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杰佛茨-朔里:新教圣公会女首席主教


凯瑟琳.杰佛茨-朔里(左)和瑞典教会的大主教

凯瑟琳.杰佛茨-朔里(左)和瑞典教会的大主教

新教圣公会主持主教兼首席主教凯瑟琳.杰佛茨-朔里是那个教派第一位选举产生的女首席主教。该教派在16个国家拥有200多万成员。

对于凯瑟琳.杰佛茨-朔里主教来说,这是繁忙的一年。仅仅在过去两个星期,她就访问了中东一个教区, 出席了一个关于科学与宗教的会议,在一次主教会议上听取了各种关切,起草了一份讲话稿,谈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消灭贫困问题。

她说:“德国神学家卡尔.拉纳说过,布道者站在讲坛上应该一手拿圣经、一手拿报纸。古时候的故事跟当今一个特定社区的奋斗或者欢乐必定有某种联系。”

杰佛茨-朔里时常采取自由派立场,这跟圣公会里传统主义者们相矛盾。例如,许多保守派说,公开的同性恋者不得成为神职人员。杰佛茨-朔里则认为,圣经对同性恋的谴责产生于古代的文化氛围,在今天不再有约束力了。事实上,她童年时看到的教会的反知识作法一度使她离开了教会。

她说:“我小时候接受的信仰是相当机械的。说‘拯救的意思是这个’,‘耶稣做了那个’,所以‘只管信吧’。那时就开始觉得不满意、不足。对于跟上帝相处意味着什么,我需要更深层的理解。”

杰佛茨-朔里在自然界找到了安慰。她在大学里学习生物学,获得了海洋学博士学位,专业研究章鱼和鱿鱼。杰佛茨-朔里说,她对自然的热爱最终带她回到了上帝那里,她觉得上帝创造了千变万化而又相互关联的奇迹:

“启示录的观点是,人类是自治而分立的。最近的科学研究让我们了解了许多我们是怎样的相互关联的。认为我们跟上帝创造的其他事物能够完全区分开来,是彻头彻尾的假话。而这既是宗教也是科学的观点。”

对于杰佛茨-朔里来说,感知与其他事物的相关性,包括非人类的其他事物,自然地通向同情和行动主义的神学。她最关注那些无声无息无权无势者,用她的话来说,就是那些处在边缘的物种:

“福音书说,耶稣最同情那些被排除在外者。我们的注意力需要更加集中在那些无缘接触富裕生活的人上面。有种感知是,我们在每个人身上看到上帝的形像。如果我们假设这些人不配在‘圈子’之内,那么我们就错失了神的某种重要东西。”

杰佛茨-朔里说,她的生命历程经常意味着对看起来荒唐或者不可能的事物说“是”。

1994年,她40岁时被授予牧师职务。6年后,当另一位牧师说要提名她为主教时,她感到震惊:

“我大笑起来。我说,那太荒唐了。我是个女人,我太年轻。我没有负责过的大教区。这完全不可理喻。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一想到这件事就诚惶诚恐。可是我还是意识到,我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尽管这完全不可理喻。”

杰佛茨-朔里2001年被封为内华达主教。仅仅6年之后,她当选整个圣公会的主持主教兼首席主教,接受了照看一个充满争议的宗派的挑战。作为一个母亲,她把神职的责任比作家长的任务,在引导的同时允许孩子们做出自己的选择。

她说:“在教会,至少在圣公会的传统上,这是提供界限和在那些界限之内鼓励创造性的问题。教会需要审慎看待自己和周围世界。”

凯瑟琳.杰佛茨-朔里是圣公会主持主教兼首席主教,是在16各国家拥有超过200万成员、世界性圣公会的一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