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北京维权律师屡遭骚扰殃及家人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

北京一位知名人权律师及其家人近日接连不断地受到骚扰,星期二家门门锁被做手脚,无法打开。他们在深夜到北京市公安局投诉无果的情况下,只得栖身他处。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长期致力于民间的维权活动,曾参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维权、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起维权行动,也因此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和威胁之中。不过,对江天勇律师的骚扰近日连续不断,有升级的趋势,他和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江天勇律师星期三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连日来被国保谈话、电子邮箱被侵入、被跟踪、借同事恐吓他,对他的骚扰14号达到高潮:14号一天,三件事。上午10点我到办公室,接到电话,显示是境外的电话,其实后来我明白了是网络电话(呼死你),对我不停地呼叫。我接不起来,或者接起来里面没有声音,3、4秒就挂掉。然后不断地呼,一直呼到晚上10点7分。第二件事就是我的太太,晚上7点左右,下班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自行车被加了一道锁。然后,9点我们回到家里,发现我们家的门好好的,但是,你钥匙能够插进去,但是完全拧不动。”

江天勇律师说,他和家人在一些维权朋友陪同下到北京市公安局递交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请求书,但门口武警称无人值班,不接请求书。而此时有数位便衣出现,并对着江天勇等人录像。在交涉一个多小时毫无结果的情况下,因女儿第二天还要上学,深夜2点后,江天勇一家只得在外投宿栖身。

他说:"昨天夜晚吧,我也把跟我打交道的国保找过来,但是他也不好解释,只能说他要问问。而且我也进不去家。我要求解决问题,然后我们一家还在朋友的陪伴下,到北京市公安局门口去。但是,它门关着。我手里有整好的材料,他不愿意递交,也不愿意接材料,也不愿意联系里面的人。实际上没任何结果。今天11点左右才开开门才进去。(记者:发现家里有什么被动的......?)没有任何的,看不到任何迹象。这种情况其实有你也没法儿,你是看不出来的。这一系列的事情,我个人感觉,联系到我个人这段时间我做的一些事情,我们受到了来自背后是政府部门的一个严重骚扰和威胁。"

对于持续被威胁骚扰,江天勇律师非常担忧,自己刚刚8岁的女儿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会有很多不利的心理压力,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

他说:“我女儿肯定非常的恐惧、害怕呀。她对警察的看法,昨天警察不仅不解决我们的问题,而且我们去的时候,他们一路好几个车,还有大车跟着,整个过程他们有全程录像。我的女儿就问:爸爸,他为什么对我们录像呀?她就有许多疑问。”

江天勇律师的朋友,另一位时常受到当局骚扰的维权律师唐吉田对美国之音表示,对江天勇一家的骚扰实际上还有另一层目的,就是要恐吓其他与江天勇一样维权发声的人士。

他说:“除了对他和他家人传递这种恐吓的信息以外,我觉得还有一层意思,也是对其他一些朋友,合作的人士也是进行一些心理上的恐吓,进行骚扰。”

江天勇律师的一些朋友和维权人士呼吁外界关注江天勇一家近日不断受到的骚扰情况,希望江天勇一家能有个正常的生存环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