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越来越多美国妇女选择“家庭分娩”


凯伦.克莱默接受助产士的检查

凯伦.克莱默接受助产士的检查

在家里由助产士为孕妇接生在许多社会中都是一个古老的传统。家庭助产士也就是俗称的接生婆。家庭助产士19世纪中期在美国渐渐淡出,因为当时美国各地的医生和医院越来越多。到了1935年,美国90%的婴儿都是在医院出生的;而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绝大部分州都已经取缔了接生婆接生的做法。如今,美国法律正在改变,“接生婆”的传统正在缓慢而稳步地回归。

这可以称作是美国文化革命的声音。凯伦.克莱默在接受助产士的检查。她计划在家里生产---这在美国曾经是不寻常的选择。克莱默的前两个孩子都是由医生在医院里接生的。
凯伦.克莱默接受助产士的检查

凯伦.克莱默接受助产士的检查

不过,她上一次在医院生产时,护士将刚出生的婴儿抱走,三个小时以后才给送回来。她说,并不是出现了并发症,而是护士们实在太忙了。

凯伦.克莱默说:“整个那段时间我一直坐在那儿想。我不敢相信,我才刚刚生完第二个孩子就不能和他在一起。不能抱着他,不能喂他,想想真受不了。”

这段经历使克莱默选择在家里由助产士接生她的第三个孩子。可不是只有克莱默一个人选择这样做。如今,美国每年由助产士在孕妇家中接生的数目有五万例。

虽然只有1%的孕妇生产是在医院以外的地方进行的,但是美国人在家里生孩子的人数以每年大约3%的速度增加。

助产护士玛丽.安.理查森说,她现在已经开始应接不暇了。

玛丽.安.理查森说:“我的心都要碎了。每次有人打电话给我,我只能说:对不起,我们整个一月份都排满了,二月份也排满了。我们的助产士不够,应付不了这么多电话。”

玛丽.安.理查森为艾米.哈密特接生了最小的一个孩子。哈密特说,别人听说她在没有医生的情况下在家里生孩子,都感到非常震惊。

艾米.哈密特说:“人们有这样一种观念,我们在生产的时候全靠自己,就像我们是在尘土中生孩子一样。我觉得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助产士是训练有素的,她们懂得应该怎样做。”

舍尔医生正在争取改变人们的观念。她在田纳西州的范德比特大学领导一个训练助产护士的项目。舍尔医生说,许多美国人仍然把生孩子看作是可怕的事情,是一种医学上的状况,而不是自然过程。

舍尔医生说:“人们仍然还有这样的观念,认为技术越先进越好;如果我们将自己交付给科技,交付给最高层次的教育,我们就会得到最好的结果。其实,事情并不一定是这样。”

舍尔医生说,象哈密特这样生孩子和在医院里一样安全,在家中生孩子发生威胁生命的紧急情况是非常罕见的。不过,一些意料之外的并发症有时候的确还是要送产妇去医院。

美国妇产科学会将家庭生产和助产士服务称为“时兴”和“危险”的做法。该学会说,家庭生产的胎儿死亡率要高得多;当然主张助产士服务的人士质疑这种说法。

尽管如此,在美国的50个州中,还有10个州将助产士服务列为非法行为。

这些并没有阻止哈密特。她将自己上次生孩子的录像放到了互联网上,希望能够鼓励更多的妇女考虑在自己家中生产。

艾米.哈密特说:“生孩子不一定是一件医疗上的大事。当然,有时候还是需要医院介入,而且的确挽救了生命。如果让母亲和婴儿顺其自然,她们是不会有问题的。”

医务人员告诫说,家庭生产只适用于怀胎期间平安无事、预期不会发生并发症的健康母亲。就像克莱默那样,在助产士的帮助下,在家里生下了最小的女儿斯特拉.格雷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