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游说”:严格的规定


在美国,公共政策在制定过程中,企业、权益组织和其它团体会与国会和政府行政部门互动,以求影响相关决定,这就是“游说”。有时候“游说”被指责以牺牲更广泛的公共利益为代价去推动所谓的“特殊利益”。但美国也的确有法律和行业操守,防止游说变成赤裸裸的贿赂行为。

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制定法律,使它们成为政策和法规得以实施。游说就在这个时候发挥作用。游说是一种试图左右国会立法结果和行政部门决策的行为。

*界限到底在哪儿*

美国有针对游说行为的法律,以及对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的操守准则。乔治敦大学的马克.罗姆教授谈到了这些所谓的界限。

他说:“我们一直在探索这些界限到底在哪儿,那些规定是什么。最重要的是:花钱去办成一件事是非法的。和别人谈话来办成一件事,这是合法的。但是有很多渠道使金钱可以流入政治进程,这就使那些界限很难界定了。而且,这些界限永远都可能会引起争议。”

*新闻媒体担负监督职责*

新闻媒体和公民监督组织也对游说方式保持着警觉。任职与华盛顿的报纸Politico的肯.沃格尔就非常关注这个问题。

他说:“在大多数时候,说客和游说活动是受到严格规定的。他们必须申报在各种游说活动中具体花了多少钱:比如多少钱花在广告上,多少钱花到竞选捐款上。媒体和在华盛顿的自发的道德监督组织密切关注这些,如果嗅到任何不对的地方,或者发现有任何迹象显示说客是在进行交易,他们就会抓住不放。这对任何牵连其中的公职人员都可能成为有杀伤力的问题。”

一个伤害性足够强的事件会使国会议员进监狱。

加州圣迭戈众议员兰迪..卡宁厄姆因密谋受贿和其它指控被判入狱八年多。他收取了一个国防承包商的礼物,其中包括一艘游艇。

另外一位众议员俄亥俄州的鲍伯.奈伊因为卷入了与说客杰克.阿布拉莫夫有关的一起腐败案而被叛30个月监禁。为换取利益,阿布拉莫夫带奈伊到苏格兰参加一次奢华的高尔夫旅行,还帮他筹集竞选捐款。

还有一个与道德有关的问题,就是政要改当说客或说客从政。批评人士说,这个旋转门让前国会议员和政府决策者对法律和法规有强大的影响力。

*担心政府官员利益输送*

的确,华盛顿邮报的一项研究发现,为石油天然气工业服务的说客中,每四个人就有三个曾经在联邦政府内任职,很多是在监管领域。

游说公司帕顿.伯格斯的尼古拉斯.阿拉德介绍了政府官员和说客互换角色的现象。阿拉德说:“有关问题是,当某人离开政府后,他在新的职位上是否会有利益冲突,他是否会从以前的政府职务中获益。相反,当某人从私营领域进入政府任职,比如一个说客,我们就要问‘他的动机是什么?是不是为了谋取私利?’我们的合作伙伴约翰.布鲁是前参议员。当他离开参议院、成为说客的时候曾备受批评。但他说,‘我在政府工作了一辈子。你们指望我干什么?汽车修理工?’”

奥巴马总统在2010年国情咨文中说,“我们把说客排除在决策岗位以及联邦理事会和委员会的位子外”。但尽管如此,一些说客仍然得以根据奥巴马总统行政命令中的某些例外条款而在他的政府中工作。

XS
SM
MD
LG