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进军中国替代能源市场遇到阻力


美中去年高调签署的大型太阳能合作项目进展并不顺利,一期工程没有按期开工。有报导说,中方事后抱怨美方公司的利润过于丰厚,于是不顾已经签署的合作协议,决定公开招标。专家认为,这说明中国承诺的开放市场政策并没有得到完全执行。

美国能源公司First Solar总裁宋博思(Bruce Sohn)去年11月与中国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长云光中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在内蒙古建设2千兆瓦太阳能光伏发电厂,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中国副总理李克强等出席了签字仪式。此举被称为美中两国替代能源第一项重大合作,也是美国公司进军中国清洁能源市场的最大手笔。

但项目并非一帆风顺。原订今年6月1号开工建设的30兆瓦的示范工程拖延迄今,鄂尔多斯发改委能源处长高根贵直接表示,发电厂现正公开招标,First Solar也要竞标。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项目能否顺利实施。

*开放不均等*

然而在美国公司进入中国新能源市场遭遇阻力的同时,中国却正稳步进军美国能源市场,一个企业联合体已投资15亿美元,在德克萨斯计划建立一个巨型风力发电场。商界人士认为,美中能源合作对两国公司并不均等,中国没有向西方公司落实开放市场的承诺。

评论指出,这项协议的签署本身就带有做秀的成分。美国能源部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中国能源小组主任马克·莱文(Mark Levine)几年前陪同过高级官员访问中国。他说,合作意向性协议很多都是集中签署,主要陪衬访问成果。

他说:“协议签字很急,因为有高层人士在场,他们想制造气氛,被媒体报导。至于他们起什么作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真正得到执行的协议到最后没有几个。协议仅仅是纸张,不用太过在意。”

美国欧亚集团中国能源分析员达明·马(Damien Ma)说,此类协议突出意向,并非正式合约,最后落实还要高层审批。

他说:“谅解备忘录在中文里面一般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仅表示合作意向,必须采取很多不同措施,才能真正执行。你依然需要国家发改委和其他不同部门的批准。”

*招标有利*

华盛顿邮报说,协议签署后,很多当地人抱怨First Solar的利润过于丰厚,对中国太阳能公司不公,要求项目公开招标。马克·莱文说,这样的事例过去发生过,原因就是美国公司的合作方当初并未了解全部内容,就匆匆签约,导致不良后果。

莱文举例说:“多年前,安然(Enron)公司同印度签约,建设风力发电站。合约的内容对安然非常有利,但印度当时没有意识到。合约具有约束性,结果当发现合约内容对印度非常不利时,印度对美国能源产业的敌视情绪就极大增加了。”

*电力收购补贴*

中国太阳能公司对First Solar不满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国家能源局就内蒙古发电项目据说向First Solar公司提供了价格保证,虽然没有公布,但估计数目可观。有人因此批评,这是中国政府在对美国公司提供补贴。

达明·马分析说,这不太可能,因为中国政府迄今没有出台新的太阳能电力强制收购补助费率,中国和美国替代能源公司都非常关心这项政策,因为这事关所有替代能源项目能否真正启动。

他说:“中国正在进行13项不同的评估项目,以制订新的价格。中国政府去年说,将把太阳能电力强制收购补助费率订在1.09元(人民币),实在是过低,没人愿意接受。所以政府认为1.09元不行,现在开始新一轮评估。不管是中国太阳能公司,还是外国太阳能公司,都希望太阳能电力强制收购补助费率能高于1.09元。”

这项费率一旦出台,太阳能发电入网的收费将强制执行,电厂投资方也能获得应得的补偿。

First Solar表示,公司依然在同中国当地合作伙伴洽谈项目的经济框架,同时其他市场对公司的产品有非常强劲的需求,考虑到这些因素,公司“2011年前可能不会启动鄂尔多斯的发电项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