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希望全面发展与澳大利亚军事合作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日前在北京和到访的澳大利亚国防军联勤司令部司令施泰布会谈时表示,希望两国加强军事合作。有军事专家分析,此举在最近西太平洋军事演习不断,中美军事关系恶化的背景下,针对性是很明显的。

*中国:中澳防务对话最长最顺利*

身为中央军委委员的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8月9日在北京会见澳大利亚国防军联勤司令部司令施泰布时表示,在新形势下,解放军愿意“全面发展”与澳大利亚国防军的合作关系。而施泰布就表示,解放军的后勤保障经验值得学习。

中国和澳大利亚近年来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多个领域开展了较为务实的交流与合作。而两国的防务部门自1997年以来也定期举行防务战略磋商,至今已经举办12次会面,而且双方都派出高级别官员参加,是中国军队和外军之间持续时间最长、进展最为顺利的防务对话机制之一。

*中国军事势弱前景尚好*

香港的军事评论员马鼎盛认为,美国和澳大利亚是传统盟友,但中国和澳大利亚也没有特别的利害冲突,所以中澳军事外交基本上是正常的。

他说:“最近中国沿海的演习和军事活动很多,主要是朝鲜问题、天安号事件,日本海演习,美国和越南的联合军演等等,让中国感到压力,但是中国希望周边和平发展,合作,做生意,不要军事对抗,对澳大利亚方面寄予希望。”

马鼎盛说,虽然中国在军事外交方面仍是弱势的一方,但是在国民经济发展上却有优势,也给中澳合作带来可能,澳大利亚对中美军事关系可能起到第三者的作用,双方有交往空间。

他说:“从军事联合演习来讲,中国是弱势,仅仅有中俄水平很低、而且有点尔虞我诈的军事联合演习,上合六国军事演习勾心斗角看得出来,但是不看军事看国民经济发展,中国是强势的,美国是弱势的。澳大利亚和中国有很大合作前景。”

马鼎盛提到,中国国内投资市场吸引力大,又大量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和制造核能的铀,而且澳大利亚有大量来自中国的移民和侨民。

他说:“从全方位来看,中国并不是弱势。但是想单独和澳大利亚发展良好军事合作关系,这可以说是奢望。 ”

*中方示好难敌澳美传统*

澳大利亚社会对于来自中国的影响还是有较为敏感的反应。今年2月有澳洲媒体报道说,澳大利亚军服会由中国制造。有舆论称这种作法“不爱国而且可能有安全隐患”。澳洲国防部也反对由中国企业收购澳大利亚矿业公司,担心国家安全受威胁。

台湾《全球防卫》杂志的采访主任施孝玮认为,中国“和平崛起”,又安然度过最近的金融危机,信心大增,在西太平洋的一些国际政治的作为让美国感到挑战,也让澳大利亚有所戒备。

他说:“澳大利亚是海洋国家,在海洋战略上和美国拥有共同价值肯定比澳大利亚和中国的价值高。而中国在西太平洋地区是个新兴的政治强权,某种程度上会让澳洲有所戒心。”

澳大利亚罗伊研究所今年6月发表2010年外交政策民意调查报告,发现受访者中,有46%的人对中国的军事目的表示担忧,有69%的人认为中国志在控制亚洲,而支持继续与美国保持军事同盟的人数从3年前的63%增为86%。

施孝玮认为,解放军会继续扩充在海洋的影响力,但是如何能够进行和平掘起,却又不让该地区的国家感到恐惧,“这是中国在对外经营上要更多花费精力的地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