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重工业污染成“定时炸弹”


中国最近发生的几起重金属和化学污染事件,被认为是中国水资源受到威胁的又一次警钟,而那些重化工企业的巨大发展,更为周边城市埋下“定时炸弹”,很难在短期内清除。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在上个月紫金矿业发生铜矿污水泄露事件后,对事故现场周围的两个村进行的抽样测试结果显示,当地的饮用水和土壤中金属镉的含量非常高。

住在福建上杭县这两个村的不少居民,一直怀疑当地的水土受到污染。这个测试结果给他们的怀疑提供了依据。当地居民介绍说,村里近两年来有一连串癌症死亡病例,死者中包括一个七岁的男孩。

国际卫生组织的研究显示,金属镉是一种致癌物质。专家曾介绍,在金属矿和冶炼厂附近的土壤中一般会发现超标的金属镉。

*中国地表水只不足一半可饮用*

紫金矿业的污染事故是中国近年不断发生的重金属和化学污染事故之一。不久前,一场暴雨引发的山洪将7千个化学原料桶冲入松花江,引发吉林市和下游的哈尔滨市陷入“水慌”,重演2005年松花江污染后市民抢购饮用水的一幕。

不少中国环保界人士认为,这些污染事件不过是冰山一角。 中国环保部今年上半年对全国地表水的近千份抽样检测显示,只有49.3%的地表水可以安全饮用,近四分之一的地表水处于污染状态,甚至不能作为工业用水。

去年曾经到中国东北、华北进行水样调查的全国生态文明记者行组委会副秘书长王立忠,用“触目惊心”四个字谈到他的一些所见所闻。他举例说,吉林的四平市、河北白洋淀的污染状况都相当严重。

他说:“东北主要是吉林四平这一块儿比较差,非常之差,地下水源都已经污染了。化工污染排水啊,化工废料啊就这么堆着,就这么放着,水全排到沟渠里,最后就都排到了辽河。”

*重工业集中在环境敏感地区*

据国家环保部的一份文件,辽河沿岸有165家重点工业污染源,排放汞、镉、铬等重金属和难解有机污染物,这还不包括王立忠所提到的市县级的小型企业。

近年来,由于中国的重工业加速发展,各地都大量扶植化工、石化企业,而这些企业对水源的要求又使得其中大多数布局在江河湖海沿岸,有些还在城市饮用水源的上游。据国际先驱导报报道,2006年的数字显示,中国的化工、石化项目中有81%设在那些环境敏感的地区,其中45%为重大风险源。一些评论人士认为,这些快速发展的重工业企业正象埋在城市周围的“定时炸弹”,处理不好,会给城市发展以及人们的健康、财产甚至生命带来巨大损失。

*霍岱珊:治水10年一周期,治不如防*

为治理淮河而奔走十几年的民间环保人士霍岱珊说,前些年的治理重点放在有机物的污染,而在治理过程中没有重视重金属和化学物品的污染,其实这些污染一直是存在的。只是近些年的重工业发展导致这些污染的问题大面积失控,再加上重金属污染的表现是隐性的,要经过一段时间在环境中越聚越多之后才能显现,所以现在才受到重视。

他说:“现在更多的人关注是因为环境污染直接影响到人的生存,我们已经感知到这些化学污染物、重金属的存在,看到它的危害。 ”

霍岱珊说,水治理的过程长期而缓慢。目前他了解到有些在河流附近的化工厂开始迁出,国家也按期进行排污口的普查,以及对排放持久性化学物和污染物的单位的普查。但是,不想办法减少破坏性的排放,再花钱治理也解决不了问题。

他说:“治理的速度有时候跟不上破坏的速度。这就是治理困难的原因。用了10年的时间才把COD 降下来了,氨氮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在治理水方面有10年周期率,如果不遵循这个10年的话,这个(治理的)预期是让人失望的。”

据中国媒体报导,中国环境部门的专家们认为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方法可以彻底清除重金属污染。他们说,中国在处理重金属污染的问题上落后于其他工业国家,而现存关于土壤和水质污染的环境标准,也远远过时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