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记者受制黑白两道 国际关注


维护全球记者权益的“无国界记者”组织日前报导,中国记者不仅受到官方管制,更要面对企业买通黑白两道的双面攻击,因此他们的人身安全岌岌可危。

*打击报复记者“企业化”*

“无国界记者”说,中国记者和媒体越来越明显地感到,自己正成为企业威胁和管制的对象。过去几个星期发生的记者遭受暴力袭击事件显示中国记者被管制的“企业化”。

“无国界记者”指出,两名报导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的记者遭警察追踪;另外还有一名颇受尊重的北京记者几个星期前被毒打,因为他在几篇文章中报导的医生和健保行业之间的互相勾结引发震荡。

*无国界记者促政府彻底调查*

这个组织谴责部分公司黑白同吃、打压记者的做法,并且说,很多中国公司被指控贿赂地方媒体来为其描金涂彩,同时收买包括警方和宣传部门在内的官权来对付负面报导。“无国界记者”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切发生在中国公众对消费者权利和产品质量及服务日渐看重的时候。”

“无国界记者”表示,“我们敦促中国政府采取有利措施来保护中国记者.....记者们有时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来对一些公司进行报导.....彻底调查这些案例的时候到了。”

*法律和新闻准则模糊无力*

南方报业集团资深编辑鄢烈山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媒体作为社会的组成部分,其不正常现象折射出社会的畸形。他说:“新闻界是整个社会环境的一部分。他们(打击者)可以使用各种手段来对付记者,包括勾结和买通官府以及找打手等。总之对(记者)个人生活构成干扰和威胁。”

鄢烈山说,作为媒体人,他看到业内个体只能凭借自己的良心和职业道德来从业。有收取“开口费”和“闭口费”的;也有甘冒生命危险道出实情、追求真理的。总之,法律准则和新闻准绳都显得模糊而无力。

*倚仗权势 要挟媒体*

“无国界记者”组织罗列了一系列政府以媒体自由为代价袒护企业和业主、打击记者的事件,包括中宣部勒令媒体停止对唐俊假学历的报导、《经济观察》因披露国家电网公司内情被停刊一个月、南京工厂大爆炸事件现场媒体遭遇尴尬以及千龙网记者揭露瀚霖生物公司后的处境等。

今年7月21日,千龙网刊登题为《瀚霖生物:中国生物化工行业的又一大忽悠》的报导,记者为阿良和刘洪昌。这篇报导披露位于山东莱阳的瀚霖生物公司生产中存在的诸多问题。这是中国唯一能够应用生物发酵法实现多种长链二元酸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公司。

随后,刘洪昌遭到警方长达数小时的盘问,阿良则在受到恐吓之后被迫以“潜伏”方式在老家休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