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伯南克决心解决“大而倒不得”问题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星期四表示,鉴于这次金融危机的教训,监管机构必须对那些威胁到美国金融体系的大型金融机构予以拆解或者关闭。不过,华尔街的专家表示,真正的教训是预防导致金融危机的条件的形成。政府掌握金融机构的生杀大权带来的风险太大。

由美国国会任命的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FCIC)在9月1-2日连续两天举行听证会,讨论如何解决“大而倒不得”的问题。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作证的时候态度非常明确,就是要按照国会新近通过的金融改革法案,确保任何银行或者其它金融机构的垮台都不能够危及美国的金融体系和整体经济。伯南克说:

“解决‘大而倒不得’问题至关重要。最近通过的金融改革法案中包括的一个重要解决办法是制定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框架让政府能够有序解决那些对于金融系统非常重要的非银行类的金融企业的问题。在解决问题的同时能够保护纳税人的利益,控制金融系统承受的广泛风险。”

伯南克在给听证会上提供的文字稿中还强调,“如果这次危机给我们只有一个教训的话,那就是一定要解决‘大而倒不得’问题。”

所谓“大而倒不得”是指那些巨型的金融机构,如美国国际集团(AIG)、花旗集团、高盛集团,以及雷曼兄弟公司等。这类机构的垮台将造成美国整个金融体系的瘫痪,危害整体经济。

美国经历的这次金融危机是从2007年次级房贷问题暴露后开始的。但是在雷曼公司破产之前,危机一直是局部的、有限的。雷曼公司在2008年九月破产使这场危机突然恶化,几乎导致美国和西方世界的金融系统停摆,触发了全球经济衰退。

伯南克在听证会上指出,新的金融改革法案授权监管机构可以拆解或关闭那些它们自身的破产会造成广泛威胁的公司。伯南克承认,美联储过去的失误是只关注银行个体的健康状况,而对整个金融体系的健康关注不够。

纽约FTN金融服务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夫·洛(Christopher Low)赞赏伯南克的这个观点,认为大而倒不得问题非常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如何避免那些导致金融体系崩溃的状况、交易方法等。

克里斯托夫·洛说,经过这次危机,政府已经摸索出解决大而倒不得问题的经验,成立了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FSOC)。但是,国会最近通过的金融改革法案赋予监管机构拆解或关闭大型金融机构的权力使得改革走得有些过远。克里斯托夫·洛对美国之音说,这种做法意图是好的,但操作恰当很不容易。

“事实上,监管机构操作失当的风险现在要比过去更大。金融改革法案《多德-弗兰克法》很具体地提出,一个大型金融机构如果被认为威胁到金融稳定,即便是它还具有生存能力,美联储就可以选择对其实施拆解措施。这项法律的目的是防止金融企业从事有赢利但对市场稳定有负面作用的交易活动。”

根据金融改革法案的规定,美联储负责监管银行,非银行的金融机构的监管由财政部领导下的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FSOC)负责。如果该委员会认为哪家非银行类金融企业,如GE资本服务公司,有问题就可以交给美联储监管,由美联储决定是拆解或者关闭该企业。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则负责对资不抵债的金融企业的托管。

雷曼兄弟公司的CEO理查德·福尔德(Richard Fuld)在听证会上的证词引起与会的高度兴趣。福尔德抱怨行政部门在救助金融机构方面没有一视同仁。政府对花旗、高盛、AIG、房利美和房地美、贝尔斯特、美国银行、瓦乔维亚银行等等都得到政府不同形式的救助,唯独迫使雷曼公司申请破产保护。

福尔德说,雷曼的倒闭主要是人们对公司资本状况的误解而引起的市场力量失控造成的。

伯南克在会上承认,让雷曼倒闭是令人悲叹的事情,不过当时美联储确实没有“合法的”权力挽救雷曼公司。伯南克说,“我是带着极不情愿和悲伤的心情承认,(当时美联储)确实没有其它的选择来拯救雷曼。”

华尔街对金融改革法案的大部分内容表示不满。金融专家克里斯托夫·洛对美国之音说:

“华尔街人士对这个法案的理解是,法案的目的是震慑金融机构不要从事可能影响金融稳定的那些交易行为。比如说,监管机构如果认为高频交易是引起市场闪电崩盘的原因,认为对市场的伤害大于给市场带来的好处,那么,它们就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终止这种交易。”

克里斯托夫.洛表示,这种震慑作用非常不利于金融创新,会影响到美国金融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FCIC)共有十名成员。他们计划在12月15号公布金融危机调查报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