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大连原油泄漏 全球最严重海洋污染之一


美国的海洋保护专家称,中国大连新港原油泄漏事故是世界上最严重的海洋污染灾难之一。绿色和平呼吁中国政府亡羊补牢,对全国的石油基础设施进行全面的风险评估。

7月16日大连新港输油管发生爆炸后,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特别邀请美国阿拉斯加大学的海洋保护专家理查德.斯坦纳前往大连实地大约漏油情况进行独立评估。绿色和平7月30日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初步的调查结果并向中国政府提出建议。

*实际漏油量可能高于中国政府公布数字*

有25年处理石油泄漏、评估环境灾难经验的斯坦纳教授估计,这是一场大规模的原油泄漏,可以被纳入世界上最严重的30大原油泄漏事故之一。他说,如果他对大连原油泄漏的评估正确,那么,这就要比1989年的阿拉斯加原油泄漏事故还要严重。

斯坦纳说:“由于我们手头的数据非常有限,所以很难给出一个精确的泄漏数字,但是根据我们这里掌握的文件看,泄漏的规模大约在6万吨到9万吨,这使得大连的原油泄漏成为历史上世界30大最严重的原油泄漏事故之一。”

绿色和平的报告说,大连当局动员了1200到4000条渔船参与清理漏油的工作。根据他们计算10天来的回收量,一共回收了6万吨油污。中国官方公布的大连新港原油泄漏总量为1500吨。

斯坦纳教授过去25年来在全球各地参与大大小小的石油泄漏事故的调查与评估,其中有最近的美国墨西哥湾英国石油公司的原油泄漏,还有1989年的阿拉斯加威廉王子湾的埃克森瓦尔迪兹石油泄漏。他说,这些石油泄漏事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所有的政府,所有的责任方都通常习惯地把事故的规模与后果尽量说得小一些,把应对措施的有效性说得大一些。

*应对措施成功有效,但对工人保护不利*

绿色和平认为,大连地方当局为应对此次原油泄漏发动的应对措施非常庞大,而且出奇的有效,虽然收集漏油的手段技术含量不高,但仍捞出了数万吨凝聚起来的原油。此外,在极端危险困难的情况下进行的灭火行动也非常成功。

但是绿色和平认为,大连当局对从事清理含有大量有毒化学物质、致癌物质原油的工人没有给予应有的保护。绿色和平说:“我们所看到的参与回收的工人没有一人穿着化学防护服(手套、连体服、靴子和面罩),而且许多人浑身被厚重的油污覆盖。”有些工人因为出现恶心、皮肤和呼吸症状等中毒前兆而被送往当地医院。7月29日,他们看到一名连日来参加清理工作的工人突发急性中毒,被紧急送医。

*中石油储油设计不合理,大海成“杯具”*

绿色和平的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杨爱伦说,16日一个储油9万吨的油罐发生爆炸后,由于中石油的储油系统设计得不合理,附近五个储油量为10万吨的油罐不得不泄油放进大海,以防止附近的一个储存有毒物质二甲苯的罐子发生连环爆炸,避免给整个大连市造成危害。

杨爱伦说:“因为这些桶(储油罐)离得非常的近,据说它们之间的距离非常的近,连消防车都开不进去。因为油桶离得非常的近,所以非常担心这个桶炸了之后,其他的桶也跟着一起炸,所以当时的一个可能决定就是,把一些石油卸掉一点。”

*六点建议*

鉴于大连原油泄漏对当地居民、对旅游业、渔业和生态环境产生的极为严重的影响,绿色和平向大连政府以及中央政府提出了六点建议:信息透明、对基础设施进行综合风险评估、改进全国和地区的石油泄漏应对计划、开展环境影响评估、健全石油污染法律系统和发展清洁能源。

正在从事墨西哥湾原油泄漏评估工作的专家斯坦纳希望,美中作为两个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应当汲取教训,构建更加负责任的能源系统。

他说:“当然我觉得这是个耐人寻味的讽刺,人类历史上的两个最大的石油消费国--美国和中国,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了它们历史上最为严重的原油泄漏事故。”

这位海洋保护专家说,大连石油泄漏没有受到多少国际间的关注,至少在美国,人们对有关信息知之不多。斯坦纳警告说,这起事故将对大连海洋生态环境造成长期影响,正如21年前在阿拉斯加发生的漏油事故那样,那里受损害的大多数海洋生物至今没有完全恢复。

美国之音尝试跟大连市环保局联系,但电话无人接听。到截稿时为止,也没有看到中国官方对绿色和平说法的回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