评说,回答这第二个问题比较容易。

从毛泽东之后到邓小平,一直都强调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而这四项基本原则当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党的领导。”与邓同时代的胡耀邦和赵紫阳,到邓之后的江泽民胡锦涛,也没有人敢放弃这几个原则。

书评说,这种坚持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时甘愿抛弃意识形态包袱的行为,还有助于解答第一个问题---党为什么有着惊人的生命力。由于党自1978年起就同时领导和适应着痛苦的变化,灵活性早已成为了核心。用毛泽东---一个不那么务实的共产主义者---的话来说,就是:“正确处理矛盾”。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民已经学到了享受毛领导下不可想象的自由和繁荣。“马利德正确地指出,该系统的终极手段仍然依赖恐怖,但党的统治不再是恐怖的绝对代名词。”

马利德注意到,中共的腐败已经成为“一种像交易税那样的东西,让统治阶级在内部分配不义之财......这成为粘合整个系统的胶水。”“外人不允许超过党的权威。”经济学人的书评说,马利德注意到,独立的反腐运动“可以带动整个大厦轰然倒塌。”

*华盛顿邮报书评*

曾在中国驻过站的华盛顿邮报记者希金斯(Andrew Higgins)在星期天邮报上发表书评说,10多年前,新闻集团老总墨多克(港译梅铎)在北京一次宴会上说,他访华多次,没见过一个共产党人。台湾工商巨贾王永庆,也曾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到,他到大陆见到许多省委书记或部级高干,都是精明的商人。

希金斯说,中美贸易逆差问题、中国人民币汇率问题、中国操控互联网问题,吵得沸沸扬扬。中国可能做了很多西方不喜欢的事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国早就全方位彻底抛弃了共产主义,只剩下了一个挂着共产党名称的空招牌了。即便玩资本主义游戏,中国也玩得炉火纯青,让美国防不胜防。无论从何种意义上,中国也不能算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

*中国骨子里还是苏联那一套*

华盛顿邮报记者希金斯说,过去三十年来,中国的变化令人眼花缭乱,但马利德却认为,中国的骨子里还是苏联那一套。软件变了,但硬件还是苏联的老货。中国虽然摩天大楼鳞次栉比、星巴克遍地开花、工厂到处可见、国民生产总值屡创新高,但中国最重要的硬件---还是无处不在看不见摸不着那个架构---共产党的存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