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8月5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8月5日发表美国哈德逊研究所访问研究员、澳大利亚独立研究中心外交政策研究员约翰·李的文章,题目是“中国的崛起和通向战争的道路”。文章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4年之前,英国作家和政治家诺尔曼·安吉尔发表《大梦幻》一书,提出在现代经济体之间,军事征服已经变得陈旧过时毫无意义。如今,很多政策制定者也使用同样的逻辑预测中国和美国可以避免战争。这些人跟他们的先辈一样很可能是错误的。”

约翰·李的文章说,“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学者约翰·米尔舍默本星期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一年一度的麦尔克·亨兹讲座讲演中就暗示了这一点。他表示,是政治而不是经济将决定亚洲的前途,就跟上个世纪政治决定欧洲的前途一样。中国的崛起可能会引发跟美国的激烈的安全竞争,从而导致世界上这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之间发生战争的强烈可能性。”

约翰·李的文章说,“这种论点跟当今一般流行的看法截然不同。一般的看法认为,美中关系的未来将是良性的。这种观点在华盛顿依然时兴,其基础是认为美国可以在目前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中给北京提供好处,让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崛起,从而把握跟中国的关系。”

约翰·李的文章说,“然而,历史经验提醒人们,应当注意米尔舍默发出的警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安吉尔的逻辑是,战争爆发导致国际信贷和贸易受到扰乱,从而导致各方都是输家。这一逻辑是无可辩驳的。1914年之前,英国、德国和法国的年度贸易额分别占这些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52%、38%和54%,而且贸易大部分是在这些大国之间进行的。到了1913年,英国成为德国的首要出口市场,英德两国从这种经济关系中获得重大好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的10年间,这两个大国间的贸易和资本流动分别增长大约65%和84%。然而,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不足以阻止奥地利弗兰兹·费迪南德大公被刺杀之后的悲剧性事件升级。”

约翰·李的文章说,“如今,中国自称‘和平发展’,国际间也普遍接受这种说法。中国的发展看上去是基于牢靠的经济基础。中国再次成为贸易大国。但就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来说,中国依然是一个贫穷国家。虽然中国的出口产业创造了千百万个工作机会,中国依然要深度依赖外来技术和技术诀窍。为了保持中国的快速经济发展,中国共产党需要在亚洲保持一种和平和稳定的环境。在美国方面,华盛顿没有什么人希望看到跟中国爆发冲突,尤其是美国正在进行两场战争、并担忧伊朗的意图的时候。”

约翰·李的文章说,“安吉尔的乐观看法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这种看法没有充分考虑推动大国之间关系的动力。虽然经济关系让相关国家有追求和平的强烈愿望,但安吉尔没有认真思考当时英国这样的既成的强国和德国这样的正在快速崛起并要改变世界秩序的强国之间的激烈战略竞争。...”

约翰·李的文章说,“欧洲的历史对亚洲有什么启示呢?到目前为止,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以及美国应对中国崛起的努力阻止了战争。然而,最近中国重申南中国海是属于北京的‘核心利益’,从而在外交上引起轩然大波,这就坐实了艾伦·弗雷德布格的等学者十年来的一贯说法,这就是东亚地区有可能重演上个世纪初欧洲那种情景。就战略目标而言,中国经过几十年的闭关锁国之后正在重新进入并非它自己安排的地区秩序中。北京对其好几处陆地和海洋边界从根本上感到不满,这就使它成为一个要改变现存秩序的大国。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会更加急迫地要确保其‘核心利益’”。

约翰·李的文章说,“然而,就像历史一再显示的那样,基于持续的政治技巧、灵活和克制而不是战略利益和谐之上的和平具有内在的脆弱性。由于对中国近代史上的创伤没有个人经历,中国未来的领导人会更自信,更好强。即便是现在,一些正在崛起的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领袖也声言中国在确保外交政策目标方面行动过于迟缓。这里的危险性在于,正像一个世纪前德国在欧洲那样,中国过高地估计自己的能力,过低地估计美国的力量和决心,加上对现存地区秩序的不满和不耐烦,这是通向灾难性的误判和错误的快速通道。”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