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就全球健康行动计划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于8月16日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发表讲话,题为《全球健康行动计划:美国在世界卫生领域下一阶段的领导作用》 (Global Health Initiative:The Next Phase of American Leadership in Health Around The World)。

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0年8月16日

全球健康行动计划:美国在世界卫生领域下一阶段的领导作用

这就是我今天要向你们阐述的使命:奥巴马政府如何进一步履行我国长期以来对全球卫生领域所作的承诺,使更多地方有更多的人获得挽救生命的疾病预防、治疗和护理。

这是美国在当今世界发挥领导作用的一个标志,也是我时刻牵挂的一个问题。过去20年来,我有幸代表我们国家访问过世界上很多地方,我所结识的许许多多的人都亲身体验到成功的健康计划所能发挥的巨大作用。

…… 历史上没有任何国家为改善全球健康状况作出了更多的努力。在取得当代某些最重大的卫生成就方面,美国走在世界的最前列。天花困扰人类达数千年之久,直至 1960和1970年代,我们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一系列根除天花的行动为这种疾病的绝迹作出了贡献。“扩大免疫规划”(Expanded Program on Immunization)使全世界将近80%的儿童接种了挽救生命的疫苗,而在36年前这项规划刚启动时,仅有不到5%的儿童接种疫苗,此项成就部分归 功于美国的资助和支持。美国参与倡导的推广微量营养素的全球性努力保护了千百万幼童和孕妇的健康。

* * * *

我 们在抗击被忽视的热带疾病的斗争中也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仅在过去四年中就为5900万热带疾病患者提供了治疗。我们每年都参与覆盖5000多万人的疟疾 防治工作,我们提供将近60%——全世界艾滋病病毒和艾滋病防治捐助资金的60%。在全世界为卫生领域的发展援助提供的资金中,有总共40%的资金来自美 国。

* * * *

毫无疑问,这不是民主党或共和党的问题,而是一个牵动美国人的爱心、 超越党派政治的问题。我国之所以能在卫生领域发挥领导作用,是因为得到了两党一致的强有力的支持。我赞赏布什政府在全球卫生领域所做的开拓性工作,特别是 提出了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和总统防治疟疾行动计划(President's Malaria Initiative)这两项具有代表性的卫生计划。……

现 在,除了政府,美国各民间组织也正在作出卓越的贡献。例如,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捐赠了数十亿美元重新开展大规模免疫活动,发现预防和治疗疾病的新疫苗及其他手段;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领导了消灭危害健康的麦地那龙线虫病的全球运动;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与制药公司合作,让数百万民众能够获得可负担的艾滋药品;还有美国各地的数百个其他组织,它们用创新方法为世界各地的人民提供拯救 生命和改善生活的保健服务。

教会和宗教团体也带头为急需的人们提供治疗,包括派出志愿医务工作者,他们在那些缺医少药的地方 为民众服务,有时冒着生命危险。就在两个星期前,来自美国和其他几个国家的志愿医务工作者在阿富汗被杀害,当时他们正在为乡村地区提供巡回医疗服务,治疗 眼疾,并开办一个牙科诊所。这对他们的家庭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对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对那些已经受益于或即将受益于他们的帮助的人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此类事件提醒我们,加强全球卫生工作不仅是我国政府坚定不移的首要任务,而且是许多美国公民和我们整个民族的首要任务。这是我们国家的一项重要历史纪录,一项经常被忽略或没有引起充分关注的纪录。

今 天,我代表奥巴马政府,向大家通报一下美国全球卫生工作的下一个篇章。它被称为“全球健康行动计划”,简称GHI。它代表着一种新方法,以新思维为指导, 并设定了新的目标:增强我们现有的卫生工作计划,在此基础上帮助其他国家发展改善本国人民健康的能力,从而拯救尽可能多的生命。

* * * *

我 们投资于全球卫生事业,为的是加强脆弱或社会机制衰退的国家。我们已经看到艾滋病夺去了农民、教师、军人、医务工作者和其他专业人士的生命,对国家产生了 毁灭性影响,数百万孤儿和弱势儿童无人照料,他们的需求远不是任何政府机构可以满足的。由于艾滋病的破坏性影响,克林顿政府不仅把它归类为一项健康威胁, 而且视作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后来的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也持同样的立场。研究国家安全的智库“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发起成立了“全球卫生策略委员会”(Commission on Smart Global Health Policy)。该委员会的共同主席为“世界援助和救援合作组织”(CARE)的海林·盖尔(Helene Gayle)和退休海军上将威廉·法伦(William J. Fallon),其目的是为全球卫生工作寻找新战略,因为我们相信这将有助于我们建立一个更安全、更稳定的世界。

我们投资于 全球卫生事业,为的是促进社会与经济进步,并支持能够帮助我们解决地区与全球卫生问题的伙伴们进行能力建设。我们看到,在许多地方,遭受疾病折磨的人民在 许多不同的层次上挣扎:通常贫困范围很广,基础设施不完善,食品生产能力有限,儿童入学率低。本来可以为家庭和国家的进步发挥主导作用的人们现在因疾病、 贫困、缺少机会而无力自救。

我们投资于全球卫生事业,为的是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举例来说,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跨越大陆飞 行,从而为我们紧密相连的世界带来疾病传播的威胁,我们需要一个全面有效的全球系统来追踪卫生数据、监控疾病威胁和协调应对措施。近年来,由于非典 (SARS)和H1N1流感病毒的传播,人们对于这样一个系统的必要性有了充分的认识。如果在疾病刚刚出现时就加以遏制,阻止大规模爆发,使之不至演变成 全球性威胁,就能够节省大量人力物力,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这在那些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服务不足或根本不存在的地方很难做到。

我 们把投资于全球卫生事业作为公共外交的一种方式。对于世界上的亿万民众,在美国帮助下获得预防、治疗或护理是他们了解我们国家和人民的主要途径,这种体验 可能发生巨大的作用。就传播我们的价值观而言,让人们有可能健康长寿或帮助他们的孩子免受疾病的威胁,其效果不亚于任何国事访问或战略对话。

我 们把投资于全球卫生事业作为明确、直接地表达爱心的一种方式。每一年,数百万人因不能获得简单的救助而丧生,如蚊帐或维生素强化食品,或口服补液治疗。作 为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我们绝对不能接受那种毫无意义的死亡,我们的基因里没有这种成分。因此,美国人在调查中经常表示支持把我们缴纳的税款用于全球卫生 项目——不是因为它能给我们自己带来好处,而是因为这些钱可以并且正在被用于为他人谋福利。很少有其他投资与我们全部的价值观如此吻合,也很少有其他投资 更具有合理性。全球卫生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它说明了从战略高度使用我们的资源能够对人民、社区和国家产生立竿见影和经久不衰的影响。

世 界各地有许许多多对生命和生计构成威胁的疾病与营养缺乏症,而我们的资源却是有限的。因此,我们必须针对最危险的威胁,从战略高度作出有事实依据的决策, 以确保我们的投资——这些资金毕竟来自美国纳税人——取得实效。我们还必须注重长远目标——不仅努力满足今天的迫切需要,而且为明天和下一代人能有更好的 健康打下基础。

这一思想贯穿于奥巴马总统去年发起的全球健康行动计划的各个方面。美国正在进行630亿美元的投资,首先用于保持和加强我们现有的卫生项目,其次,通过与政府、组织、公民社会团体和个人协作,把这些项目提升到更高水平,从而扩大我们在公共卫生领域预期能够取得的进展。

我们正在把重点从解决具体问题转向造福于人民,即更全面地考虑他们的生存状况,确保他们能够在一生中获得最需要的保健服务。

* * * *

全 球健康行动计划的根本目的是,由受援国发挥主导作用,通过将各项卫生计划整合为一个统一、协调、可持续的保健系统来解决问题。基于对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援计 划、总统防治疟疾行动计划、母婴保健、计划生育、被忽视的热带疾病和其他关键的健康领域所作的投资,并基于疾病控制中心以及其他联邦政府部门的工作,通过 改进提供卫生服务的整体环境来扩大效果。这样,我们的投资能够产生更大的影响,病人能够得到更多和更好的保健服务,从而能够更健康地生活。

* * * *

根据全球健康行动计划,我们将增加经费,继续扩大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的成果。2008年,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的经费为50亿美元。奥巴马总统已经为2011年提出57亿美元的申请,这是单一国家为防治全球艾滋病所做的最大一笔投资。

我们正在提高我们的治疗目标。通过全球健康行动计划,我们力争为世界各地400多万人的治疗提供直接支持——这个数目是在实施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的头五年间接受治疗人数的两倍多。

我们正在提高我们的护理目标,计划为1200多万人提供护理,包括500万名孤儿和弱势儿童。

我们正在提高我们的预防目标,通过全球健康行动计划,我们的目标是预防1200万例艾滋病毒感染。

* * * *

我们正在加强对总统防治疟疾行动计划的支持,目标是使4.5亿人口的疟疾负担减轻50%。

就结核病而言,我们希望通过增加治疗机会挽救130万人的性命。

我们也在加强计划生育和母婴保健工作,这也是美国可以而且必须发挥领导作用的领域。

* * * *

我们现在需要为日后取得更大进展打好基础,包括解决……系统性问题,以及与伙伴国协作,铲除危害其人民健康的最根深蒂固的障碍……

首先,我们会和其他国家一起创建并实施它们根据自己的独特需要和现有能力而主导设计的健康战略,我们正在帮助这些国家培养能力,以便它们长期管理、监督、协调、?行健康计划。

* * * *

其次,我们侧重于妇女和女童的需求和贡献。由于专业保健人员没有注意到她们的苦难或了解其面临的问题,她们仍然经常受到忽略,没有获得足够的服务。

* * * *

第 三,我们正在完善衡量和评估自身影响的方式。这包括将重点从“投入”转移至“成果和影响”──例如,不是根据我们分发了多少顶蚊帐来衡量成功,而是要了解 有多少人因为正确使用蚊帐而实际避免了疟疾──这种评估提供更全面的信息,它需要我们作出投资,改进我们收集、分析和共享数据的方式。

第四,我们正在投资于创新发明,重点在于开发工具,在我们工作的社区中帮助诊断、预防和治愈疾病。这些地区通常地处偏远,资源贫乏。

* * * *

第五,我们正在改进协调与整合。

* * * *

第六,我们与现有伙伴合作,并且寻找新伙伴。我们希望和其他捐助国及多边组织协同努力,其中许多国家和组织正在增进全球健康方面做出卓越的贡献。

* * * *

可是,我们最重要的协作对象将是我们的伙伴国,我们也会继续呼吁它们对这项努力作出最大的承诺,因为它们的贡献最终将决定我们能否达到目标,成功地为世界上更多人创建统一、协调、可持续的保健系统。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http://www.america.gov/mgck

相关内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