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亚洲工潮汹涌,廉价劳工难持久


中国工潮汹涌,迫使一些海外企业向亚洲其他地区转移,继续寻找廉价劳工,谁知其他地区也工潮频发,最低工资不断提高,工薪上涨的压力不亚于中国。专家告诫,亚洲廉价劳工市场正逐渐缩小,工人们不愿成为经济快速增长的牺牲品。

亚洲传统加工业集中地区,孟加拉国最为贫困。当地政府迫于工人压力,最近同意将最低工资从每月1662塔卡(23美元)增加到3000塔卡(43美元),是四年来的首次增加。但工人们并不满意,首都达卡街头于是爆发骚乱,汽车被烧,商店被抢。

*物价飞涨,劳工法执行不利*

工人代表说,过去四年来,孟加拉国物价飞涨,微薄的工资让他们无法生存。他们要求将最低工资增加到每月75美元。

总部设在英国的“为贫困而战组织”(War on Want)发言人柯林斯(Paul Collins)说:“多年停滞后,(孟加拉)最低工资2006年提高了一次。2006年以后,食品、燃油价格飞涨,工人们的生活水准实际下降了。最底层和其他阶层的收入还是远低于生存工薪。所以他们现在继续争取提高薪资,解决家庭温饱,让孩子上学,有像样的地方住。”

孟加拉国劳工权益组织“资源与社会自由替代运动”(Alternative Movement for Resouces & Freedom Society)总干事阿拉姆(Khorshed Alam)说,工人还抗议外国企业剥削工人、不执行劳工法规定,抗议政府监管不力。

他说:“首先是劳工成本很低,其次是制造业和商家不用执行环境法规,因为执行乏力。没有人监督工作条件,劳工法规也没有得到适当的执行,这些都对当地公司与国际公司有利。”

*富士康效应*

孟加拉国“亚洲小龙资本公司”(Asian Tiger Capital Partners)经理伊斯拉姆(Ifty Islam)说,孟加拉国工潮为那些希望在亚洲其他地区寻找替代廉价劳工市场的国际公司敲响了警钟,深圳富士康工潮已蔓延到亚洲其他地区。

他说:“亚洲很多廉价劳工国家增加工薪的压力都在升高,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将工薪压到很低的能力正在消失,这对国际零售商能否持续压低亚洲制造成本的能力敲响了警钟。亚洲工薪都面临上涨的压力,这不光局限于中国南方的富士康公司,还蔓延到了孟加拉和亚洲其他国家。”

英国金融时报说,柬埔寨政府最近将最低工薪提高21%,达到每月61美元;越南今年4月一家台湾企业经营的鞋厂1万名当地工人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印度尼西亚最低工薪虽然增加10%,每月将近1百美元,但万隆市4万纺织工人上月罢工一天,抗议电价上涨,西爪哇省14家纺织工厂的工人计划下星期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印度的诺基亚等外国企业也面临本地工潮的压力。

伊斯拉姆分析,同中国一样,这些地区的经济都快速增长,但工人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好处。此外,中国等一些亚洲地区都在增加国内消费,减少对出口的依赖,这就导致通胀压力升高,生活水平下降,这是当地工人上街抗议的主要原因。

他说:“印尼、越南、甚至柬埔寨等国家,都是两个因素在发挥作用,一个是国内生产总值增加,第二个因素就是通胀压力在升高,特别是食品和房租领域,这对生活在廉价劳工市场底端的人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所以工薪上涨面临着双重压力,车衣等产业工人的购买力降低,短期内似乎不会消除。”

这种情况在中国也普遍存在。亚洲新闻报导说,中国有数千万农民工和其他工人依靠最低工资生存,由于通胀高于工资涨幅,这些人的购买力多年来实际在下降,这就是为什么国民收入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常年过低、与经济快速增长不符的主要原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