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玻璃城标榜“中国制造”


中国玻璃产业吸收美国技术,迅速发展。现在,顶尖玻璃产业又瞄准美国市场,为赢得美国的工程项目有时甚至不计代价。与此同时,美国玻璃产业也对中国市场产生浓厚的兴趣,有些已经把工厂设在了中国。

中国玻璃产业进军美国最好的例证,莫过于俄亥俄州托雷多艺术博物馆(Toledo Museum of Art)造价3千万美元的“玻璃馆”(Glass Pavilion)。

托雷多是美国的“玻璃城”,玻璃馆是这座“玻璃城”的最佳象征。馆舍由360块厚玻璃板组成,每块高达13.5英尺、宽8英尺,重量超过1300磅。

此外,玻璃馆管理人员卡罗尔·宾茨(Carol Bintz)说,每块玻璃还需要有弧形弯曲度,制做难度相当大。

她说:“玻璃馆由弧形玻璃建成,因此没有90度的棱角,而且玻璃弯曲度在馆内还不相同,因为外部整体结构全是透明玻璃,内部走廊和展厅用透明弯曲玻璃建成,所有整个馆舍是两层玻璃组成,并随内部结构而自然弯曲。”

*中航三鑫,不计代价*

深圳中航三鑫公司最后承包了这个项目,让很多人感叹中国的玻璃产业发展迅速,已经能够承接高难度的国际工程了。

宾茨说,把项目交给中航三鑫,一是因为这是一家中国顶尖玻璃公司,二是因为美国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拿下这个项目,不是因玻璃面积过大,就是玻璃弯曲度无法满足要求。

她说:“他们(美国公司)制做玻璃的最大尺寸是10英尺,即使有一家公司能够制做长度在10英尺以上的玻璃,却不能弯曲。我们需要两项条件都能满足的公司。”

华尔街日报说,为了拿下这个项目,中航三鑫不惜投入50万美元,建造世界上最大的蓝色汽缸,象高压锅一样把玻璃板粘合在一起;公司最后交付玻璃时,发现至少一块破碎,又将新玻璃从中国空运到美国,成本昂贵,公司最后利润不到一百万美元。

但中航三鑫方面强调,是公司的尖端技术,才得以打入美国市场。

公司副总经理罗志平说:“建筑师提出这样一个造型之后,我们要按照玻璃的语言把它变成可以实施的幕墙工程深化设计能力。你想做出一个斜面或者一个浮面,具体如何实现呢?我们通过我们玻璃的加工工艺技术,把小片的玻璃做成这东西,然后用我们的结果抓件和拉杆最后做成一个完整的产品,做成、交付。”

罗志平承认,公司特种玻璃技术发展受益于美国匹兹堡PBG公司的技术转让,但公司最大的竞争优势,是靠工程施工起家。

他说:“我们公司原来是以工程施工为主体的公司,有十几年以上的大型工程的施工经验,在中国承接了广州白云机场、上海机场、首都机场等大型建设工程项目,在点式玻璃幕墙、呼吸式幕墙、光伏幕墙等等方面,都有独到的施工工艺技术。我们现在正在承接的深圳证券大厦,是三个亿的项目。”

*市场成熟*

中国特种玻璃工艺技术起步迅速,市场本身也逐渐成熟,吸引了美国公司的目光。俄亥俄州的欧文斯伊利诺斯(Owens-Illinois)公司是世界著名的瓶具制造商,为不少知名酒类品牌生产特种酒瓶。公司全球运作总裁克劳福德(Richard Crawford)说,公司准备斥资几亿美元,扩大中国市场的经营。

公司企业通讯主任约翰斯顿(Stephanie Johnston)女士介绍,他们在中国已经设有四个工厂,在当地玻璃包装市场经营颇见成效。

她说:“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对玻璃包装的兴趣日渐浓厚。所以,我们在中国市场正积极发展。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是我们企业战略的关键与核心,也是我们未来成功的核心。所以,我们正在中国大陆寻找潜在的收购对象,寻找扩大经营的机会。”

但克劳福德表示,不会向中方泄露黑玉色(Jet black)酒瓶和重量轻30%的酒瓶制做绝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