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欧盟商会敦促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


欧洲商会敦促中国政府进一步开放市场, 给予外国企业无差别待遇。他们称中国的一些法律法规有违入世承诺。欧盟商会说,外商对中国的监管改革出现倒退的状况已经普遍产生“沮丧情绪”。分析人士说,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如果不作出改变,可能会招致更多的批评。

欧盟商会9月2日发表《欧盟企业在中国建议书》称,改善市场准入和营造更为公平的竞争环境,是中国向更均衡的增长模式转变的不可或缺的条件。报告敦促中国为欧盟企业创造一个“开放、公平、透明以及可预见”的适宜的商业环境。

中国领导层声称当前的工作重点是从以往以投资和出口为导向的增长模式,向一种可持续、均衡增长的模式转变。报告说,外商投资是实现可持续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但是2008年,在欧盟对外直接投资中,只有不到3%的资金流向中国。报告说,并不是因为欧洲企业不愿意扩展其在中国的业务,而是他们面临的障碍和风险超过了董事会和股东所能接受的范围。

报告说,外商认为中国市场改革在许多领域停滞不前,导致他们之中普遍产生了沮丧情绪。《中国欧盟商会商业信心调查2010》的调查结果显示,约有36%的受访企业认为, 在过去两年中,中国监管环境对外商投资企业变得愈发不公平。更有39%的企业预计,今后两年,外国企业面临的监管环境实际上会进一步恶化。 报告认为,市场准入方面的改革需求显得最为迫切。

欧盟的报告说, 中国的强制性认证和许可体系造成了市场准入限制,并有违入世承诺。 这种做法对欧洲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一系列重要行业比如汽车、汽车零部件、信息技术和电信设备、医疗设备、电子技术和输电行业都造成了不应有的限制。在中国入世将近十年后,中国的电信服务、航空公司计算机定票系统、石油产品批发等领域欧洲企业仍然无法获得公平的市场准入。报告还说,中国还通过“自主创新”等知识产权政策,“购买国货”等歧视性的政府采购行为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的相关市场。

中国对外资企业的限制不仅仅局限于欧盟企业,美国商会大中华区总监王杰 (Jeremie Waterman)表达了类似的担忧。他在华盛顿举行的一个有关“金砖四国”(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为美国企业提供的可能的增长机会的研讨会上说,市场准入和知识产权保护是在中国的外资企业担忧的两大问题。

“对商界来说,有两个担忧,第一就是市场准入问题。中国各个部门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确实取得了进展,但是,中国入世已经十年了, 我们的期待是中国入世时的承诺应该是一个‘地基’(最低标准),而不是‘天花板’(最高标准)。”

他说,随着外资企业在中国的投资增加,他们希望能够重新调整投资,获得更多的控制权并获得更多回报。

对全球经济进行评估的美国经济展望集团(Economic Outlook Group)首席全球经济学家伯纳德·鲍莫尔(Bernard Baumohl)说,中国近年来一直在追求重商主义战略,为促进国内经济发展,确保社会稳定,完全不顾世界的要求。但是,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不能再这样做了。他说:

“中国有这样的义务。对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来说,再采取这样的保护性措施是越来越难了。中国现在要开始回撤,开始更多地开放自己的市场,这非常重要。”

鲍莫尔说,由于美国和欧洲的经济放缓,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对全球资本极具吸引力。他预测,外国资本还会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国。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戴杰(Jacques de Boisseson)在报告的发布会上也表示,他不会建议欧洲公司中断他们在中国的投资计划。 他还说,虽然欧盟商会并没有排除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的可能,但是,商会更倾向通过对话来解决问题。他说:

“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应该是最后的求助工具,我希望我们不必使用它。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增进对话。”

他说,尽管欧盟商会的一些成员想过要将投资转移到其他国家,但是目前还没有看到这样的趋势。不过,他补充说,如果中国的环境得不到改善,未来几年,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

与此同时,欧盟外交事务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凯瑟琳·阿什顿星期四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会晤时,敦促中国为欧洲企业创造更好的投资环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