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60知识分子致信当局声援被捕作家


因出版《大迁徙》揭露地方官员侵占移民款项等腐败问题的记者谢朝平被陕西渭南警方拘捕事件,得到中国知识文化界的关注。有超过60名学者签名声援谢朝平,要求有关部门介入,彻查事件。

*文化人声援谢朝平*

全国六十余名学人、记者、作家,为营救谢朝平,向中共中央书记处发出紧急呼吁书,提出立即无条件放人、惩办责任人等三点强烈要求。

签署倡议书的北京自由作家铁流表示,他们已经自费印刷几百套《大迁徙》,将寄给有关部门。铁流说:“我们准备寄给中央九大常委,中央各个部的负责人,首都各报的总编辑和记者,让大家明白真相。三天后就寄出,希望中央追查贪官污吏。 ”

铁流说,在今年4月认识报告文学作家谢朝平,了解到三门峡水库建设时,渭南市党政部门领导侵吞国家下拨的巨额移民款项、侵占安置移民的土地,使十万移民至今没有得到妥善安置,更使用公检司法打压上访移民。铁流说:“国家拿了一个亿,到村民身上还不到一千万,绝大部分都被贪官污吏侵吞。国家拿出十多万亩土地,又有很多土地被官家侵占。”

曾是检察日报下属方圆杂志记者的谢朝平经过多年调查写作,以《火花》杂志的专特刊为形式,自费4万多元出版了1万本《大迁徙》。但是8月19日陕西渭南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为由,在没有逮捕证的情况下,将谢朝平从北京的家中带走,拘留至今。

铁流说,谢朝平出书渠道完全是正常合法的:“《火花》是官方正式批准的杂志。这个书不是非法出版,有国家正式刊号。第一,陕西省为了掩盖贪腐罪恶,硬要封杀这本书。第二,是要杀鸡给人看, 根本不能谈这个事情。看上去是一本书,实际上是一个贪腐势力集团同盟把公器私用,把警察当成黑工具,压迫记者作家不让说话。”

中国资深新闻工作者长平在观察网发表文章说:跟作品的艰难问世相比,渭南方面对于作者的打压可以说是恣肆妄为。为了阻止它的出版发行,渭南方面竟然不顾基本的法律和情理,不仅立案侦查,而且还成立了专案组;不仅派出警察千里抓人,而且还是多个部门联合行动。

长平说:“在明知有正式刊号的情况下,渭南市文化稽查大队以“疑似非法出版物”查抄该书。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向山西省新闻出版局发送函件,称《大迁徙》一书为“非法出版物”。在遭到《火花》杂志社说明情况并强烈抗议之后,渭南警方专案组还大摇大摆地进京抓人。抓人之后,未能按照规定在7日之内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而且连一个刑事拘留通知书也没有开具给家属。”

不过,据谢朝平的律师说,他见过谢朝平后说他身体状况良好。北京作家铁流引述谢朝平的话说:“他说了,他说他们想把我搞成颠覆国家,泄漏国家机密。他说,我就是一个作家,一个记者我问心无愧。我相信我的问题能很快解决。他一点没有怕。”

*公权力被垄断滥用*

铁流认为,事情会向有利于谢朝平的方向发展。目前多间媒体已经跟进,中央也没有封杀,但是地方部门仍然没有放人,反映出“大地方、小中央,令不出中南海”的问题。

中国宪政学者张祖桦告诉美国之音,作者写书和记者采访是值得肯定的事,触动权贵集团既得利益后对方使用公权力打压的事件,最近经常发生,应予以谴责。

张祖桦说:“按照宪政理论,任何一种公权力既然是纳税人供给了你,最主要的职能应该是为纳税人和公民提供良好的公共产品和服务,政府的行为应该受到纳税人公民的监督,权力要受到制约制衡。”

张祖桦认为,不论是地方还是中央,公民没有自由选择和选举权,对于公权力从上到下都没有有效的制衡机制。他说:“从八十年代到现在就一直空喊政治改革,到现在没有任何实质进展。现在你对它的利益越来越刚性化,要质疑批评,它就动用警察、国保、甚至军队武警来镇压,包括强拆过程中使用警力、保安甚至黑社会,都是中国最普遍的社会问题。”

张祖桦说,采用“维稳”体制,用更多专政和暴力的方法打压会造成社会矛盾尖锐,也令群体性事件增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