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人物:推动妇女健康的谢菲尔德


照顾诊所里婴儿的谢菲尔德

照顾诊所里婴儿的谢菲尔德

吉尔·谢菲尔德,一位长期致力于促进世界各地孕产妇的生殖和生育健康的美国妇女。当她和员工们开会策划一个即将开幕的会议时,她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但是当被问到为什么产妇高死亡率如此吸引她、以至于她在这个领域工作了40年多年时,谢菲尔德的声音一下充满了感情。

她说:“我强烈地感觉到妇女和其他人一样拥有自己的权利。她们不应该在年轻的时候因为分娩而死亡。这不应该发生,这是可以避免的。”

谢菲尔德最早发现产妇健康和国家发展之间的密切联系是在1964年。当时,她陪伴丈夫前往非洲9个国家为美国政府进行关于教育援助政策的研究。

她说:“这次旅行让我知道了在整个非洲大陆,妇女是生活的中心。男人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办公室里,妇女们出去做事,她们当老师、种庄稼、做护士,同时还要照顾孩子。她们绝对是身兼多职。”

照顾诊所里婴儿的谢菲尔德

照顾诊所里婴儿的谢菲尔德

*深信教育是发展基础*

谢菲尔德1939年出生于佛罗里达中部的一个实行种族隔离的小镇。虽然谢菲尔德把她毕生对书籍的热爱和永无止境的求知欲归功于父母,但她认为她的母亲,一个小学5年级老师,对她的影响最大。

她说:“我母亲热爱教书。她为学生们的脑子、耳朵、眼睛打开了一扇扇门窗。直到今天,我仍然深深相信,教育是发展、减少贫困和赋权于妇女的灵丹妙药。这和我的理念非常相近,这就是我认为妇女有权选择生育的数量和间隔时间。”

在丈夫研究非洲教育发展的同时,谢菲尔德到内罗毕一家计划生育诊所做义工。她清楚地记得有一天,一个27岁的妈妈到诊所来,手里抱着一个孩子,背上还背着一个。这位妈妈已经怀孕11次了,她希望能够采取避孕措施。那年,谢菲尔德也是27岁。

谢菲尔德:“后来我一直在想:天啊,你也是27岁,但你没有怀孕过11次,坦白讲,你也没做过什么事。但是你有选择。从那时起,我就认为人们应该有选择权,妇女需要选择权。”

3年后,谢菲尔德和丈夫回到美国。她开始为非营利组织制定全球健康和教育计划。1982年,她成为纽约卡内基公司国际教育项目主任。

*联合国妇女会议引发救助之心*

1985年,谢菲尔德的人生来到又一个转折点。当时,她在参加“联合国妇女十年”的闭幕会议。会上,世界卫生组织一个医生估计说,每分钟,世界某个地方会有一名妇女死于和怀孕及生产有关的并发症。那位医生要求在座的人去寻找原因。

她说:“我一下子决定了,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给基金会主席戴维·汉伯格发了一封电报,我说,我们需要谈一谈,因为如果我们在世界范围内投资巨额资金来发展教育项目,但是妇女们不断在死去,这就不是一项好的投资。”

第二年,谢菲尔德离开卡内基公司,成立了“国际家庭照顾”组织。她的宏伟目标是:找到世界范围内生育死亡的原因,并教育政府、非营利组织以及研究人员如何做预防工作,以及为什么他们应该这么做。

她说:“我们召集了大约170人开会,这些人包括政府官员、研究人员和世界银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以及世卫组织等国际机构的工作人员。”

*妇女健康千年发展目标*

谢菲尔德说,会议的结果令人满意。10年中,“国际家庭照顾”组织创造出一种有效的模式,拯救了肯尼亚、坦桑尼亚和布基纳法索一些贫穷社区的妇女的生命,并协助在非洲、亚洲和拉美建立了几十个诊所。

为了推动妇女健康事业,谢菲尔德2007年创建了“妇女生育”组织,致力于鼓励政治意愿、筹集财政支持,以减少生育死亡率,普及生殖健康教育。这也是联合国设定的到2015年必须实现的十个千年发展目标之一。

通过宣传、教育和关系网,吉尔·谢菲尔德传达出一个信息,那就是,围产期健康既是一种人权,同时又是每个国家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