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市场瞩目美联储年会讯息


市场紧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

市场紧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

美国经济最近坏消息不断,复苏力度受到质疑。美联储正在召开年会,会议传达何种信息倍受瞩目。

马克·吐温说,历史就算不能周而复始,至少也会合辙押韵。本星期,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将对这位文学大师的诙谐感受格外深刻。

一年一度的美联储和其他央行行长会议正在怀俄明州召开。市场将密切关注伯南克星期五主题发言的每字每句。

时光倒流七年,美国经济疲于摆脱互联网泡沫衰退。在2003年5月6日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闭门会议上,甫任联储理事的伯南克针对通缩发出了警告。

后来公开的会议记录显示,伯南克认为,美联储几十年来第一次面临过高,而不是过低估计通胀的可能。他说,委员会应该制定方案,确保“从常规降息向非常规操作无缝过渡。”

伯南克的前任格林斯潘在2007年出版的自转<<动荡年代>>(The Age of Turbulence)第11章中写到,他在2003年初并不相信美国存在通缩风险,因为美国毕竟已经摆脱金本位制度多年。但他后来改变了观点,联储在两年内将基金利率下调了5个百分点。

眼下,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总体需求萎靡不振、价格水平持续偏低等通缩症状再度出现。伯南克星期五发言的时候,市场关心的是,已经无息可降的美联储,是否会采取伯南克七年前提到的非常规操作。

瑞士信贷驻纽约的美国经济师杰伊·费尔德曼(Jay Feldman)说,财政政策已经无路可走,美联储可能会选择扩大量化宽松措施。

费尔德曼:“美联储可能做的,是把不久前重新启动的国债收购继续下去。在经济继续恶化的时候,联储可以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美联储在8月上旬决定维持略高于2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将到期收回的抵押贷款支持债券资金用于购买两年期和10年期国债。这实际上重新启动了量化宽松政策。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国际投资与贸易教授罗伯特·劳伦斯(Robert Lawrence)说,从日本2001年以来数次注入流动性的经验来看,如果没有市场信心和总需求的恢复,量化宽松扼制通缩的效果相当有限。

劳伦斯认为,联储现在最好按兵不动,但财政政策仍可有所作为。在他看来,和长期的通胀相比,短期的通缩才是燃眉之急。

“我不同意短期内联邦政府什么也不能做的判断。正是因为我们没有持续财政刺激,正是因为刺激的力度不够大,我们的经济才会在刺激效果减弱时出现走软。”

美联储决策圈对美国经济状况的评估分歧很大。圣路易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詹姆斯·布拉德最近数次在媒体露面,强调通缩风险,呼吁联储继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

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托马斯·霍尼格则认为,美国经济复苏仍然稳固,联储的利率政策应该更多着眼于防范远期通胀。

伯南克没有就这些高级幕僚的公开辩论发表任何评论,也没有就近期是否会扩大流动性投放作出任何暗示。联储主席一般会在重大政策调整之前或多或少地使用“联储辞令”(Fed-speak)对市场作出一些暗示。伯南克的沉默吊足了市场胃口。

星期五,在伯南克发言之前,美国商务部将公布今年第二季度的修正数字。

曾经担任克林顿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的劳伦斯说,由于国内需求增加和利率因素,二季美国贸易逆差将大大超过原先的预期,GDP数字下修在所难免。

劳伦斯:“直到今年5月前,我们看到复苏走强。但5月后又弱了下来。同时,由于希腊和其他国家,我们看到美元走强,这对出口肯定是不利的。”

接受彭博和道琼斯新闻社抽样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测,美国二季度GDP将从原先公布的2.4%下调到1.4%。费尔德曼所在的瑞士信贷也有类似判断。

华盛顿邮报认为,联储目前的主流共识既不倾向于认同通缩威胁,也不倾向于宣称复苏稳固,而是界于二者之间。这种共识大约可以表述为:持续扩张仍有可能,通缩不太可能,零利率在一段时间内仍然合理。

在星期五的发言中,伯南克如何承认美国经济最近频传的坏消息,同时避免进一步打压市场信心?如何表明美联储仍然有技可施,同时避免过早承诺行动计划?市场拭目以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