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山西毒疫苗家长抗议截访拘留绝食三天


易文龙(左一)等毒疫苗家长8月20日在卫生部上访

易文龙(左一)等毒疫苗家长8月20日在卫生部上访

中国山西一位毒疫苗家长为抗议地方当局非法截访和行政拘留处罚,在拘留所绝食绝水3天。

山西洪桐县毒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同山西、山东、河南等地的十多位毒疫苗受害孩子的家长,从今年6月以来在北京卫生部上访,要求公开专家调查毒疫苗的证明材料,数次被北京警方拘留和被洪桐县雇人截访。

8月22日,易文龙和妻子任姬风在未携带任何上访材料的情况下,同其他几位毒疫苗家长到天安门广场游玩,结果被北京警察安检查出送到久敬庄,随后由当地政府雇佣的人员押送回山西洪洞县。23日晚,易文龙接到未说明事由、拘留10天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被关进洪桐县拘留所。

为抗议对其非法拘留,易文龙23日晚从拘留所发出短信说,“将绝食抗议这种陷害”,而且同时绝水。在坚持绝食绝水3天后,在网友、朋友和妻子的劝说下的,易文龙开始进些流食。

在被拘留的前几天,易文龙还能通过手机与外界短信联系,不过,27日一整天,没有他的任何信息。易文龙的妻子任姬风27日傍晚向记者表示,她担心易文龙的状况,给拘留所打电话也不让接听。

任姬风说:“昨天我去看,见他,不管怎么样,先让他吃饭再说呗。我说,不管怎么样,得吃,吃饱了,身体总得调养好了,不能说是为了这事,自己再把自己搭进去呀。昨天晚上9点多的时候,他的手机,他还在上QQ。今天一天都没上,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刚才我跟拘留所打电话,我说让他听电话,他们不让。今天一天都联系不上了。”

*律师:对易文龙拘留处罚不合法*

前几天与易文龙一直QQ联系的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对记者表示,对易文龙的10天行政拘留处罚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不合法的。

他说:“洪桐县对他行政拘留10天应该是不合法的。道理很简单,因为从行为地域讲的话,它发生在北京,管辖权应该在北京警方,而不是山西警方,这从程序上说。从实体上说呢,他根本没有去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他仅仅是在卫生部门前上访,要求解决毒疫苗造成自己的孩子人身伤害的问题。不存在围堵卫生部的事情。从照片上可以看到,无非他就是举个牌子,要求解决他的问题。”

记者打电话给拘押易文龙的洪桐县拘留所,接电话的人先是否认易文龙绝食绝水,然后将电话转给另一个人,第二个人则挂断记者的电话。

“记者:我想问一下易文龙的最新情况,听说他绝食绝水已经2、3天了?
男1:没有。
记者:没有?
男1:没有。你哪的?
记者:我是华盛顿美国之音中文部的。
男1:嗯,华,美国的?
记者:对。
男2:喂?
记者:哎。
男2:啊,你哪的?
记者:我是华盛顿美国之音中文部的。
男2:(挂断电话)。”

据易文龙讲述,当地政府每次将他押回洪桐县,都要向“黑社会”押送人员支付7000元的费用。而8月22日这次,他称他亲眼看到洪洞县卫生局李股长付钱,收到的票据是运输票。记者打电话给李股长,李股长称截访是信访办的事情,与他无关。李股长对记者有关易文龙看到他支付押送人员款项的多次追问不予回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