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放松外汇管制动机何在?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星期五(8月27日)表示,将在部分省市开展出口收入存放境外政策试点。分析认为,当局此举是在松动外汇管控方面迈出的一步,有利于减缓外汇储备增长、以及人民币升值压力。

外汇管理局说,它决定从今年10月1日起,在北京、广东(含深圳)、山东(含青岛)、和江苏四个省市开展这项试点,试点期限一年。

外汇管理局在其新闻稿中说,试点收入存放是“完善现行贸易外汇收支管理的有益探索”。该局表示,这样做一方面可以丰富国际收支调节手段,此外还可以便利境内企业的资金运作。

*华尔街日报:央行越来越头疼*

在此之前,中国境内出口企业必须把出口所得收入汇回国内。华尔街日报说,这些汇回国内的出口收入帮助中国累积起大量的外汇储备;但是在外汇储备激增的同时,中国央行也越来越感到头疼。

华尔街日报指出,中国的外汇储备今年第二季度增加了大约811亿美元,其中大多数用于购买美国政府债券;虽然中国已经增加了日本和韩国的国债购买量,但是中国找不到几个足以容纳中国外汇的市场。同时,该分析认为,中国央行用于购买外汇所印的人民币也会加大通胀压力。

*中国媒体:减轻人民币升值压力*

中国媒体援引各方分析的意见说,这个步骤可以让企业将出口收入存在国外,因而减轻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压力,也就是说会减轻人民币升值压力;其他的好处包括,出口企业因此避免了回流境内的手续,可以用出口收入购买设备等。

*纳瓦罗:重商主义措施*

不过也有分析批评说,中国当局这样做,难以掩盖其“重商主义”政策。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商学院教授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说,中国积累起的巨额外汇储备源自于它的货币操纵策略,而中国采取出口收入存放境外政策其实是为了分散因人民币未来升值而形成的外汇资产贬值风险。

纳瓦罗说:“因此,他们便想出一个‘后门办法’来对冲这方面的风险。总的来说,这是一种‘重商主义’措施。从这个意义上说,问题的真正根源是货币操纵。”

*盖保德:走向外汇私有化*

美国智囊机构大西洋理事会的中国经济问题学者盖保德(Albert Keidel)则不认同这样的说法。他说,许多国家的外汇攥在私人机构和个人手中,因此不被视作外汇储备。他认为中国的这个举动虽然微小,但是毕竟在往外汇私有化或者公司化方向走。

一些分析者指出,中国在资本项目方面的改革动作过慢,例如个人和家庭在兑换和使用外汇方面仍然管得太死。但是,盖保德为中国当局的策略辩护说,在其监管机构到位前过快开放资本项目会导致金融危机。

他说:“这是资本项目渐进开放的问题。中国的资本项目没有完全开放。任何人鼓励它过快开放资本项目都是不负责任的,因为大量资本流入流出会导致不稳定。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根源就是韩国和泰国过早开放资本项目所导致的。它们当时不论从政府层面,还是银行或公司层面,监管机制和操作都还没有到位。”

中国在这方面的改革因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而放慢,但近几个月它在这方面的动作看起来有所加快。这些措施包括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以及允许部分外国银行投资国内银行间债市等。

大西洋理事会的中国经济问题学者盖保德说,这些步子都很微小,中国也不会在近期完全开放它的资本项目。至于需要多久,他说或许还得十年时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