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环境污染问题日趋严峻


中国环保部门7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 中国污染问题严峻,在今年上半年,每个月至少发生10起造成严重污染的工业事故。中国环保人士呼吁,除了政府要加大环保力度之外,要给予公众更大、更宽松的抗击污染的空间。

*上半年发生逾百起环保事故*

7月份中国连遭重大污染灾难。福建汀江遭受一座铜矿的铜酸水渗漏污染,导致大量鱼类中毒;大连新港石油管道爆炸,漏油污染了大片海域;南京废弃塑料厂爆炸;吉林7000多个化工原料桶被洪水冲进松花江,当地政府发动大规模打捞行动,防止出现大规模污染。

根据中国环境保护部7月底发布的2010年上半年全国环境质量数据显示:中国上半年一共发生了大约102起环保事故,去年全年则是171起。环保部发言人陶德田说,部分环境质量出现反弹,治污形势仍然严峻。

*地表水总体为中度污染*

从报告看,中国污染的程度与范围都在加大、加深、加剧。报告说,在该部检测的443个城市中,189个出现酸雨。包括上海南汇区和厦门在内的8个城市出现100%的酸雨。

中国地表水总体为中度污染。七大水系都受到轻、中和重度的污染。辽河支流、黄河支流和海河水系为重度污染。受到重度污染的中国湖泊有太湖和滇池,其它各大湖泊为中度和轻度污染。中国沿海海岸水质则差于去年同期。

*重点城市空气质量下降*

报告还说,自2005年以来,包括北京在内的环保重点城市空气质量也出现下降,空气好的天气数量减少,吸入的颗粒尘埃首次上升。

走在北京街头的居民对空气质量的变坏有切身体会,认为空气确实不如从前好。

一位市民说:“差不多前半个月左右,天都是雾蒙蒙的,有不好的味道,我觉得我的呼吸不舒服。”

*今人伐树,后人买单*

虽然市民感到空气质量恶劣,但却普遍表现出一种无力感,认为这是发展中国家都会遇到的问题,自己做不了什么,只能独善其身。

另一位市民说:“我很担心家里人的健康,但我不能改变什么,只能作为一个普通人,尽量不去作一些事情,我尽量不开车,或者是去坐地铁。”

北京市民王卫平说,北京城里的河前些年几乎都臭了,最近几年经过治理,一些河已经不再发臭。他说,总要有人为污染买单,这一届政府不买,以后也要有人替他们买单。

王卫平说:“中国自古以来就讲,‘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现在就是先把树都伐了,后人他爱怎么着怎么着。”

*经济增长背负沉重的环境代价*

中国经济过去20年来平均每年以10%以上的速度增长。中国最近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水泥和能源的消费国和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尽管中国的一些专家作出否认,认为中国“被第一”了。

中国环保人士张世和曾骑车走5省观察环保形势。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为经济增长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当他骑车路过青海省乐都县盛产硅铁的姜湾村时,正值麦收季节,可他看到所有的麦粒都是瘪的;包心菜里一层层都是灰尘,没有人要买。

他说,他还没有靠近该村的硅铁冶炼厂,已经闻到空气里弥漫的刺鼻味道。当地农民告诉他,厂里上班的人回来说,车间里两、三米以外就看不见人,大家都戴着防毒面具或口罩上班。烟尘常年直接排放进空中。当地人说,也有负责人员来检查冶炼厂的烟尘排放情况,但是一个月来不了一次。检查人员来时,工厂就开烟尘过滤机,人一走就关机。

张世和说:“所以农民感到很悲哀,就是这个情形将越来越悲惨。他们说,到了晚上,工厂开始大放烟尘,就是所有的过滤设备都全部停机,因为它认为耗电、费钱、成本增大。”

*“淮河卫士”呼吁政府放宽抗污环境*

被誉为“淮河卫士”的霍岱珊本周刚刚荣获2010年麦格塞塞奖。这一奖项被视为亚洲诺贝尔奖。霍岱珊过去10年来一直为治理淮河污染奔走,历尽骚扰、打骂和威胁。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推动环保,民间的力度太小,资金全无。他呼吁政府加大抗击污染的参与力度,同时要给予公众更大的参与空间和更宽松的环保环境,真正推动科学发展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