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军人自杀问题


美国军人自杀的数字连续五年上升,目前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国会成立的一个特别小组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评估,并向国防部长盖茨提出了建议。

去年,高中毕业直接参军的托马斯·约翰·斯威特自杀。尽管斯威特有注意力不集中和心脏问题,美国陆军还是接受了他。在被调派到伊拉克之后,斯威特要他母亲给他寄药,以便让他能精力集中。

他的母亲丽兹·斯威特说,约翰·斯威特跟他的副排长发生了一次摩擦,那次摩擦看来是斯威特注意力不集中引起的。副排长表示斯威特要被降级。

丽兹·斯威特说:“他的副排长然后就叫他走开。不出五分钟,人们就听到一声枪响。”

陆军判定斯威特的死亡是自杀。斯威特是2005年到2009年之间1100名自杀的美国军人之一。美国军人的自杀比率超过非军人,今年又有所上升。

去年8月,国会成立了一个国防部特别工作组,专门研究如何预防武装部队成员自杀的问题。工作小组的共同主席之一、陆军少将飞利浦·沃尔普说,特别工作小组认为,自杀是可以预防的:“我们国家的战士出现任何自杀死亡都是不可接受的。现在不可接受,将来也不可接受。”

国会的特别工作组提出了若干自杀风险因素,其中包括多次被调派到伊拉克、阿富汗战区,在调派中间没有充足的时间完全放松。

但是,工作组也指出另外一些风险因素,并认为导致军人自杀的主要原因跟非军人的一样。罗伯特·塞尔顿是退伍随军牧师。他说:“最大的自杀风险因素是不能与人保持亲密关系,经济负担不胜负荷,以及法律问题。这些问题再加上一点酗酒,就是致命的风险组合。”

但是,研究这个问题的特别小组成员指出,自杀没有固定规律可循。陆军的沃尔普少将说:“我们并不能总结出一套可以预测一个人自杀风险的规律。这个问题非常复杂。”

特别工作组建议设立一个自杀预防项目,直接归国防部长领导。工作组建议教育军人如何识别一个人的自杀倾向,并消除寻求精神健康治疗的人会蒙上的不好名声。

陆军少将沃尔普说:“我们非常需要有一整套项目,从所有的角度应对这个问题。从预防,到早期识别,到采取干预措施,改变有自杀倾向的人的行为,发布有针对性的信息,让将领参与自杀预防工作,提供全面的培训。”

军方已经采取了若干预防自杀的步骤,对士兵进行培训,让他们可以帮助有自杀风险的战友。

约瑟夫·桑德斯在伊拉克期间接到妻子的电话,要求离婚。他随后一度想自杀。他说:“我把挂在墙上的枪取下来,把枪口顶在脸上,打开保险栓,扣动了扳机。”

枪没有打响,因为他的一个战友把枪膛里的撞针给卸掉了。桑德斯说:“他跟我说,不错,是我卸掉了你的撞针。我昨天夜里卸掉的。你让我担心。”

特别工作组成员表示,对这个问题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并且对那些自杀未遂的人进行采访了解,或许会有助于得出一些重要信息,预防军人自杀。

特别工作组相信,他们的建议有助于降低军人生活压力,增进军队的战斗力。国防部长接下来要接受工作小组的报告,并提交国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