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记者与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


摄影记者亚马尼去年报导了德黑兰街头大选后的暴力镇压

摄影记者亚马尼去年报导了德黑兰街头大选后的暴力镇压

在一般人眼里,记者以报导突发事件时所显示的顽强而著称。无论是报导地方仓库火灾,还是随军报导战争消息,记者都是勇往直前。这意味着记者有时要冒生命危险采写新闻。但是,有关研究显示,记者近距离目击创伤性事件,也可能对他们的精神有持续的影响。

*持续的消极影响*

摄影记者基安·亚马尼去年夏天在伊朗首都德黑兰街头报导伊朗当局在大选之后暴力镇压抗议示威的消息。

他说:“我一到晚上就紧张,就会想,我今天是不是会被逮捕。我一直感到不安全。”

基安说,他因为拍摄示威场面,三次被伊朗安全部队逮捕。那里持续不断的暴力冲突最终对他产生了消极影响。

他说:“我当时在跑开,他们开始开枪。一颗子弹击中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胸膛。他死了。看到这样的场面让我很震惊。随后几天我一直做噩梦,感到焦虑,感到抑郁。在伊朗选举一周年之际,那些情绪又回来了。”

基安不是特例。研究者表示,对那些报导创伤性新闻事件的记者来说,比如9/11,海地地震,伊朗选举,即使是迫在眉睫的危险已经过了,他们还是会感到高度的感情和心理紧张。事实上,他们不但目睹,而且也吸收了那些事件。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心理医生苏珊·斯塔福特大夫说:“他们是去报导新闻的,而不是要成为新闻。”

*生理和心理反应*

斯塔福特大夫为一些报导9/11事件和卡特里娜飓风的记者提供了治疗。她说,记者跟他们所报导的新闻事件中的人一样,会对令人紧张的事件做出同样的反应。

“这种反应是生理的,也是心理的。在生理上,当我们觉得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我们的身体就会分泌出许多化学物质,使我们保持警觉,在需要的时候立即行动起来。这些化学物质是我们体内平常没有的,需要好多天才能排泄出去。在心理上,记者看到悲惨的场面,会感到悲痛。他们甚至会因为看到别人死去、自己活下来而感到不安。”

有关研究显示,报导战争的记者有将近三分之一有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这是一种由创伤性事件引起的严重的焦虑症,症状包括可怕的场面在眼前闪现,噩梦,记忆衰退。这些症状可以延续好多个月,甚至好多年。

*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

一项对摄影记者的研究显示,有98%的人报告说,他们经历过一些心理健康专业工作者认为的创伤性事件。他们每16个人当中有1个人符合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标准。

斯塔福特大夫说:“他们有睡眠障碍,可能会做跟他们的所见相关的噩梦。他们容易发脾气,有时候对重返原地感到不安。他们甚至会有幸存者负罪感。”

迈克·沃尔特是一位资深记者。他说,很多记者有这些心理问题,但他们自己不知道。

沃尔特曾经在五角大楼报导9/11袭击事件。后来他不断做噩梦。他把自己的精神问题拍成一部关于记者的电影,讲述记者如何被他们所目击的创伤性事件所困扰。

今天,沃尔特为DART中心工作。这是一个帮助记者应对报导创伤性事件之后出现的精神紧张症的组织。他说,上个月,也就是伊朗选举之后出现大规模街头抗议一周年之际,很多报导过伊朗抗议的记者感到紧张焦虑,好像又回到了去年的伊朗选举危机之中。

他说:“在一周年到来之际,报纸上刊登的图片又让人感觉回到了当时。在9/11到来之前的很多报导也让我震惊。我的一些反应跟亲身经历那场袭击的时候是一样的。”

心理医生斯塔福特说,人们通常是非常坚韧的。心理病人,包括记者,在家人和朋友的帮助下可以返回“正常”生活。她鼓励自己的病人努力回到过去的习惯中,积极思考未来。她说,病人需要接受现实,这就是,创伤性事件发生了,但或许还有更好的事情发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