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人质危机凸显香港外交处境


在马尼拉人质事件中受伤的部分香港游客和遇难者的遗体昨天晚上抵达香港。随着香港民众要求查清死难真相的呼声越来越高,特区政府如何在外交的限制下处理对外事务引起关注。

*曾荫权无缘第一时间与菲总统通话*

香港特首曾荫权昨天晚间前往沙田的一家医院,探望在人质劫持事件中受伤的香港游客。他之后对媒体表示,特区政府会继续关注事件进展,找出真相。曾荫权说,这方面“我们会透过中国外交部以及我们自己的渠道,与菲律宾政府一直联络。”

在人质事件突发的当天,曾荫权对媒体表示,他曾“亲自透过自己的渠道与菲律宾总统接触”,希望表达保障香港人质安全的重要性。但是,据南华早报的报导,曾荫权当天打给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的至少两次电话都没有联络到总统本人。

报导说,菲律宾总统府承认,与香港特首的电话通话被移交给菲律宾外交部负责,原因在于这个外交事宜是由北京、而不是香港处理。在人质事件结束的第二天,阿基诺三世与中国驻菲律宾大使会面之后,才回复曾荫权的电话并表示道歉。

对此,正在北京参加会议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及常务委员范徐丽泰表示,依照外交惯例,香港不是主权国家,特首不能与菲律宾总统直接对话。但是,也有香港学者认为,当出现自己的公民在海外受到侵害的情况时,任何政府都有要求在第一时间进行交流的权利。

*唐宁思:香港有权处理对外事务*

香港城市大学亚洲及国际学系副主任唐宁思(Nicholas Thomas)教授认为,香港有权自行处理对外事务,这是基本法中规定的。

他说:“基本法中明确了北京政府在外交事务中有绝对的主导权,但是也授权香港特区有权自行处理对外事务。比如在政府要照顾海外的香港公民的时候,在向海外推动香港的利益的时候,这都可以作为对外事务处理。”

唐宁思表示,香港需要更大地行使这个权利,特区政府特别需要在东南亚国家设立具有实质意义的代表,不仅去处理贸易方面的问题,还可以涉及劳工问题、经济问题、教育问题等。这样可以让特区政府内部对周边地区更深刻的认知,也会有更大的能力自行处理对外事务。

*张志刚:一国两制没有灰色地带*

但是,香港的民间研究机构、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张志刚认为,象公民在海外被劫持这种事件都会有外交和政治上的参与,这就注定香港本身不会有这个能力。

他说:“如果建一个代表处在那里,你的名义是什么?我们香港可以自己管的事情就是经贸啊,推广啊,如果是跟菲律宾政府的一个正式代表处,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因为这是外交的事情,如果有了办事处,到时候能不能发挥作用都是一个大问题。”

张志刚认为,一国两制的框架造成了这种现状,但是从实施以来,并没有造成让香港人夹在其中、无处归属的“灰色地带”。他说,过去有需要外交部门交涉的地方,一般通过外交部驻港特派员一通电话就会处理了。

*立法委员:香港与别国沟通渠道可以讨论*

香港立法会议员、保安事务委员会委员黄宜弘也有同感。他认为香港没有必要与其他国家另行建立沟通渠道,而且建立了也不会有效。

他说:“特区政府去,不会太重视你,有中央政府代表去,他们不能不重视。”

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则认为,更大地行使香港对外事务的自主权有讨论的空间。不过,没有中央的同意和其他国家的承认便行不通。

她说:“我是觉得应该要去讨论,第一要中央同意, 而且也要其他国家承认,如果你做了,但是他们说香港是中国的一个城市,有什么事情还是要和北京谈的,那也不会有太大的帮助。”

*香港学者:港政府可以加强与周边联系*

香港也有学者认为,“主权论”并不意味着香港应该自动压缩对外空间,因为毕竟香港是高度自治的地区,有些问题无法靠中央政府来处理。城市大学亚洲及国际学系副主任唐宁思(Nicholas Thomas)教授认为,在基本法的范围里,北京也有意愿让香港处理对外事务,香港在这方面可以更主动一些。

他说:“当然,当事件受到政治上的高度重视,比如香港人质危机最后发展到的这个地步,北京就必须参与交涉。但是在这之前,在加强对周边地区的认知,了解这些国家的问题等方面,特区政府都有自己的权利,应该发挥自身的作用。”

人质危机过去三天以来,菲律宾方面的处理一直令香港市民感到愤怒,要求尽快查清人质死伤真相的呼声越来越高。有香港立法会议员提出,特区政府应该参与调查,以确保调查结果的客观公正。昨天还有民建联的成员向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吕新华提出这一要求,但是据媒体报导说,吕新华解释由于牵涉主权问题,要求参与调查工作在外交上有难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