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特区30周年 政治改革受关注


中国权力中枢所在地中南海的大门

中国权力中枢所在地中南海的大门

8月26日是中国深圳等4个经济特区成立30周年。有大陆和香港媒体报道说,一些专家被官方组织起来研究如何将经济特区转化为政治特区,带动政治和其他方面改革。但有分析人士认为,政治体制改革不可能在某个地方先行。

*官方计划高规格纪念*

本月26日是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四大经济特区成立30周年纪念。香港《明报》报道说,除了举行高规格纪念活动,中央、国务院还组织专家进行专题调研,总结经验,为特区再次出发把脉布局。

1980年,作为改革开放的第一批试点,中央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设立经济特区,意在借重香港、澳门、台湾。随后三十年里,以深圳为代表的特区成为加速改革开放步伐的重要推动力。

但是有看法认为,像深圳这样30年的快速发展的特区,近年已经陷入瓶颈,社会政治体制改革相对落后,累计社会和民生问题,贪污腐败严重、人才资金外流。深圳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宗衡2009年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

*李大同:特区实验难解体制问题*
李大同

李大同

《南方都市报》引述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李罗力等学者的话称,下一个30年广东应该把经济特区改为政治特区,以政治体制改革为核心去带动其他改革,还可以借鉴香港在法制、政府运作、社会诚信体系等方面的经验。

但是,北京资深新闻工作者李大同认为,政治体制改革不是某个地方、某个地区可以有所作为。

李大同说:“知识界有这样的愿望,但几乎是不可能做到。政治体制的核心问题是权力谁授给你的问题。现在中国的政治体制是上授,如何改成民授,下面授予你权力随时还能夺走你的权力。这种改动怎么可能在一个地区完成。不可能。必须总体做才可能。”

李大同说,目前共产党将牢牢把握权力作为自己的核心基础和治国理念,不会横向或纵向分割。

“连香港都不让你搞(普选),何况大陆呢。香港连普选都要推迟到多少年过去。深圳的问题不是它自己的问题,这是中国政治体制的问题。权力不受监督。这是个癌症,不是某处动个小手术就能治好的。”

*郭宇宽:政治改革何必特区先行*

而公共知识分子、专栏作家郭宇宽认为,虽然特区更应该进行政治改革,但政治改革本身并不需要以经济发展为先决条件。

他说:“这种搞法不见得一定是深圳、厦门这些地方,任何地方都可以,甚至一个县也可以。因为中国现在的选举只到村一级,哪个地方能搞到乡一级就是特区。”

郭宇宽认为,即使是经济水平较为落后的地方,例如甘肃和新疆,不但适合,也更加需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前段时间新疆和西藏出现骚乱,说明我们原来的特区政策不合适,需要进行调整。”

当年作为改革开放的试点,邓小平曾给特区做出“杀出一条血路”的指示。如今面对经济发展超越政治改革,社会问题累积的瓶颈现实,对特区进一步发展构成不小的压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