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GDP总量迅速扩张的代价


日本官方星期一(8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二季度经济总量低于中国,中国超过日本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有专家学者认为,中国经济总量的迅速扩张是付出巨大代价换来的。

*GDP总量超过日本*

日本内阁府(Cabinet Office)8月16日公布数据,二季度日本经济规模按美元计算为1·288万亿美元。根据中国已经公布的按美元计算的二季度经济总量是1·339万亿美元。中国二季度的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日本二季度GDP按年率计算增长0·4%,明显低于日本共同社此前对分析师调查后得出的2·3%的增长预期。

日本内阁府的数据显示,从今年上半年看,日本的GDP总量为2·578万亿美元,仍然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上半年的经济规模折合美元是2·532万亿美元,略低于日本。

*只有象征意义*

有关日本和中国两国的经济总量对比,专家学者有不同的见解。美国摩根大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布鲁斯·卡斯曼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具有里程碑意义。

巴克莱资本国际驻东京首席经济学家乔平森田(Kyohei Morita)认为,应该更加关注人均GDP数据,中国GDP总量超越日本具有象征意义,仅此而已。

*中国学者:总量迅速扩张有隐患*

中国有专家学者对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持谨慎态度,认为中国经济总量迅速扩张对今后的经济增长埋下隐患。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说,中国经济规模扩张符合中国多年来强调的大国概念,看重规模,跟很多国家比总量。他认为经济规模增长固然是件好事,但是中国的经济增长依赖高投资带动下的粗放型增长模式,具有不可持续性。他同时强调,老百姓和经济学家看重的是人均GDP。

夏业良教授说:“做为老百姓,或者经济学家更多地关注的是人均的指标和概念,而不是太强调总量。总量这么大其实有很大的风险,对经济未来的增长埋下了很多的隐患。”

夏业良教授解释说,最近25年来,中国年均GDP增长都在9·5%以上,这种高速的增长是一种非常态的增长。中国的增长模式是高投资推动下,粗放型的增长模式,简称为中国模式,这种模式受到越来越多的学者的质疑。他说,中国模式不仅仅包括经济增长,还包括政府把资源集中到国有企业的所谓主渠道,来压缩民营企业的发展空间。

他说,由此造成了我们对中国经济发展隐患的担忧,我们都在关心中国经济是否存在泡沫,主要尺度是房地产方面。夏业良教授举例说,中国上半年经济增长了11%以上,而房地产的投资增长了38·1%。而且这个幅度是在政府对房地产投资实施了严格控制之后达到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也认为,中国这些年GDP的增长主要靠放大房地产泡沫拉动,如果不挤出房地产泡沫,中国GDP规再大也没有实际意义。

易宪容说:“现在这几年GDP的快速增长主要把卖土地,把住房交易做为重要的工具和手段。这是最大的问题。如果说中国能够把这个问题处理好,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就没有多大问题。所以,如果不把房地产泡沫挤出去,中国GDP增长再高都是没有什么用的。”

易宪容研究员指出,现在的问题是政府一方面出台政策,控制房地产市场无序扩张,一方面又把房地产业做为GDP增长的工具。他认为,从根本上讲是政府把GDP做为考核官员政绩的理念没有改变。

*人均GDP跟总量相差悬殊*

人均数据方面,尽管中国的总量GDP数据非常亮丽,但是它的人均GDP却仍然跟阿尔及利亚、阿尔巴尼亚等贫穷国家属于一个阵营。中国2009年的人均GDP接近3600美元,在世界上的排位在100名以外。

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说,中国官方总是习惯用人口的因素解释总量和人均数据差距悬殊的原因,而且中国的人均GDP也仅仅是用根据人口数量把GDP总量进行分解之后得出的。

夏业良教授说:“现在中国经常宣传的数字说,我们的人均GDP已经达到3千多美元,将近4千美元。而且北京、上海、深圳和苏州等大城市都公布说它们的人均收入超过1万美元。而1万美元就可以被看成是一个中等发达以上水平的国家。这种虚幻的概念给人一种不好的联想。”

夏业良教授说,中国目前贫富差距愈来愈大,即使在人均收入高的北京地区也还有很多居民过的是一种贫困线以下的生活。他认为,使用人均可支配GDP方法则比人均GDP更进了一步。

*总量迅速扩张遗害子孙后代*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指出,中国经济总量的扩张反映出这个国家喜欢把资源集中起来使用,在短时期内让总量达到一个高水平,但从长远看这是不负责的做法。

他说:“反映出一个国家喜欢把资源集中使用,让总量在短时期内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但是代价是,我们不仅要看产出,还要看支出的成本。支出成本不仅包括我们对工业原料,对能源的过渡使用,甚至说我们还预支了子孙后代可能利用的能源。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造成了大量的环境污染。对水,空气,土壤都造成了严重的破坏,这样的代价需要我们今后花数倍的投资才能部分地扭转。”

因此夏业良教授认为,如果我们按照绿色GDP或者可持续发展的指标来测算经济总量,就会发现中国的GDP增长有可能是负增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